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能當眾調戲自己的妻子,是人生的一大樂事,特別是自己的妻子是如此可愛的小時候。司邆笙看著漸漸遠離自己的書鳳月,就愈想再見書鳳月,明明才剛分開數秒,但卻像沒見幾天一般。期待的感覺使司邆笙嘴角上的弧度就愈高,心情極為愉快,決定普天同興。

  他在西裝外套的內袋中,掏出一部手提電話來,打給設定為『小希子』的人……當對方接通後,不等對方問好,就直接下指示「今天我心情大好,有上班的只要來祝福我和書鳳月新婚十個月,就有三倍薪金。」

  『總裁,你這是……』誰都聽得出,司邆笙正發情,不惜利用整個SY集團的全體員工,也要讓全世界知道,書鳳月就是他的老婆。希子最近把古代宮斗劇看完一套又一套,他彷彿見到,司邆笙就是那些心機後宮女人,不惜一切要皇上﹙書鳳月﹚投入他的懷中。

  「你沒聽錯,接著做吧!」

  『是!』





  司邆笙把電話掛了,收起了手提電話,再走進SY的大樓中。一路上,不論是女,還是男,都不禁去看他一分,彷彿把司邆笙當成世上最紅的明星,不過司邆笙本人卻沒有在意別人的目光。



  另一方面,第一次來SY工作的書鳳月,走到前台的位置進行登記,並讓職員帶自己到保險庫。可是,職員打量了書鳳月一眼,見她長得如此美麗,就把她當成是為目睹司邆笙而來的女人之一。對書鳳月的態度卻非常不悄,毫無半分笑容。

  「我是收到委託來鑑證的書鳳月。」

  「你這樣一個女人當鑑證?不要被我說中,你是來找我們總裁。」





  書鳳月才剛被他們家的總裁當眾調戲,她有什麼可能看不見。這樣的女人真是讓人困擾,要不是有工作在身,書鳳月也不會專程來聽旁人的冷言冷語「要是你不信的話,等你們家的總裁來,就會知道。」

  此時,除了書鳳月以外,只要是SY員工都收到了一個短信。眼前的女員工一見到這條短信後,對書鳳月的態度頓時一百八十度改變,展露出職業式笑容,站起來向書鳳月鞠躬。

  「不好意思,剛才多有得罪。我這就帶書小姐去保險庫。」

  不會有一個人會沒理由地對一個人態度好,而這位接待小姐改變的速度比光速更快,實在是太恐怖了。不知現在是什麼情況的書鳳月,內心充滿了疑惑,她把頭側一側。腦中左思右想。

  不用多久,聰明的書鳳月大概也能想到,能令她轉變的人,而又是認識自己的人,恐怕也只有司邆笙。不過今次也不是發生什麼大事,能讓接待小姐態度變好,也能方便接下來的工作。





  既然書鳳月也不過是個打工的,書鳳月跟她理論什麼,也指會浪費時間,所以書鳳月默不作聲,就隨著她的帶領。

  可是,這將是書鳳月今天惡夢的開始,很快她就會發現,這間SY集團就跟遊樂園的鬼屋無異。一言一語,彷彿就是鬼魂的尖叫,讓人毛骨悚然,渾身不自在。至於,好好的公司為何會變成『鬼屋』,這個就是要從內部員工共同收到的一條短信開始……



  當書鳳月到達保險庫後,女職員就停下來,沒有立即把門鎖打開,只是向書鳳月微笑,卻什麼都不說。這笑容的背後,絕對是有陰謀,於是書鳳月發問:「是有什麼事嗎?」

  「這個……」女職員後退兩步,再突然向書鳳月九十度鞠躬「書小姐,保險庫的鑰匙不是我們這些小職員能有的。」

  書鳳月是來鑑寶,卻只帶她來到門口,而不帶她進去,這算什麼意思?書鳳月很想直接這樣問接待小姐,但正如書鳳月也不過是打工,當然不會太過為難同為打工的這位小姐,就簡單問一句「所以呢?」

  「只有總裁以及他的貼身秘書才有。」

  她這麼說,也就是只有司邆笙和希子才有,這個也很合理,書鳳月也很自然地點頭同意。不過,書鳳月是要在保險庫裡面才能工作,她不找人開門,又如何進行鑑寶?





  「你不去找人嗎?」

  「不是的,不是的。請書小姐不要責怪我,我不是有意的。」接待小姐又是揮手,又是害怕書鳳月似的說話,使書鳳月更弄不清她到底要說什麼。

  「你有什麼目的,不如直接告訴我吧!」

  她說話時眼睛明顯往左上跑,在過去書鳳月也是讀過心理學的,這就是說謊的表現「書小姐在說什麼,我一點目的也沒有。那麼我有事先走了。」

  女職員跑得很快,書鳳月愈來愈迷糊。自己是來工作,但就偏偏不讓她工作。站在保險庫前,卻什麼都不能做,書鳳月唯有周圍看看,卻見門前竟放有一個信封。書鳳月上前,打開它一看,上方寫著:要是想打開保險庫,就到總裁辦公室一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