阿軒回到渡假屋,那令人不愉快的氣味已然消散。
 
「陣味無晒啦喎。」
 
「係呀,你拎咗袋垃圾出去之後就無咗陣味啦。」
 
「咁咪好囉,點呀,執好晒啲嘢未?」
 
「執晒啦,啲凍肉同嘢飲我放晒入雪櫃,菇嗰啲陣間我會洗埋。」
 




「啲菇等我洗得啦,你抖下。」
 
「唔爭在啦,同埋哲瑋霸住個廁所沖緊涼,我都未有得沖住。」
 
「咁我同你一齊執埋啲手尾啦,兩個人快快趣趣搞掂埋啲嘢去。」
 
怡欣當然歡迎阿軒的決定,然後把手上要切的東西交給阿軒,自己則繼續清洗各樣食材。
 
兩人靜靜地整理食材,怡欣突然想起了甚麼,向阿軒提問。
 




「係喎,頭先你去掉垃圾嗰陣,我同哲瑋傾過,原來我哋兩個都無掂過度玻璃門。係咪你開咗唔記得閂好呀?」
 
阿軒猶豫了一下,雖然覺得事情有點奇怪,但也未能排除是否自己記錯。
 
為了避免影響他們來放鬆的心情,阿軒並沒有說出真實的情況。
 
「嗯,應該係啩,我都唔係好記得。唔緊要啦,都掉咗袋垃圾,應該無嘢㗎啦。」
 
怡欣聽到後沒有起疑,便繼續處理手上的食材。
 




「唉,終於搞掂,可以抖下!」
 
「你個死人頭抖乜鬼,全部嘢都係我同阿軒準備嘅。」
 
「咩啫,咁我沖完涼出嚟見你哋都整到七七八八,我又唔知頭唔知路,咪廢事幫手囉。」
 
「懶你就懶啦!依家啲嘢就整晒啦,又有排先天黑,有咩做呀?」
 
怡欣和哲瑋看著阿軒,把話事權交了給他。
 
「一係去海邊間餐廳度飲杯嘢,等到夜晚就返嚟拎嘢食囉。」
 
兩人沒有異議,便離開了房間,而阿軒為了確保房間沒有異樣,特地在離開前把房間都好好檢查了一遍後才離開。
 
「今次無問題啦啩。」




 
阿軒小聲地自言自語,但突然聽到背後好像傳來了一下很輕的笑聲。
 
他馬上回頭察看,只見房間空蕩蕩的,不可能有其他人存在。
 
「你哋......頭先有無笑呀?」
 
「笑?」
 
兩人不明所意地看著阿軒,以奇怪的眼神代替回答。
 
「阿軒你無嘢呀?硬係覺得你入到嚟之後怪怪地咁。」
 
「係囉,係咪有咩事呀?定因為哲瑋唔做嘢所以你唔開心呀?」
 




怡欣關心阿軒的同時,亦不忘對哲瑋冷嘲熱諷一下。
 
「無事,可能我攰得滯聽錯啫。行啦,去飲杯嘢抖下啦。」
 
阿軒搖了搖頭,嘗試驅散房間帶給他的不安,並告訴自己別想太多。
 
來到了沙灘旁的露天荼座,三人找了位子後便點了啤酒,準備好好放鬆一下。
 
三人邊喝邊聊,好不愉快。
 
「阿軒你評下理啦,有咩理由係我唔啱先?」
 
「呢次我就唔撐你啦。哈哈,飲啦。」
 
「你兩個有無發現,明明今日係假期,點解個沙灘一個人都無嘅?」




 
怡欣指著沙灘,兩人當然亦早已注意到,只是沒有特別在意而已。
 
「係咪有紅潮咋。」
 
「咪玩啦,有紅潮嘅話應該都會楝塊牌出嚟通知啲人啦。」
 
哲瑋和怡欣說話的同時,一群看似是中學生的人興奮地走到沙灘。
 
「你哋睇,有人去啦。」
 
阿軒指著那群中學生,同一時間,一把洪亮的聲音響起,是餐廳的老闆。
 
「喂!細路!唔好去沙灘玩呀!」
 




那群中學生被那聲音嚇得呆了一呆,稍事片刻後才回應。
 
「咩呀?點解唔好去呀,個沙灘你㗎?」
 
「係囉,痴線,我哋山長水遠入到嚟,點解唔去得。」
 
「個沙灘唔係我,我亦都無痴線,我做好心提你哋啫!總之唔想出事就唔好入沙灘。」
 
中學生群組裡的人互相看了看對方,然後哈哈大笑起來。
 
「仲以為你想講咩?我哋個個都游泳健將嚟,無救生員都唔驚!」
 
「定你想話個沙灘有鬼呀?依家日光日白驚條毛咩!」
 
「係囉係囉!」
 
中學生群沒有理會老闆的勸喻,硬是走進沙灘,準備好好玩樂。
 
「唉,勸唔聽就由你哋,出事唔好嚟煩我。」
 
老闆見無法勸阻中學生群組,也沒有再多說甚麼,自顧自地走回餐廳的櫃檯。
 
三人看著這情況面面相覷,本能地感到有甚麼事在沙灘發生過。
 
「喂,你兩個估咩事呀啦?」
 
哲瑋小聲地問,兩人皆搖了搖頭,沒有想法。
 
「不如咁,我哋猜輸嗰個去問老闆。」
 
三人猜了數回後,最終由阿軒負責提問。
 
到底,這沙灘發生了甚麼事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