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煩擾至極的蟬鳴,在這個早晨竟然消失得無影無蹤。慵懶的陽光從遠處的天際綻放,一直蔓延,直至大地的每尺每寸都能享受它的溫暖。但是,街道上卻寂寥得恐怖,沒有上班族,也沒有趕上學的學生,也沒有晨運的老人家,只有寥寥幾隻綠蝴蝶停在深啡色的枝幹上。

蔡浩軒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走入洗手間,進行每天早上例行的工作。

大約十分鐘後,他踏著自信的步伐走出來。這刻他精神爽利,頭髮整齊,雙眼炯炯有神,彷彿變了另一人似的。這時,他從口袋中掏出了一面鏡子,照了幾下,道:「又帥了。」

「唉,這樣帥下去,鏡子都要破了。」他吹著口哨,風騷地走出家門。他只穿了一條運動褲和白色汗衣和一雙淺藍色拖鞋,就像是一個失業人士似的。

走到電梯大堂後,他額頭上冒出了幾條青筋,惱怒地道:「幹,還沒電,我現在就去投訴你!」



當他到達地下大堂時,發現還是沒有人值班。

「又偷懶!一併投訴!」語畢,他便準備去買早餐。正當他在麵包和炒麵之間掙扎時,他覺得周圍的氣氛似乎有點凝重。他抬頭起,回過神來,卻看不到任何人,整個城市彷彿變了死城一般,只剩下那壓抑得令人窒息的空氣和地上的水窪。

「嗯?」那怕是再愚蠢的人也會發現這個異狀,他掏出電話,發現已經有訊號了!他連忙撥號至身處異國工作的父母。

「你所打的電話暫時未能接通‥‥‥」

「奇了!他們很少會關電話的。」蔡浩軒喃喃道,然後又撥了給幾個人,可是同樣地未能接通。



「連黎俊樂和司徒應龍也是這樣嗎?」他感覺到好像有點事情要發生,但是他搖一搖頭,只是覺得自己多疑了。

街道上冷冷清清,樹葉窸窸窣窣飄落的聲音清晰可聽。路過一間間熟識的店鋪,但偏偏蔡浩軒卻想不到它們的名字,甚至忘記了自己到身處何地。而最奇怪的是,每間店鋪上的牌面沒有名字,路牌上也沒有,似乎關於這個地方的線索都被一夜間抹除。

他走到間閉門的餐廳前,只見幾張宣傳單張貼在牆壁上飄著。

「這天不是紅假吧,為甚麼沒開門?」蔡浩軒撓一撓頭。

「算了,回家煮面吃。」



最後他垂頭喪氣回家,決定隨便煮些東西吃就算了。

當他走了後,只見在暗巷中,一個頭髮凌亂的女孩,赤裸雙腳,身上只有一件微薄幾近乎透視的上衣和熱褲,露出了那一雙白滑無瑕,細膩如水的長腿。她看著蔡浩軒的背影,環顧四周一眼,確保沒有人後再悄悄跟上。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蔡浩軒發現整個城市在一夜間人去樓空,彷彿經歷了一埸大災難一樣,但是偏偏所有建築物都保持原狀。。

他住十六樓,以他的步速,最小也要五分鐘的時間走到上去。梯間層與層之間有一個彎位,過了才可以繼續而上,當他轉進了第一個彎位後,一個披頭散髮的女子,那佈滿血絲的雙眸,瞪著他轉彎的位置。

「咦?」蔡浩軒猛然回過頭,在剛才轉彎的一霎,他感覺到後期似乎有道目光在注視自己。「我這是怎麼了?」悖苦笑地搖搖頭,然後便艱難地用近乎爬的方式走上去。

「呼!」抵達十六樓時,他額上多了一層汗水,由於還沒吃早餐的緣故,他臉色是一種營養不良般的蒼白,他喘著氣拿出鎖匙開門。

回家後,休息了一會兒,便準備去煮些東西填肚子。



「拍拍拍。」此時,清脆的拍門聲在門外響起,蔡浩軒停下腳步,心中充滿疑惑。

是誰這麼早啊?

他走到大門前,用窺測鏡看看到底來者何人,但卻沒有發現。。

「奇了,難道是幻聽?」

「拍拍拍。」聲音再次出現!這次顯然比上一次更加急速。蔡浩軒不信邪,再看一次,但是,依然是沒有人。一陣寒意,彷彿把他的血液凍結一樣。他背脊發涼。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他再次把頭慢慢靠近那小孔,望出去。

依並沒有人。



但是他沒有移開,依然保持這個動作。

「拍拍拍拍拍拍拍。」

這次的聲響,比前兩次的都要急,而且一直保持著,沒有停止。蔡浩軒瞪著前方。突然!一隻佈滿血絲的眼球,出現在他眼前。蔡浩軒嚇了一跳,腳下一個趔趄,便倒在地上,雙腳不斷哆嗦。

那是一隻眼?是一隻眼?是一隻眼?我的媽!

