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昨晚可憐的小綿羊都被大灰狼吃乾摸盡,一早書鳳月全身的骨頭,就像被拆去又強行合起來一般,弄得筋疲力盡,全身酸軟,而那個罪魁禍首就是躺在她身旁的司邆笙。

  明明活動了一整晚,他竟像沒事一樣。起來時充滿精神、滿了春光,又能跟日常早起,不禁令書鳳月產生一個疑問:他到底是不是人?幸好書鳳月沒有被睡魔阻攔,在司邆笙準備下床時,拼盡全力睜開了眼睛。

  「司邆笙,我的離縮協議書呢?」

  書鳳月多麼的努力堅持一個晚上,就是想得到一張有司邆笙簽名的離婚協議。看著她稍微加深了的黑眼圈,以及乾渴的唇瓣,害司邆笙良心有點過意不去。昨晚司邆笙折騰書鳳月那麼久,她竟還有能力壓制睡魔,去追一個簽名。

  可惜,難得遇到一個合胃口的女人,司邆笙當然不會就這樣就放棄。不過,他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放過眼前這個女人。





  「昨晚不滿意,今晚再來一次。」

  「司邆笙,你欺人太甚!」

  「我嗎?竟然夫人這麼說,那為夫也應好好表現這個行為。」

  司邆笙壞心一笑,在書鳳月的眼中,他頭上彷彿長了頭惡魔的角,書鳳月的背後頓時發冷……


  一早起來,司邆笙就耍盡流氓,捉住書鳳月的手,一氣把她拉到自己的胸懷裡。他的氣息非常誘人,每一下都打在書鳳月的耳朵後,令她的小耳又癢又紅,心臟跳動的速度都快控制不了。





  「今晚我要夫人勾引我,不然離婚協議沒門。」

  稍微逗逗她,就彷彿刺激了她的開闢,原本透白的臉,都要變得異常地紅。懷中的書鳳月,心跳得很快,撲通撲通的……在司邆笙眼中,她就是全世界最可愛的女人,真是很想再耍耍她。

  只是,司邆笙卻怕再這樣下去,書鳳月就會反感,而立即推開他,所以這個念頭也很快打消。司邆笙放開了書鳳月,溫柔輕撫她的小腦袋後,就走去浴室。

  本來司邆笙打算再調戲一下她,邀書鳳月一起泡澡,但回頭見她滿臉通紅的樣子,更無力倒在床上。司邆笙都不捨得再折騰她,萬一她不能工作,到時可能會影響SY集團。






  至於書鳳月的身體質素,為何會跟SY集團有關?這個依然是關於半個月之前的事……當時書鳳月正好收到一個委託,就是去SY集團鑑寶,因為很快他們就要舉辦慈善拍賣會。

  原本不看新聞的書鳳月理應是不知道,委託人就是司邆笙,就剛好從那些愛八卦同事口中得知,SY總裁就是司邆笙。在接委託前,她根本就沒想過會發生騙婚的事情,如今要推掉也難。

  「今天是第一天要到SY,又會見到那個變態。」

  無法逃避,只能接受,要是推掉就是毀約,書鳳月的公司會賠上一千萬。即使她現在有多不願意,書鳳月還是要忍著痛和疲倦起床,換好一身工作的打扮,以及平日愛穿的五吋高跟鞋。

  一切都準備好後,她就下去餐廳用餐,卻遇上一個出乎意料的『驚喜』,但天真的書鳳月從未沒想過,驚喜可能會是驚嚇多於喜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