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寶貝才快四歲,就學會南非的語言,真是把書鳳月嚇一跳,什至連懷中的小寶貝也快拿不穩,差點就掉到地上。幸好聰明的小寶貝有緊緊捉住書鳳月的衣服,不然自己死了也不知道,這與過山車相比更驚險。

  「小寶貝,你什麼時候學的?」

  書鳳月臉都開始發青的時候,卻從沒發現——原來小寶貝是與司邆笙一伙的。小寶貝悄悄向司邆笙展示出一個成功的手勢,而司邆笙也以同樣的手勢回應小寶貝,簡直就是奸商聯手欺騙無知百姓。

  這個早上先是司邆笙的耍流氓,後是小寶貝的非洲話,要不是書鳳月是一個年輕的小姑娘,她早就血管爆裂而亡。可惜,小寶貝作為司邆笙的兒子,又是站在他那邊,而且如此聰明,他的攻勢又怎可能只是單單一句非洲祖魯文呢?

  小寶貝擺出充滿童真的可愛臉蛋,向媽媽說:「爸爸說,非洲很大,有很多不同部落,要在那裡生存就要學會所有的當地文,所以爸爸請了一大群的非洲老師教小寶貝語言。」





  「誒?!」

  每次鬧離婚時,司邆笙都用把小寶貝扔到非洲,以讓書鳳月停下來。雖然知道司邆笙是個說到做到的人,但她沒想到司邆笙會那麼快就給書鳳月作出警告,開始教小寶貝各地部落的非洲話,更不惜花錢請人教授。

  身為媽媽的書鳳月聽到小寶貝好學,應該是高興,但就算是假笑,她也笑不出來,哪有母親會想兒子實學實賣,學到非洲話就真的去當地定居?小寶貝還那麼小,就要迫逼他學那麼多語言,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短時間記住,更何況他才三歲多。

  書鳳月目光相當凶狠地看著,令自己心痛的罪魁禍首,正是坐在餐椅上,享受咖啡又非常無良要把兒子送非洲的的司邆笙「你真的是他爸嗎?就如此急著送兒子去非洲?」

  司邆笙放下那杯喝了一口的咖啡,隨即開口回答「要是哪天我不留神,就簽了離婚,小寶貝就要被送到非洲,當然要趁現在做好準備。我可是非常合格的父親,這樣做也是為了小寶貝好。」





  「我才不會像你一樣,有空準備一大堆文件來坑人,你絕對不會不留神就簽。」書鳳月滿頭怒火,想來也快火山爆發。聰明的小寶貝很快又想到好方法,讓媽媽的怒火瞬間消失。

  這兒子抗媽的程度,恐怕已經是大神的等級,連書鳳月至今仍被蒙在鼓裡,並不知他是站在爸爸那邊,真是可憐書鳳月辛辛苦苦養了他快要四年。這兒子有爸不要媽,真是世上好兒子。

  「媽媽,你和爸爸要離婚嗎?」小寶貝透白的眼白漸漸發起一絲絲的紅,嘴角弧度也隨之而下彎。他緊緊捉住書鳳月的衣服,準備要哭的樣子,特別惹人憐愛,書鳳月都捨不得說『離婚』二字。

  「當然不是,我們就是……」

  為了哄小寶貝高興,她總不能說要跟司邆笙分開,何況小寶貝才剛認回親爸。可是,書鳳月說不出埋沒良心的話,又不能令小寶貝失望。在左右為難、互相矛盾之下,司邆笙居然突然開口說……





  「就是打情罵悄。」

  他一開口真是把書鳳月嚇死,要不想讓小寶貝受傷,他這樣的回答,書鳳月早就大吵大鬧,什至對這個多事的司邆笙出手。

  「才沒有啦!」

  書鳳月展露學生時期有禮而虛偽的乖乖笑容,那個時候很多人都因為這個笑容,而肯定了她優等生的身份。只是,這已經是她畢業後,第一次再露出這樣的笑容,難免有點生疏。

  作為一位鑑證專家,平日都只是面對死物,又是工作上的頭頭,又何須要迫自己笑呢?不過,司邆笙縱橫商界多年,這種臉色他幾乎天天都見,對於這樣的書鳳月,他反而覺得害怕。

  司邆笙走到書鳳月身邊,故裝親切摟搭她的肩。在小寶貝面前,書鳳月也不會立即甩開他「老婆別不認了。」

  「別胡說!」書鳳月的臉上泛起一絲紅。

  司邆笙在她的頭上,輕輕揉一下後,就把目光轉向小寶貝「對了,小寶貝。昨晚爸爸可有努力完成任務,現在離有妹妹更進一步了。」





  「真的嗎?」

  小寶貝雙目發亮,滿心期待媽媽肚子裡將來會有個可愛的小妹妹,完全不想聽到除了『是』之外的話,都令書鳳月不好意思說句『不』,唯有再次違背良心說話「當然啦!」

  「Yeah!寶寶有小妹妹了。」

  此時,書鳳月用著要吃人的眼神看著司邆笙,他想到要是再這樣下去,她一定會作什麼瘋狂的事,而今晚的『小妹妹』計劃也有機會泡湯,他唯有先把書鳳月帶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