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車漸漸的減速, 隨着馬車停順的一剎, 這幾個月的旅程也宣告結束。劉玄想起鄉親們和海師父送別自己的情景, 不禁熱淚盈眶。幾個月來, 他一直都用心修練師父的《坐忘功》和臨別前所授的暗器手法, 雖知平平無奇, 也算不上甚麼高明武功, 但或多或少都對日後學習暗器有一定影響。
    劉玄跳下馬車, 慢慢的穿過龍南村。走著走著, 他停下來, 抬頭仰望目的地-武當山。
    武當山作為武林中的要地, 理應守衛森嚴, 但出劉玄意料之外, 山上的門口只有兩名守衛, 即使見劉玄此等外人登山也不阻止。走過曲折的樓梯, 找到門派接引人, 詢問拜師的路。
    穿過侯見庭的池塘, 前方有一個玄武像, 上面有一條蛇。玄武像後面是禦劍碑, 劉玄看着禦劍碑, 想像這個以劍法享譽江湖的門派有甚麼絕妙劍招。看了一會兒, 便繼續向前走, 直到紫霄殿就在正前方。
    作為武林聖地的中心, 武當山最重要的宮殿, 紫霄殿散發着一種不能言喻的威嚴。雖然同是紅牆綠瓦, 但裏面彷彿就是通往武學的頂峰。劉玄抬頭一看上面寫着「紫霄殿」三字, 便徐步走進去。
    裏面和一般祠廟差不多, 中間有十來個和劉玄一樣來拜師的人, 圍着一個兩鬢斑白的老者。老者身穿白色道袍, 道袍上有着大大小小的太極圖案, 神態慈祥。劉玄擠進人羣之中, 聽那老者的話。
    「各位來到武當山上的朋友, 我便是武當掌門, 道號紫陽……」有人道:「原來是紫陽真人!」紫陽真人道: 「『真人』二字, 仍是武林同道客氣, 貧道愧不敢當。言歸正傳, 各位從遠方趕來, 想必是拜師來着。」待羣眾點了點頭, 續道: 「對各位這麼看得起本派, 貧道受寵若驚。不過要成為本派弟子,需得通過測試, 答對方可。」眾人均十分驚訝。
    「好, 看來大家都準備好了, 那就開始吧。誰先答呢? 」紫陽真人問道: 「請問『道可道, 非常道』下一句是甚麼呢? 」居然無人回應。紫陽真人又再問眾人, 依然無人回應。到第三次時卻有一隻手緩緩舉起, 正是劉玄。紫陽真人微笑道: 「好, 好。難得少俠如此勇敢, 貧道便出考題吧。」轉頭向人羣道: 「至於未能作答者, 請回吧。」眾人無奈, 只得離開紫霄殿。而本來熱鬧的宮殿, 就只剩下劉玄和紫陽真人。
    「很好, 少俠如何稱呼? 」紫陽真人問道。劉玄抱拳道:「晚輩姓劉名玄。」同時想起恒義宏臨別前的訴說, 一直存於心中的疑問仍未解開。
 


 
往事依稀:
    前往武當的路不長不短, 一路上劉玄除了勤習武功外, 亦有向恒義宏了解江湖上的一切。恒義宏作為一個閱歷豐富的車伕, 熟悉這江湖的人事。他將諸般規則, 生存之道一一告之劉玄, 使他大為受用。劉玄亦有問及武當的事, 本想恒義宏不可能得悉很多。不料他居然能盡道武當派的武功家數, 優劣之處, 有條不絛的數出來,令劉玄大感驚訝。
    旅程其間, 恒義宏給了劉玄一本《道德經》, 並囑咐他要好好熟讀, 這將和他能否拜入武當派有莫大的關係。當時劉玄只覺莫名奇妙, 想不到武當派的入門試居然是考核《道德經》的內容。
 
 
 
 
    「名可名,非常名。」劉玄答道。紫陽真人道: 「不錯, 那麼『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 處眾人之所惡, 故幾於道。』下一句是甚麼呢? 」「居善地, 心善淵, 與善仁。」劉玄再答道。
    「看來, 劉少俠與本派很是有緣。恭喜少俠通過考驗, 正式成為武當派一份子。」同時拿出一本功冊, 只見上面寫着《兩儀護心功》。


    《兩儀護心功》是武當的基礎內功心法, 源自《易經》: 易有太極,始生兩儀。此功法集陰陽於一身, 冶剛柔於一爐, 二合為一。功法大成之時, 身似金剛不壞, 勢若無堅不摧。劉玄依法行之, 但不覺有任何特別, 是以大感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