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身後又來了四名服飾相近的同門, 其中一人道: 「艾師妹, 再不起行, 只怕有更多無辜的鎮民犧牲的。」另一人道: 「咱們艾師妹向來行事婆媽, 別等她了。何況她笨手笨腳, 搞不好給別人殺了。」
    女子道: 「的確是我們不是。四位師姊就先入天香茶林吧, 師妹隨後便到。」四名峨眉派弟子無奈, 策馬進入天香茶林區域。
    女子又道: 「沒事嗎?」說着輕輕搖了劉玄一下。劉玄回過神來, 答道: 「沒事, 請問……請問這位師妹如何稱呼?」女子靦腆答道: 「我……姓艾……名離傷……」劉玄道: 「原來如此。那我稱你一聲『離傷師妹』, 總得稱吧。」艾離傷點頭答應。
    突然, 茶林深處傳出幾聲女子的叫聲, 劉玄暗叫不妙, 便和艾離傷向聲音的方向跑過去。
    只見有十多名紫衣中年漢圍住了四名背靠背站立的峨眉弟子, 那十多名紫衣漢子雖不會武功, 但他們身前卻有數十條毒蛇,   正蠢蠢欲動。而其中一名峨眉弟子臂上有咬痕, 傷口發黑。
   「佈蛇陣, 攻!」一名紫衣漢子一聲令下, 其他人提起手中笛子, 奏出音樂。數十條毒蛇活動起來, 想要撲向四名峨眉弟子, 四人緊握雙刺戒備。
    最前的十多條毒蛇首先撲向四姝。四人使出峨眉絕技離別刺中的「離愁別緒」,左刺右撥,將來襲的十多條毒蛇刺死。其餘的毒蛇雖不再來犯,但仍然團團圍住四人。
    眾蛇奴見首攻不成,笛聲一變,餘下的毒蛇改變走位。四人看見毒蛇的走位隱含五行術數,苦在自己完全看不懂。突然餘下的毒蛇一湧而上。四名峨眉弟子頓時束手無策,只得冒險使出「雨恨雲愁」,躍到空中向下猛擊。又將十多條毒蛇震死。只可惜毒蛇如潮水般湧來,四人未收招,已被多條毒蛇咬中。即使立即運功將其震開也來不及了。轉眼間,四人皮膚透出墨綠色,顯然中毒甚深,接着不支倒地。
    艾離傷見四位師姊受困,早就被嚇得面無人色。待見四人中毒昏迷,更是六神無主。而劉玄則喃喃唸着:「解藥……常說毒蛇出處,七步之內必有解藥……但在哪裏呢?」艾離傷聽到此話,猛然想起出發前在山上所讀的醫書中一段內容,急道:「這是茶林毒蛇。解藥就是『護心固骨丸』…...在蛇奴身上。」劉玄二話不說,拔出背上長劍,雙手握住凝力不發。接着雙手一振,劍氣直衝眾蛇奴。蛇奴們不懂武功,盡皆被震飛。劉玄忙從蛇奴的懷裏取出多瓶「護心固骨丸」,交給艾離傷。艾離傷接過「護心固骨丸」,餵四位師姊服下。卻見亳無起色,原來四人實在被太多毒蛇咬中,又曾在中毒期間運功,令蛇毒隨氣血運行全身,當下可說是神仙難救。
    其中一人道:「這位......武當派師弟。」待劉玄應了後,續道:「我們四人命不久矣,無法完成掌門之命去救人,委實慚愧...... 希望...... 希望你能...... 把它完成。」劉玄見四人出氣多,入氣少,只怕活不過一時三刻,怕她們無法瞑目,便答應了。


  「還有,艾師妹...... 就拜托了...... 」說罷,四人同時死去。
    艾離傷想起平日四位師姊的照顧,不由得悲從中來。而劉玄也低頭不語。
    正當艾離傷在低頭啜泣之際,突然聽到劉玄低聲說了句「有人」,右手再次緊握劍柄。艾離傷亦拔出雙刺,準備迎敵。
  「阿彌陀佛。看來我們來遲了一步。」劉玄和艾離傷同時一望,看見兩名身穿灰色僧袍,一名約莫二十出頭和一名年過三旬的僧人,正站在他們後面。
    劉玄還劍入鞘,走上前問道:「兩位可是玄懷大師派來的?」較年長的僧人合什道:「是的。貧僧法號覺空,他是我的師弟祖因。我們奉掌門口令前來千燈鎮。貧僧早前已經到達,只是苦不敵眾,難以救人。我便先和師弟滙合,再圖救人之策。兩位是峨眉武當的師弟妹吧?」劉玄抱拳還禮,表明來歷後,便將方才之事一一道出。
    約莫一頓飯時間,劉玄已交代清楚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正當覺空要和眾人一同回鎮時,劉玄站在原地不動,並道:「兩位師兄就先帶離傷師妹回去吧,師弟要去天香茶林救人。」
    三人不欲劉玄去送死,都勸劉玄回鎮,覺空道:「師弟,莫逞一時之勇。天香茶林有還很多事是我們不清楚的,不要像我一般寡不敵眾,在荼林裏送了命。」但劉玄執意不允,兩名少林僧人無奈,只好由他。唯艾離傷哭着要劉玄一同回鎮。
    劉玄一直望着遠方,突然道:「咦,怎麼還有峨眉弟子前來?」趁三人同時別過去張望,劉玄立即出手拍暈艾離傷,在她倒地前將她抱起,並放到馬上。回頭跟覺空祖因道:「相煩兩位牽馬帶她回去。」二人點頭答應。
    目送二人牽馬離去後,劉玄打坐片刻,嘗試回憶天香茶林有何其他路徑進入,可惜思前想後,依然想不出甚麼眉目。最後,劉玄決定從正門衝進去。
    劉玄提着長劍,邁開沉重的腳步走向天香茶林。奇怪的是,沿路居然一個守衛也沒有。劉玄走到曬茶坪,看見一名紫衣少女望着自己,眼神微感失望。劉玄沒有留意到,上前問道:「姑娘可是被抓進來的?」少女呆了半刻,方始應道:「是的,裏面還有三人。」


    劉玄進去,解開了三個麻包袋,放走裏面的三人。忽然,有三名茶林打手跳出來襲擊。劉玄揮劍迎敵。三人武功低微,數招間便給斃了。劉玄見被人發現,立刻拔腿逃跑。
    但見紫衣少女仍然站在門口,臉上帶着似笑非笑的神色。劉玄隱隱感到不妙,故作鎮定的問:「為何你還不走?」少女答道:「我便是天香茶林林主東方玉環。這裏是我的,我為何要走?」
    剎那間,驚訝、悔恨、害怕等各種情緒湧上心頭。就在此際,東方玉環右掌一拍,劉玄飛出五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