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寶貝的全名為書非凡,是一個快要四歲的小寶寶。他的出現是書鳳月絕望的開端,但他的出生卻是書鳳月這一生之中最高興的事情。

  他臉上、身上的肉肉,又胖又可愛的,白白滑滑,正正捉住了書鳳月的心。每次書鳳月一生氣,小寶貝只需要搖擺小小的身體,擺出欲哭的臉,她就捨不得說出小寶貝不喜歡的話。

  在別人眼中,小寶貝就是一個人見人愛的小天使,但誰都沒想到,這位小天使不過是穿著白色羽翼、光環,以掩飾黑色羽翼和一對小角的小魔鬼。

  其實司邆笙的騙婚,某個程度上是全賴小寶貝,才能完美成功……


  就在十個月前,書鳳月和小寶貝被司邆笙帶回大宅的那一天。小寶貝故意撇開書鳳月的手,走到司邆笙身邊,抱著他的大腿,支開書鳳月,讓她先去洗澡,就是要去司邆笙好好商討如何把自己的親媽騙進他的手中。





  當時書鳳月還以為,小寶貝只是渴望有個爸爸和彼此無形的牽絆,而對司邆笙如此親近。可惜,書鳳月都想錯了,小寶貝是有更遠的打算,他並非完全是因為血緣的關係,而主動與司邆笙親近。就在書鳳月離開後,小寶貝就不願再做作,省點力氣去擺出可愛的臉蛋,而是黑著臉說話。

  「好了,我看你的樣子,應該就是S國首富——司邆笙,這世上應該只有我媽咪才會不認識你。小寶貝以短小的腿,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向沙發的位置,再一氣子跳上去,霸氣地跨腿而坐,這個模樣的小寶貝,就跟平日的司邆笙有點相似「老實說,你跟我媽咪在一起,我非常贊成,但以你的情商,能不能把我媽咪追到手,我就有點質疑。」

  「那麼你是有好主意嗎?」

  司邆笙坐在小寶貝的對面,雙目很好奇眼前這個寶會有什麼令人意想不到的想法。然而,身為司邆笙和書鳳月的孩子,小寶貝盡得二人的優良基因,擁用彷如天才的腦袋,小小年紀就已經把一切都看得很透,什至連自己媽媽的弱點也輕易看出來。

  「主意我是有,但要看你能不能承受風險。」





  「說來聽聽。」

  「我的媽咪是一個十分懶的人,向來只對自己喜歡的事有興趣,特別是古物和珠寶。現在這麼晚了,是你行動的最好時機,拿一堆字給媽媽看,至於最下面放什麼,你就自己想想吧!」小寶貝打了個大哈欠,再悄悄看著自己的父親,等待思考中的他。

  可是,司邆笙不明白小寶貝為何要主動出主意,來抗自己的媽。他與書鳳月相依為命,理應會不顧一切向站在書鳳月身邊「你為何要幫我?」

  「這是你欠我媽咪的,當年是你害我媽咪失身,她才……才會……」小寶貝一向聰明,這時突然說話隱含,定是有事不能說,司邆笙唯有問得再深入一點,只想知道當年的事。

  「你母親當年怎樣?」





  「你真的想知?要是想知的話,你就要承受一個責任,一個沉重無比的責任。」

  司邆笙的眼神泛起了一絲真誠和認真,他看著這個小大人,是真心想知道書鳳月的一切。小寶貝年紀小,但也是能看出來,於是他開口說了……

  「當年媽咪被你弄大肚子後,就被家人趕了出家門,一個人無依無靠的在路中走,她曾想過自殺,但她沒有,因為她不希望一個未出生的孩子就這樣沒有選擇權利的死去。你知道這四年她是怎麼過的嗎?我媽咪是生於名門,未婚先孕如此不光彩,你知道她被趕出家門是怎樣的情景嗎?」

  小寶貝嘆氣,再重新把目光投射落司邆笙身上,他被小寶貝的話所感染,頭的角度也愈來愈低落。司邆笙四年間就一直因為此事而自責,他很後悔當年的不負責,卻不敢去找當年的女孩,再聽完小寶貝的一番話,他完全後悔了。

  「四年了,那段回憶本可能從媽咪的腦海中淡出,但你再一次的出現,重新勾起了媽咪所有的黑暗。我會認同你,不只是因為你要負責任,還有是因為你的身份,希望你也會明白我的意思吧!能有我這麼聰明的小寶,你的智商應該也不差。」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