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鳳月一從二樓下來,就看到司邆笙精心準備的『驚喜』,不用等書鳳月看到,司邆笙就已經很有自信覺得她一定會喜歡。只是,誰都沒想到,驚喜的背後是有多陰險……

  看到『驚喜』不動聲色、毫無預兆出現在眼前,書鳳月的眼神頓時發亮,她立即跑去接收,完全忘記司邆笙的存在。就算日日送來同樣的東西來,書鳳月的反應也必定天天如此。

  「小寶貝!」

  眼下見小寶貝的臉蛋,還是圓圓、胖胖,沒有那個位置瘦了,依然非常可愛的樣子,書鳳月就安落了,她只怕小寶貝沒有媽媽的兩星期間,小寶貝會茶飯不思、吃什麼都無味,最後更會忘記了媽媽。

  然而,小寶貝從小就跟著書鳳月成長,沒有一刻離開過,就算要離開也最多是上幼稚園的時候。憶起小寶貝出生之今,種種的辛酸,都不及再見兒子的高興。





  自從小寶貝被帶走後,書鳳月天天都擔心他,怕小寶貝看不見媽媽時,大哭大鬧的模樣;怕小寶貝吃不飽……


  如今終於可以再見自己的親兒子了,書鳳月腦中一切的擔心,頓時都拋腦後。只知道要緊緊抱著小寶貝,重試兩星期沒抱小寶貝的感覺,同時敵視了司邆笙。

  「怎麼突然把小寶貝帶過來?你不是恨不得把小寶貝帶走的嗎?就不怕我現在帶小寶貝跑嗎?」

  書鳳月眼前滿滿的敵意,恐怕已經完全肯定了司邆笙就是自己的敵人,他都得不了任何解釋的機會。司邆笙有這個完全視自己為拐親兒子的老婆,每天都大吵大鬧,沒有正常夫妻的甜甜蜜蜜,他自己都在同情自身遭遇。

  幸好,在商界多年的司邆笙,年紀輕輕有今天的成就,腦袋就絕不是一個裝飾品,他早就準備好應付方法……「你一次問這麼多問題,我怎麼答得完?你跟小寶貝已經很久沒見,不如先跟他說句話吧!他也想你了。」





  司邆笙露出商人日常般的奸詐笑容,彷彿把書鳳月顯得更綿羊,自己就更像一頭狼。不過與司邆笙相比,小寶貝在她心中就重要得多,書鳳月根本就反駁不了,與親兒半個月不見,她早就就想瘋了。

  有小寶貝的前提下,司邆笙算哪根蔥?書鳳月很快就把他拋諸腦後,趕緊與小寶貝多多相處,免得司邆笙又要把小寶貝帶走。書鳳月輕輕親吻小寶貝的額頭,用對待司邆笙截然不同的語氣,盡顥出母親的愛「小寶貝,最近過得好嗎?」

  「Sawubona.」

  「誒?」

  小寶貝用著自己聽不懂的語言來說話,這看似是一個簡單的英文字,但又好像不是英文,就連活了二十二年的書鳳月都從未聽過。然而,天真的書鳳月只是以為小寶貝好學,主動學習了新語言,她什至因此而感到高興,只是……當她問小寶貝時,才發現所謂的驚喜是『驚嚇』才對。





  「小寶貝,你說什麼話?」

  「Sawubona是早安的意思,是爸爸專門請人教寶寶的,好像是……」小寶貝以一如既往可愛的小動作,把食指點著下巴思考,但說出的話卻是令書鳳月快要暈過去「……是南非的祖魯文。」

  「南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