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保險庫到升降機的路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偏偏就走得十分艱辛。一路上,書鳳月都被奇怪的目光迎送,卻想不出他們為何以這種眼神看自己,讓人毛骨悚然。她都不敢回看員工,只敢把眼睛放前,一直走到升降機。可是,距離升降機只差十多步時,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書鳳月來不及反應,就撞上了。

  「痛!」書鳳月摸著被撞到地上的屁股,並看向撞倒自己的那個人,沒想到他是自己認識的,書鳳月隨即喚起他的名字「希子,你怎麼在這?」

  「對不起夫人,撞到了你。」希子怕書鳳月受傷,一醒悟對方是老闆的老婆時,就慌張起來,立即向書鳳月伸出手,扶起了她。

  「沒關係,我知你不是有意。」

  靠著希子的攙扶,書鳳月很快重新站起來。這個時候,她想起接待小姐說話,能打開保險庫的人,只有司邆笙和希子。現在希子就在自己的眼前,書鳳月頓時忘記身上的痛楚,眼睛發起光來,向希子展露親切友善的笑容。





  「希子,你在就最好了,這樣我就不用找那個變態司邆笙。」

  「那個……這個……」只是書鳳月一個眼神,希子就明白書鳳月為何把自己看成天使。希子卻迴避了她的目光,支支不語,就是不肯帶書鳳月開門。

  「希子,你是怎麼了?生病嗎?怎麼不帶我去保險庫開門?」

  「那個……」

  「這個那個的,什麼時候開門啦!」希子還是不好好把話說出來,都等得書鳳月不耐煩,她只好捉住希子的手,帶他到保險庫。





  不過,她才踏出第一步,就被希子拉回頭。這次他終於能完完整整把話說好了……「夫人,保險庫的鑰匙不在我手,請先跟我向拿吧!」希子的邀請非常誠懇,但拿鑰匙的工作一個人做也可以,何必兩個人都上去呢?更何況,書鳳月是知道門的設計,那個明顯就是指紋加密碼鎖,要鑰匙做什麼。

  「我在這等你就可以,不過真的有必要用鑰匙嗎?」

  「當然要。」希子的額角都要冒出了冷汗「保險庫一共有兩個門,一個是用指紋和密碼開;另一個是用鑰匙。而且,夫人來了一段時間,都覺得累吧!不如先去休息,我沖一杯咖啡給你吧!」

  面對希子三番四次的邀請,書鳳月再拒絕的話,也不太忍心。反正只是一杯咖啡,跟上去也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所以書鳳月答應了「好吧!但喝完咖啡就要立即幫我開門。」

  「這是當然的。」





  希子按下升降機向上的按鍵,等待升降機的到來,同時為剛才的事鬆了一口氣,卻被書鳳月發現了。出於好奇和疑惑,她便問:「對著我令你很緊張嗎?」

  「不是不是,只是工作壓力大。」

  「工作壓力?莫非司邆笙給你很多工作?」

  對於這個問題,希子也不知怎麼回答。雖然作為司邆笙的貼身秘書,工作量多是必然,這麼多年,希子也習慣,不當是一回事。只是,作為貼身秘書的希子,卻要連司邆笙的家事也要顧上,更成為騙書鳳月的幫凶。

  要希子幫忙騙人,他的良心可是過意不去,但他可是收了司邆笙的高薪,希子絕對不能出賣自己的老闆,唯有在心中默默向書鳳月道歉,希望她知道後不要生氣,真是可憐希子呢!

  不單要機靈,還要及時想出能騙聰明人的說話,叫他如何不壓力大?就連希子想要鬆一口氣,也要擔心被書鳳月看穿,說到底總裁聰明,她的老婆智商也是差不多等級,騙她比平日的工作更難。多麼可怕呢!所以說,秘書不易當,希子也只能默默把不滿和斥罵放在心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