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個月前答應小寶貝的事情,司邆笙還一直在想要如何做、什麼時候動手。但是,每當見到書鳳月臉上隱隱約約的不安思緒,以及想到孕育出現在的過去,司邆笙就不敢向書鳳月提出自己心底埋藏以久的想法。

  「老婆,時間也不早了,不如我們先回公司。你也是去SY吧?我載你。」

  然而,在這半個月來,書鳳月就不敢向司邆笙親近,天天跟司邆笙鬧離婚。如今他邀請書鳳月一起坐車上班,本以為會被拒絕,但沒想到書鳳月好爽快答應「好呀!」

  「就這麼答應?」司邆笙怕是自己聽錯,而向書鳳月再三確定。書鳳月打量司邆笙的臉,他一臉驚訝的,就令書鳳月忍不住笑。

  「很奇怪嗎?反正我們要去的地方一致,我又沒有車牌。你這個地方,方原十量也沒有共交,當然是坐你車好。」





  書鳳月已經很久沒有在司邆笙面前笑了,特別是單純地因為司邆笙而笑,她的笑容燦爛、天然,沒有其他的原因,只是因為想笑就笑。司邆笙一時看呆,而對著書鳳月目不轉睛。這樣發呆的他,書鳳月就忍不住使壞,她用力推司邆笙的額頭,害他差點站不穩。

  「書鳳月,你在做什麼?」

  「點醒你,不然我就要遲到。」

  司邆笙揚起嘴角,一手捉住書鳳月的手;一手摟住她的腰,輕輕在她耳邊說話「你是我的老婆,誰會怪你遲到?」

  「但我不是你們SY的員工,我只是收到委託來鑑寶。我遲到就算你不怪,我還是會減薪的。」





  「那麼辭職,來SY工作,薪金一定比過去的好,打老公工總好過打別人工。或者直接當少奶奶也可以,我可以包養你的。」

  書鳳月臉上泛起一絲絲的紅,並推開了他「誰要你包養!萬一你突然不要我,或惹你生氣,我不就失去了金主,流落街頭?這份工作太沒有安全感了。」

  「你已經是我的老婆,我又怎可能不要你?」

  如果是一般女子聽到有一個男人說這句,她一定會很感動,但書鳳月的過去,已經令她不能再是一個一般女子。


  四年前,家人因為書鳳月被人沾污,有了一個不知從何來的孩子,而狠心把只有十八歲的書鳳月扔出家門。她才剛剛高中畢業,身無半分錢、又沒有一個能看的學位,就白白被趕出家門。她能生存到現在,是書鳳月的血和汗一點一點的努力回來,不然她怎可能一個人養著自己和一個寶?





  親人說不要就不要,更何況是一個認識不久、莫名其妙就結婚的男人,他又怎麼可能會愛護自己一輩子。不是書鳳月不願意相信他,而事實要書鳳月不要相信。她怕有一天,四年前的事會再重現,自己會再一次無家可歸。


  書鳳月眼神飄忽,內心糾結,她真的很害怕,實在受不起第二次的傷害。把一切的交給這個男人,要是他有一天遇上一個更好看又有孩子的女人,書鳳月就會再次被拋棄,到時可能連小寶貝也失去。

  「司邆笙,我們的將來不會是美好的。」

  「為什麼你那麼肯定?」

  「因為我沒有勇氣,我很怕。」書鳳月低下頭,不敢直視司邆笙。他太有魅力了,書鳳月怕再這樣下去,她很快就會沉淪,到時候想要抽身都會很難。司邆笙卻捉住了她的下巴,二人四目再次連起來。

  「就這麼對我沒信心。」

  「我……不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