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玄一行人各自提着兵器,奔向東方玉環所在的冷茗軒。沿路上有東方玉環佈下的殺手,但都被祖因的「萬佛歸宗」和古丹雲的「風花雪月」所擊倒,無法阻攔眾人。東方玉環當然有派遣蛇奴佈蛇陣阻截,但出乎意料地茶林毒蛇並沒有攻擊他們。失去毒蛇和蛇陣,蛇奴和一般市井壯漢相同,被康餘音一腳一個的踢倒。
    來到冷茗軒前的眾人無不全神戒備,緊握兵刃。一炷香時間過去,門「呀」的一聲打開,兩名婢女各推着一邊門,東方玉環坐在正中間的太師椅上,神態自若。
    一片死寂籠罩整個冷茗軒。只有遠方微弱的打鬥聲。
    還是東方玉環打破沉默,道:「想不到你們居然知道『護心固骨丸』除了辟毒外還有別的功效,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們。告訴我,是誰知道的?」在眾人身上掃了一眼,目光在艾離傷身上停留,道:「是了,這位峨眉的小丫頭,想來你定是看過『百毒全集』。」「百毒全集」為唐門一眾高手所著,記錄了上百種毒藥的特性、製法和解法。昔年峨眉與唐門發生爭執,最後打上了一場,造成傷亡。及後雙方和解,峨眉送了五枚可以起死回生的丹藥予唐門,唐門便以「百毒全集」鈔本作為回禮。此事武林中人盡皆知曉。
    祖因合什道:「阿彌陀佛。東方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東方施主令這千燈鎮生靈塗炭,卻是為何?」東方玉環冷笑道:「據聞少林和尚廢話特別多,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古丹雲道:「我們吃了『護心固骨丸』,你的卑鄙蛇陣再也不能對我們怎樣。咱們兵刃上見真章!」
    東方玉環皺眉道:「君子堂門人滿腹才情,卻是個個呆頭呆腦。」一揮手,一羣身穿霓衣的女子從後湧至。東方玉環接道:「當心!她們都是我親手鍛練的殺手,可是精英來的。」
    祖因道:「小僧和古兄先擋一擋。」掄起長棍,擋在霓衣殺手前,古丹雲亦提劍上前協助。
    劉玄抽出長劍,擺好架勢;艾離傷緊握雙刺,康餘音右腿微屈。東方玉環哈哈一笑,雙掌左右開弓。艾離傷勉強抵住,康餘音則躍後卸開掌力。東方玉環那肯罷手?追上後躍的康餘音,再拍兩掌。
    東方玉環雙掌未至,掌風已至。康餘音無暇多想,使出「琨玉秋霜」,左右足先後踢出,以消解掌力。這套逍遙腿法乃君子堂創派人石硯冰的絕技,在君子堂創立前已成名,以招式華美而狠辣見稱。康餘音習時雖短,沒有石硯冰的威力,卻頗有神韻。劉玄見康餘音出招時恍如仙女起舞,心中暗讚。
    不料「琨玉秋霜」抵消了東方玉環掌力,康餘音也是使盡了力,收招時已再無餘力,但東方玉環另一掌卻緊隨其後。此刻康餘音再出不了招,只能坐以待斃。


    這下變故來得甚快,劉玄眼見康餘音無法還招,急忙使出「清風徐來」解救。
    東方玉環全神貫注在康餘音身上,沒有防備劉玄,「清風徐來」轉瞬刺到,只得回掌擋架。
    東方玉環看着送到口中的獵物逃出生天,異常懊惱,罵道:「臭小子,當天殺不了你,今天便要你生不如死!」招式一變,不但出招方位詭異無常,更飄出濃烈茶香。劉玄知道東方玉環運上毒功,中掌後除了受內傷外,毒質會深入體內,難以治癒。
    起初劉玄奮身救人後自覺不敵,劍上生怯,一味守禦,無法還擊。更有一次差點送了小命,幸得艾離傷不顧性命的以「離愁別緒」搶攻,方解劉玄性命之憂。不過艾離傷也吃了三掌,連退六步。
    又鬥了數十招,劉玄終於能熟練清風劍法,出招間一氣呵成。東方玉環不易抵擋,攻勢略緩。從方才一味守禦到現在有攻有守。
    百招已過,東方玉環見當日接不了自己一掌的劉玄與自己拆了百餘招,而且漸立於不敗之地。大喝一聲,向劉玄連拍十掌。此十掌名叫「茶香四溢」,連環十掌,掌風叢生,帶有劇毒。劉玄的長劍被掌風帶中,差點拿揑不住,一時失神,胸口便已中掌。
    這一下子康餘音嚇得失魂落魄。劉玄若不是為了解救自己,便不會冒險出招,才造成獨戰東方玉環的局面。此刻,悔疚充斥着康餘音的心。
    劉玄當時見東方玉環的「茶香四溢」非同小可,早已摒除一切雜念,全神貫注於對方雙掌,但此終擋架不了。中掌之際,劉玄腦中一片空白,只想着個「死」字。等到自己向後躍了一丈後,除了胸口劇痛外,並不像之前五臟六府翻騰一般。
    劉玄馬上回過神來,往自己身上一看,全身上下,無不被一層金光蓋着。正是不明所以,卻聽到東方玉環的咒罵:「峨眉的臭婊子總是要礙手礙腳!」口中雖這樣說,但仍向劉玄發招。
    劉玄知道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稍縱即逝。待東方玉環的右掌快要沾上自己時,橫劍一削,突使「濁涇清渭」。


    東方玉環知道艾離傷在劉玄身上做了手腳,卻不知原來在危急之際,這名嬌怯怯的峨眉弟子居然便出了「金頂佛光」。東方玉環只道劉玄已重傷,可是實際上有七分掌力都被消去。
    東方玉環明白時,一切已經來得太晚。劍氣撞上自己後,東方玉環立時摔倒。接着劉玄長劍已至,她舉掌擋架,只覺腕上一涼,手筋被「清音幽韻」挑斷。東方玉環用盡全力以「蜈蚣彈」躍起逃走,劉玄連刺兩劍,「清風徐來」擊中東方玉環肩膀。雖身中多劍,但她腿上功夫未失,並要逃離茶林。
  劉玄腦海中浮現只看過一次的招式,但他身體很自然的擺出架勢。只見他躍到半空,在剎那間不斷橫削直劈,一個月來一直練不好的怒招「激濁揚清」就讓他使出來了。
  無數劍氣從劉玄的長劍飛出,就像連綿不絕的清風掠過,撲向東方玉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