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玄運起《兩儀護心功》後, 發現並沒有和之前有任何分別, 便去請教紫陽真人。紫陽真人聽罷後笑曰: 「本派的《兩儀護心功》和別派內功不同。運起此功法時, 體內便會生出兩道真氣, 一陰一陽, 相輔相成。凡有陰氣流過的地方, 體內便感寒冷, 反之亦然。但只要相對的真氣流過, 便能化解, 立時覺得渾身通泰。還有, 《兩儀護心功》練至六層後, 陰陽真氣就會另有妙用, 將你所受的傷吸收化為內力。」劉玄定下心來, 果然感覺到有兩股性質相異的氣在體內流動, 細心留意下更發現這兩道真氣時暖時冷, 不過這也只是一眨眼間的事。《兩儀護心功》的神奇之處令劉玄更佩服武當派的武功。
    紫陽真人向劉玄闡述修煉武功的三種方法-內修, 演武和團練。內修作為一種靜功修煉方式,旨在修神煉意,時時刻刻以心海神識參研感悟,存思觀想,潛移默化中武學意到形成。
    架子天天盤,功夫日日增。武學首先就是一種對肢體運動多種狀態的體驗,習武者不經過反復演練所有的招式只能是一個“嘴把式”,習武者或是通過修煉而領悟拳譜、拳理,或是由拳譜、拳理指導修煉,有功夫者而不知拳理,只能算是個傻把式,而“嘴把式”又大多沒什麼真功夫。江湖武學種類繁多,對應于此各路奇人異士在修煉方法也是是層出不窮。演武修煉作為一種外功形式在通過反復身體力行來加深記憶體會的同時佐以名貴的武學靈藥來提升修煉效果,無疑比作為冥想式的內修修煉手段在效率上要高出很多。
    遍訪師和友,所求是真傳。江湖奇學異術不絕,市井更是藏龍臥虎,漫漫修煉過程中,結交眾多奇人高士一起修煉相互印證自身武學自是兩相受益。
    江湖裡,多人團隊修煉下,結合演武修煉的肢體體驗對應在多套武學招式套路和陣型站位中,通過參與修煉的各人結合自身的武學感悟一起反復演練這些動作加深其對自身修煉武學的感悟,最後綜合所有修煉者的操作結果不同轉換為能作用于內修修煉速度的持續時間不同。
    劉玄此刻方知武學之道是如此博大精心, 只覺自己不過初窺門徑而已。抬頭遙望天空, 武學的頂峰彷彿如此遙遠。片刻, 紫陽真人捧着一件淺藍色的布袍和一把長劍, 道: 「這便是武當道童所穿的『霞帔道袍』和佩劍, 穿上它後便去找霍天星師叔學習本門的『清風劍法』吧。接着緊記到後山找修行者清風, 接受他有關修煉武功的詳細指導。」劉玄謝過紫陽真人後, 倒提長劍,徐徐步出紫霄殿,準備去學習清風劍法。
    下了樓梯左拐, 一名身穿黑白道袍, 外形粗獷的中年男子正在向十多個武當道童, 手裡都提着一把兩儀劍, 等待中年男子。不用想也知道, 此人正是霍天星。
    霍天星見劉玄加入了人羣, 便開始傳授清風劍法。在口傳「清風劍法」之前, 霍天星先論述武當派劍道。武當劍法, 重意不重招:以架為先, 好像學武之初不學打人而是先學挨打而不受重傷, 繼而反擊,。便以清風劍法為例, 透過架招積存清風劍氣, 令「濁涇清渭」毋需再儲力發出, 待對方為劍氣絆倒後再乘勢而上。
    及後霍天星向眾弟子連比帶劃的教授着清風劍法的招數。清風劍法一共七招, 包括實招「清風徐來」, 「清音幽韻」, 「源清流潔」, 「濁涇清渭」, 虛招「風清弊絕」, 架招「濁清濁醒」及怒招「激濁揚清」。霍天星使劍時如行雲流水, 慢而不滯。好讓眾弟子看清楚劍招之餘又能領略武當武學運轉如意, 連綿不絕的要旨。弟子們都看得心曠神怡, 有的更揑起劍訣, 自行演練起來。霍天星一使完, 便分給眾弟子載有清風劍法招數的書冊, 命他們各自甪功去, 兩個時辰後再回來此處, 接受考核。眾弟子諾後自行散去。劉玄提着長劍書冊, 走到附近的空地練劍。
    兩個時辰過去, 十多名武當道童再次聚集在霍天星面前, 霍天星道: 「嵇瑞, 你便和劉玄試招吧。」兩人從人羣中走出, 向對方抱拳行禮, 便擺起架式, 開始對拆。


    劉玄一來便凌空翻身, 向着地面一劈, 一道劍氣衝向嵇瑞。嵇瑞提劍一擋, 化解了這招「源清流潔」。嵇瑞二話不說, 提劍連刺兩下, 使出「清風徐來」, 時機雖妙, 可惜斧痕太重, 給劉玄看破, 忙提劍擋架。二人轉眼間便拆了二十多招, 但每一招都是分開來使。霍天星搖頭, 正要指點, 突然有人道: 「這種像三歲小孩兒玩耍的劍法便是我們武當派的清風劍法嗎? 」
    劉嵇二人停手, 和眾人望向聲音發出的方向, 一名年紀和霍天星相約, 頭戴藍方巾, 有把小鬍子。其他新入門的不知倒還罷了, 劉玄一看便認出, 這名道士就是武當劍宗的宮主, 「武當七劍」*之一的天璣子。
    霍天星道: 「天璣子師兄, 他們都是新入門的弟子, 還不太會如何使劍, 師弟正要出言提醒……」天璣子「哼」的一聲, 道: 「別當我是傻瓜, 方才你不是展示過本派武學『運轉如意, 連綿不絕』的要旨嗎? 」霍天星苦笑道: 「話雖如此, 但只我一人……」天璣子冷不防拔出背上雙劍的其中一把, 擲向霍天星。霍天星見來勢急勁, 於是躍起半空, 彎腰一抄, 順勢拿住長劍。天璣子道: 「現在便有兩個人了, 來, 我們師兄弟以清風劍法對拆。」
    不待霍天星回答, 天璣子便提劍直上, 霍天星見他橫劍胸前, 準備刺出, 料想是「清風徐來」, 手中長劍橫舉擋架。
    豈料天璣子出手故意慢了一步, 霍天星長劍架空。他這才出劍, 劍尖的劍氣更令霍天星被破防摔倒。一招「風清弊絕」妙到毫顛。天璣子補上「清風徐來」後, 向後滑開, 雙手持劍凝力不發。霍天星一站起來, 天璣子長劍一揮, 劍氣朝霍天星飛去, 霍天星摔不及防, 再次摔倒。天璣子滑向霍天星, 使出「清音幽韻」, 霍天星艱難地招架後, 天璣子又向後滑開, 凌空翻身, 向着地面一劈, 像劉玄一樣使出「源清流潔」。一道劍氣衝向霍天星。霍天星勉強招架, 長劍脫手, 直插地面。夕陽映照下, 天璣子顯得高深莫測。
    「好了, 相信各位都了解到要活學活甪, 切忌死板出招吧。大家回去休息一下就預備吃晚飯了」霍天星笑道, 雙手奉上長劍, 送天璣子回宮。對劉玄而言, 又有一道新的武學大門開啓在他面前。
    同時, 他在武當的生活也展開新的一頁。



(*註:「武當七劍」為曾經威震武林的七位武當劍客。於二十多年前大戰惡人谷一役中,除天璣子外全數死去。有關他們的故事容後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