「有‥人‥‥嗎‥‥?」

此時,一把極其虛弱,但是很好聽的女聲從門外響起。

「你是誰?」他把門打開一條狹窄的裂縫,瞥出去,警惕問道。說實話,對於這個嚇自己的聲音主人,他沒有任何好感。



但是這個念頭在下一秒就被徹底逆轉了。

因為他看到一個跪在地上的少女。

「李‥李詼‥‥童,我叫李詠童。」說這一句話彷彿耗盡她畢生的力量。

她約十七八歲,雖然看不清她的容貌,但是她的身材該凸的凸,該凹的凹。蔡浩明連忙打開門,把她扶起來,問:「你沒事吧?」當然,他真的是出自關切之心,突然暴斃,自己就麻煩了。

「熱水‥‥熱水‥‥‥」李詠童虛弱道,蔡浩軒恍然大悟,要熱水洗澡嗎?然後,他便扶她進去浴室,幫她調好熱水之後,便走了出來,呆呆地坐在沙發上。

他看著那緊閉的門,聽著那嘩啦嘩啦的水聲,但是他沒有多想什麼,他只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個詭異的女孩到底是誰啊!我的親戚?我表妹?還是我表姐?天啊,她不會是我的親生母親吧?

腦裡這樣想著,但他手沒有停,無聊地瀏覽臉書網站。但是雖然有了網絡,他卻發現竟然沒有人在線上。

講笑吧?四百多個朋友沒一人上線?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我不是去了另一個世界吧?但沒可能,這裡一切都很熟識啊!我還在家,我仍然能去那間‥‥那間‥‥忘了名字,那間甚麼餐廳。



我仍然住在這裡‥‥這裡‥‥這裡是哪?

他迷茫地思考,但他發現自己似乎在把一些重要事情漸漸遺忘一樣。
此時,浴室門開了,打斷他的思考。

李詠童抹著頭,臉色蒼白,好像很久沒有吃過東西似的。是她雙眼水汪汪,鼻子高挺,膚色雖白但帶淡黃。甜甜一笑:「謝謝你。」可是隨即眼前一黑,直接倒在地上。蔡浩軒見狀,箭似的衝了過去。

「我的神啊!你別死啊!先跟我說了這裡發生什麼事再去死啊!」

他在腦海中想著,一手扶著她,軟綿綿的手感和暖烘烘的溫度便在他手中蕩漾著,兩人雙頰隨即掛了一抹紅暈。蔡浩軒尷尬地傻笑,把她扶到床上後,為了化解尷尬的氣氛,他連忙衝了出去。

「我煮點吃的給你吧。」

「等等。」李詠童叫停了他,後者帶著好奇的目光從大門外冒出半個頭。

「能給我一套衣服嗎?」

這時,蔡浩軒才發現裹在她身上的只有一塊毛巾。

「呀!對不起!」蔡浩軒走到父母的睡間,拿了件白色的女裝上衣緊身的灰色長褲過去,便去準備煮東西。

片刻,李詠童坐在飯桌旁邊狼吞虎嚥,把桌上食物一掃而空,臉色也漸漸紅潤起來。蔡浩軒無聊地玩著手指,眼角的餘光一瞥,便看見在李詠童胸前凸出的兩點,臉上再次升起紅暈。

彷彿感覺到蔡浩軒一轉即逝的火熱目光,她低下頭,臉色「唰」一聲變得通紅,然後身體挪一挪,希望用那飯桌阻擋著蔡浩軒的視線。

蔡浩軒知道自己一定要做些甚麼,他想了想,再次走進睡房,拿了一套內衣褲,放在李詠童的身前,然後再躲到自己的睡房,避開那尷尬的埸面。

大約十分鐘後,一切都好了,李詠童和蔡浩軒皆是坐著對望。

蔡浩軒道:「你是誰?發生了甚麼事?」

李詠想臉色凝重,但她沒有立即回應,反而走到窗前遠眺四周景物,又打開門檢查,生怕有人跟蹤她一樣。完事後,她才坐回蔡浩軒身旁,輕嘆一聲。

「我必須確保牠們沒有跟蹤我,不然就麻煩了。」

「其實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是我盡可能跟你說說我們目前身處的情況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