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玄只覺身體輕飄飄的,一眨眼卻重重的摔在地上,四肢好像沒有了一般。一股液體湧上口中,「哇、哇」兩聲,吐出兩大口鮮血。劉玄腦中一片空白,眼前景物像反過來一般,頓覺天旋地轉,眼簾猶如垂着一塊鉛塊。
    東方玉環道:「這裏可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你下世投胎就不要這般愚不可及了。」慢慢走近劉玄,打算一掌將他拍死。
    劉玄見東方玉環徐步走近,心知不妙,只是周身四肢百骸都沒法活動分毫。東方玉環每走近一步,劉玄便覺自己和鬼門關走近了一步。
    就在東方玉環離劉玄只有三步之距,東方玉環感到有一股龐大的掌風從左邊而來。東方玉環不及細看,雙掌向左齊推。發掌之人一沾即走,向後躍開。
    劉玄見自己命懸一線之際有人相救,精神為之一振,望向東方玉環目光所在處,一黑衣蒙面女子正擺着架式。劉玄馬上認出這女子,便是今天出現在舊屋的那蒙面人。這蒙面人居然出現在這裏,令劉玄感到奇怪。
    東方玉環雖不知蒙面女子是何方人士,但方才對過一掌,對方掌力並不深厚,但卻極為奇特,在對掌的剎那間忽強忽弱。東方玉環腦中閃過無數念頭,一時卻想不起女子的武功家數。
    蒙面女子不讓東方玉環作多想,右掌一揮,劈向東方玉環。東方玉環抬手擋架,還了一掌。兩人拆起招來。
    東方玉環出招奇快,每招都帶着掌風。遞掌間,一陣陣茶香隨風飄溢。蒙面女子不如東方玉環出招般有着長輩風範,主要是以巧取勝,總是在千均一發之際架開東方玉環的招數,或分毫之差避開,十招有八招都是以守禦為主,一兩掌還擊更是時有時無。
    劉玄觀看二人相鬥,一邊為被東方玉環掌風包圍的黑衣人擔憂,一邊留意二人的招數身法,和自己的武功相互印證。方始領略師叔霍天星提及的行雲流水之意,才了解自己使劍使得有多笨拙。
    八十招已過,劉玄見東方玉環出招不如起初般迅速,掌風亦不及起初的猛烈,而黑衣人卻未有衰退之象,明白黑衣人是想損耗對方內力,以彌補內功修為不足。暗想:「原來我派『以柔克剛,借力打力,以氣息悠長見勝。』是有這種深意。不知我練到何年何月方可做到。」


    黑衣人用意如何,東方玉環豈有不知?東方玉環早想了結對手,奈何給黑衣人以小巧騰挪之法擋開。現下拆了八十多招,更是無法怎樣。
    忽然,東方玉環向後一躍,雙手不斷左右推撥,劉玄不明所以。卻見黑衣人同樣雙手不斷左右推撥,與東方玉環動作一模一樣。
    同時,二人右掌推出,其掌風比之前任何一掌都來得猛烈。「啪」的一聲,雙掌一交,兩人便如老僧入定般動也不動。
    二人突然震開,東方玉環坐倒在地上,道:「這魔教*掌法『七絕掌』,你是從哪裏學的?」黑衣人「哼」的一聲,沒有回答。接着左手提起劉玄,運起輕功離開茶林。
    劉玄見自己得救,再也支持不住,立時昏倒。
  






    醒過來的時候,劉玄發覺自己躺在千燈鎮武館,海天龍、艾離傷、覺空和祖因站在他身旁。艾離傷見他醒來,喜不自勝。祖因道:「阿彌陀佛。劉師弟已昏迷一天,受了這麼重的傷,咱們還以為你活不了。」劉玄問道:「救我那位蒙面女俠呢?」祖因側身指向一角,道:「那位女施主斷了臂骨,覺空師兄給她治好後自行休養。」劉玄向蒙面女子道:          「多謝女俠救命之恩。請恕劉玄未能下牀拜謝。」但她沒有表示。
    一名武館弟子奔進來道:「糟...... 糟了。」將一張紙交給海天龍。海天龍打開唸道:「明日午時,千燈一鎮,雞犬不留!」
    正當眾人憂心忡忡,那名武館弟子又道:「還有,外面有一男一女身穿綠衣,說要找你。」
    海天龍心中一凜:「這麽快便要先下手為強!」故作鎮定道:「請他們進來。」
    外頭有一男一女,作書生打扮,徐步走進來,抱拳道:「在下古丹雲。奉石先生之命與師妹康餘音解千燈鎮之難。」
    海天龍喜道:「原來是君子堂門人,實在太好了。」
    劉玄問道:「君子堂門主不是蕭別情嗎?石先生是誰?」
    古丹雲白了他一眼道:「居然連本門創派人之一石硯冰也不懂,武當弟子就只會在武當山上練氣嗎?」劉玄微微有氣,道:「器量這麼小的君子,倒也是第一次看見。」古丹雲頓一頓道:「閣下功夫不行,嘴上功夫倒有點門道。」說着坐了下來。「待會我運功時,隨我的氣運氣,不要運功抵抗。」雙手按着劉玄項背,助劉玄療傷。
    約莫一頓飯時間,劉玄居然好了起來,令他不得不佩服君子堂的內功。
    覺空道:「依我之見,天香茶林的人在午時來犯,咱們便先下手為強,在清晨踢館,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眾人都沒有別的意見,都決定這樣做。


    第二天清晨,劉玄、艾離傷、覺空、祖因、古丹雲、康餘音隨黑衣人上天香茶林。怎料剛到門口,便有東方玉環的手下等着他們。其中一人道:「東方林主早料到你們會送上門的了,大家上!」一眾打手殺手向眾人衝來。
    祖因掄起長棍,撥開兩名先鋒,隨後長棍繞着自己旋轉,使出達摩棍法的「萬佛歸宗」。四周包圍祖因的殺手皆被擊中,或是頭破血流,或是暈倒在地。祖因一面揮舞手中長棍,一面突圍。古丹雲亦抽出鐵劍,舞起劍刃,組成劍網包圍自己,硬闖出去。一招落英飛花劍絕技「風花雪月」使得密不透風。被掠中的打手殺手無不破膛開胸,身首異處。鮮血不住濺起,在空中彌漫,形成一片片紅雲。
    祖因、古丹雲兩人,就像兩隻陀螺,把攔截的打手殺手掠倒。不是被祖因擊倒,就是被古丹雲殺掉。不消片刻,已無仍站起身來的東方玉環手下。
    突然,三個人影從天而降,覺空定睛一看,道:「司寇、葉南之、司徒敬,貧僧便要報當日一敗之仇。」別過頭向劉玄等人道:「你們快去制服東方玉環。」以太祖長拳的「竄步偷心」搶入葉南之中路連轟兩拳。葉南之吃了兩拳,打了個筋斗。覺空乘勝追擊,司寇和司徒敬左右夾擊,想迫開覺空,但被黑衣人各以一掌擋開。二人轉攻黑衣人,卻佔不了上風。
    劉玄等見覺空壓倒葉南之,黑衣人牽制二人仍稍佔上風,不由得心寬,馬上深入茶林,想要盡快打倒東方玉環






(註:魔教,本名淨塵教,是在二十年前一個作惡多端的教派,最終被七大派加上朝廷軍隊鏟除。總教壇清流谷亦被改為極樂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