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過晚飯後, 劉玄背着兩儀劍, 穿過八卦陣, 來到了武當門人經常聚集修練的後山。雖然此後山並沒有甚麼名字, 但連其他門派的人偶爾也會來修練, 其聲譽之隆, 可想而之。
    劉玄來到了山腳, 抬頭尋覓上山的路徑。發覺要登上此山, 只可以老老實實的攀巖而上。
    經過一番勞累, 劉玄終於到了山腰修練的地方。攀巖之際, 他想起以前在千燈鎮聽的一個故事-一代豪傑郭靖郭大俠年輕時為了習武, 竟敢攀上蒙古高峰, 終於在山上獲全真七子馬鈺傳授內功和金雁功。
    劉玄放眼望去, 只見整個地方都是人。有的在打坐, 有的和其他人在團練。劉玄小心翼翼的繞過正在打坐的師兄, 找到了一個衣衫襤陋, 白髮白鬚的修行者清風, 向他請教更多修煉之法。清風道: 「武學修煉艱苦卓絕, 取巧不得。倘若有緣, 能在名山大川找到一塊風水寶地, 應天地之氣, 合五行陰陽之變化, 修煉速度必將加快很多。因此世外高人都喜歡找一些山水秀麗或險峻的地方修煉。風水寶地有山、林、水、洞、雪等, 對不同屬性的武學各有助益。而此地恰好是一塊風水寶地, 你不妨在此修煉一番, 體驗風水寶地的修煉快慢。運用之妙, 存乎一心。唯有潛心修煉, 方能成為一代宗師, 你可明白了嗎? 」劉玄點頭。
    光陰轉瞬即逝, 一個月過去, 劉玄已經適應了武當山上的生活, 內外功皆有進境, 已從當初的初學乍練到現在略有小成。而劉玄也是思鄉心切, 於是稟告紫陽真人, 回千燈鎮一看。
    一切的景物如昔, 劉玄回到家裏, 家中沒有改變, 又不禁想起一些往事……
 
 
 
    七年前, 那本該是令人愉悅的一天, 劉玄的妹妹像往常一樣開心地蕩着秋千。而他也終於也決定了要和妹妹在這裏安定下來。劉玄砍着木頭, 打算為家中添置些桌椅。砍得有點累了, 劉玄決定到前院休息一下。他想起了過幾天就是寰兒的生日, 明天朝早得瞞着她去布莊, 找申秀兒訂造一件新衣裳。


坐着坐着, 突然有一戴着紫面紗及上衣的人闖進, 劉玄還未喝問是誰, 胸口便結結實實的吃了一掌, 身子平飛出去。劉玄只覺五臟六腑都給揑碎了一樣, 喉嚨一甜, 吐了一大口鮮血。劉玄甪盡全身的力氣喊道: 「寰兒……寰兒快……快跑……」那蒙面人走近,道: 「哼, 別一口一個寰兒, 她根本不是你的親妹妹, 況且這名字豈是你隨便叫的。看念你多年照顧少主份上, 饒你一命。今後別費心思找她了, 一個人安分地生活吧!」
    劉玄想: 寰兒這便失蹤了, 不管我如何打探, 始終不能尋得一點線索。我獨自在這住了下來, 平日靠幫工為生, 鄉親們待我不薄, 吃穿甪度都想着留我一份。日子久了, 竟也有了家的感覺。他喃喃道: 「只是寰兒, 七年了, 家裡一切雖然未有改變, 可是你應長高了不少吧, 這將小牀恐怕也睡不下了……」聽見有微弱的腳步聲, 喝道: 「何人在屋外鬼鬼祟祟!」看見窗外有人, 道: 「光天化日竟身穿夜行衣, 你到底是誰? 。」那人望一望劉玄, 立即逃跑。劉玄注意到那雙清慧黠的眼睛, 泛起熟悉的感覺。
    這一微微分了神, 就給那蒙面人逃開了。劉玄失落的去武館找海天龍, 卻見海天龍在接見兩名女子。兩人一身採茶女服飾, 樣子雖然和一般採茶女同樣甜美, 但隱約透出一股殺氣。
    其中一人開口道: 「海師傅, 東方林主分咐你做的事, 辦好了吧。」海天龍支吾道: 「老夫不過一介草民, 又……又有何能耐封鎖天香荼林呢? 」另一人道: 「你有沒有能耐, 我們不清楚, 不過全鎮上下老幼的性命, 在你手上。要不是你曾在武林有點名氣, 哼!」
    聽到這裏, 劉玄再也忍不住, 拔出背上長劍, 凌空翻身, 向着地面一劈, 使出「源清流潔」, 兩人向側躍開, 和劉玄動起手來。
    二女手腳輕盈, 一沾即走, 手上接連變招, 足不停步, 以擾亂劉玄。不過, 劉玄已非當日初上武當的後生小子, 任兩名茶女的招式眼花撩亂, 也不為所動, 擋住了她們每一招。
    鬥了十多回合, 劉玄見劍上劍氣已成, 立即還了一招「濁涇清渭」。二女反應不及, 摔到在地上。劉玄見機不可失, 以「清音幽韻」傷了二人, 兩招一氣呵成。海天龍在她們身上點了穴。
    海天龍喜道: 「好徒兒, 想不到不見一個月, 武功精進如斯啊。」劉玄問道: 「師父, 這羣傢伙是何方神聖?何以口氣又此大?」
    海天龍將事情從頭說起。在劉玄去武當後數天, 千燈鎮便來了一羣自稱採茶的人。他們起初只在天香茶林一帶活動, 後來卻把整個千燈鎮的東南佔了。對進入他們地盤的人, 輕的打幾拳並踢回老家, 重的讓毒蛇咬上幾口, 送來這裏等待毒發身亡。海天龍已向鄰近的峨眉, 少林和唐門求助, 只唐門沒有回音。少林寺離千燈鎮太遠, 只可請在附近修行的僧人前來, 可惜寡不敵眾。那中年僧人說要請師弟幫忙, 便走了。而峨眉則派了四人, 刻日便至。
    劉玄聽罷, 便即自告奮勇助拳。臨行前, 海天龍指出天香茶林的武學特點。其招數能對羣人造成打擊, 並帶有獨門茶毒。劉玄這才出發。


    穿過市集, 經過農田, 劉玄回望熱鬧的家鄉, 他下定決心不讓天香茶林的人破壞這裏。
    快要進入天香茶林的勢力, 突然劉玄身後有四匹馬先後經過。劉玄躲了三次, 但終被第四匹馬帶到, 摔了個四腳朝天。
    馬上的女子躍下來, 問道: 「這位武當師兄*, 沒事嗎?」
    劉玄定神一看, 眼前少女有一張瓜子臉, 膚色白若勝雪, 薄唇泛起淡紅, 水汪汪的大眼, 鼻樑不高。劉玄看着出了神, 渾忘痛楚。



(*
其時四大正派以師兄弟姊妹相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