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鳳月一直都很希望離婚,能提出來的時候、不能提出來的時候,她都一定會說出口。可是,經歷了那麼多次,書鳳月也很清楚司邆笙的答案……「休想。」

  古人云:『失敗乃成功之母。』而在小時候,一定會有看過一個卡通人物的介紹,成功的父親就是努力,書鳳月也是最近從小寶貝的卡通片中看出來的。只要經歷過多次的失敗,以及擁用敢於失敗的努力,自然會成功。書鳳月堅信這一點,而多次與司邆笙提離婚,她總相信成功在近。

  「不給嗎?那我就偏不下車,你能奈我什麼何?」書鳳月把臉別過去,意志相當堅持,不下就是不下,使司邆笙額上的青筋線現出,卻真的奈不了她什麼何。

  堂堂大總裁在自己公司前,低聲下氣去跟自己的妻子說話,就是想她下車。被公司的吃瓜群眾由頭看到尾,他以後如何在公司立足。總裁要在員工面前有總裁的威嚴,不能被書鳳月牽著鼻子走。

  「你別鬧了,我耐性有限。」





  「哼!我耐性也有限,你一天不離婚,我就鬧到天黑。反正現在誰都見不了我,辛苦的只會是你自己。」書鳳月一把話說完,就趕緊把臉別過去,態度相當不禮貌,但這點司邆笙一點也不在乎,他現在更在乎SY的流言,相信現在已經傳遍了。

  司邆笙愈想愈頭痛,而書鳳月就愈來愈得意,更趁著司邆笙不注意時,偷偷一笑。難得司邆笙是處於下風,作為一個沒有病、百分百的正常人,書鳳月當然要趁機踩多兩腳。

  「怎麼了?想好了沒有。」

  「書鳳月,這是你先撩起的,別怪我不客氣。」

  「哇,我好怕呀!」書鳳月敷衍回答,她就是不信司邆笙會把自己拉下車。誰知下一秒,司邆笙就捉住了自己的手腕,她都沒有回過神來,就被司邆笙拉了出車「司邆笙,你……」





  一雙分別了一天都不夠的唇,再次與書鳳月的唇合二為一。深深的纏綿,沒有一個空閒的時刻,可以讓書鳳月說話。在稍微出現空隙時,書鳳月嘗試發出聲音叫司邆笙停下來,卻被司邆笙再次把空隙覆蓋起來,只能隱約聽到她軟弱無力的聲音。

  「嗯……唔……」

  旁人聽到,臉頰都被空氣中的色氣染紅,但人生來就是愛八卦,就忍不住多看一眼,但看到這一幕,他們都不約而同暗先自傷心。一早在公司前激烈一番,就等於免費發狗粮給這群單身狗。

  眼巴巴被瘋狂餵粮,是人都忍受不了。不過,餵粮也要看主人,對方既然是SY的總裁,就算狗粮吃到吐也要把他們拍下來才可以,這個消息一賣出去,肯定能賺一大筆。

  「咔嚓!」





  周圍響起無數的拍照聲,書鳳月睜大雙眼看看,才發現自己已成為眾人的目標,不斷被狩獵。書鳳月用力拍打司邆笙的胸膛,想要司邆筵放手,但司邆笙卻無視正害羞的書鳳月,輕笑一下後,就繼續這甜蜜的深吻。可憐的小綿羊,逃也逃不了,現在後悔也太遲了。


  不知深吻了多久,司邆笙才肯放過書鳳月的小唇,漸漸放鬆抱緊書鳳月的手,卻見本來雪白的小綿羊已經變成了粉紅色,,壞心思就再次跑出來,很想再多作弄她「我家小綿羊真可愛。」

  「誰是你家小綿羊!」

  司邆笙輕笑,再說:「這下子,你的身份就真的坐實了。」

  「過份。」

  「在十個月前,我就很想把你公開出來,但又怕你知道我騙你,所以就一直把你收在大宅中。如今你已經知道了,我就無後顧之憂,可以當眾調戲我的老婆。」

  書鳳月提起手,正要抹去唇上殘留的觸感時,司邆笙竟再次拉近距離,為她多送上一個吻。這是一個不休止的吻,令書鳳月根本無法活動。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放開了書鳳月「要是抹掉的話,別人就不信了。不過你要是抹掉,我就會再吻,直到你不敢再抹。知道了嗎?小綿羊。」





  「我就是要人不信。」

  「偏不讓你如願。」司邆笙輕吻書鳳月的臉頰,剛好書鳳月忍不住打他這個流氓,就出手打他,卻被司邆笙巧妙躲過,再在另一邊的臉上,輕輕落上第二個吻「老婆就這麼主動討吻嗎?放心,你的好老公多多也會給。」

  「流氓。」

  這句彷如是對司邆笙的一個贊美,他笑的很奸詐,恐怕又要再佔書鳳月的便宜,書鳳月的臉就變得更紅。機警的書鳳月為了保住小命,趕緊推開了司邆笙的胸膛,逃亡似的跑進SY集團中。

  「真是可愛。」司邆笙看著書鳳月漸漸遠離的後背,不禁把嘴角上揚,期待再見書鳳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