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希子可是收到上司的指示,沒有辦法才做出不利於書鳳月和欺騙她的事,他的良心可是一直受到責備,但實在沒有辦法。希子露出職業性的微笑,引領書鳳月進升降機中「夫人請跟我來吧!」

  「果然又是他。」書鳳月一眼就看穿了希子,對希子的遭遇也只能心感同情。

  只是,希子為何執意叫書鳳月去喝咖啡……應該是執意要書鳳月上去。她或多或少也猜到,只是不知那個人打算做什麼。只怪書鳳月是收到公司委託來SY,不然書鳳月也不會故意中他的計。


  書鳳月來到頂層,也就是司邆笙辦公室所在的樓層,平日都只有高層才會到來,但今天的頂層可以熱鬧得很……不知司邆笙又要做什麼,讓希子引書鳳月來頂層,又不讓書鳳月去鑑寶。反而,把幾乎全公司的人都來頂層。

  大家看到書鳳月的到來,都紛紛拿出手機來,咔嚓又咔嚓,彷彿已經把書鳳月變成一個藝術品,想拍照就拍照。那個閃光燈和他們討論的聲音,都要令書鳳月覺得很煩,於是她向希子說:「希子,讓他們把手機收起來。」





  「這個嘛……」希子再次被難起來,他可是收到指示,不要阻止總裁夫人被拍照的。

  從希子的臉部表情,書鳳月就更加不快,都不知他又打算做什麼,卻遲遲不見人。現在的書鳳月真的很想在人前,把司邆笙罵得連臉都抬不起,只是那種閃光和嗓音,把書鳳月煩得連思考都不願意。

  這個時候,司邆笙用他的總裁專用升降機來到了,一副優柔自在的樣子,就令書鳳月更加煩躁。司邆笙還未開口說話,書鳳月就立即大步走到他的面前,大聲呼喝「司邆笙!你到底想做什麼?」

  誰知,今早耍流氓還不夠,現在還要更流氓。司邆笙二話不說,一手摟住書鳳月的小腰,並在她的額角上落下一個吻。這一幕都已經被不少人拍到,他們更加歡呼起來「總裁和總裁夫人是真很般,簡直天生一對。」

  又一次被人看到被調戲的樣子,書鳳月的臉立即紅起來,用力推開這不要臉的男人,但力氣猶如被抽乾一般,根本就使不上力來,完全推不開他「你這個不要臉的男人。」





  司邆笙輕笑「分別不久又想老公嗎?」

  「誰想你啦!」單單一句話,就令書鳳月的臉變得更紅。可是,她沒有忘記上來的主因,而直接伸出手「快點把保險庫給我開了!」

  「這個恐怕不行。」司邆笙皺起了眉頭,彷彿是書鳳月在為難他似,但其實一切都由司邆笙引起。他指著眼前那群員工,他們每一個人都充滿著滿滿的期待,書鳳月感到莫名的壓迫感,有他們的存在,書鳳月恐怕連一步都走不了。

  「你到底做了什麼?」

  「他們不過是聽聞總裁夫人來了,就過來祝我們新婚十個月快樂。」







  然而,從一開始就知道事實是如何的希子,無法把悶在肚子中的話說出來,身為打工的他只能繼續冷笑。他可是想起今早上班時,就已經收到司邆笙的一個電話。司邆笙讓希子告知所有員工,今天只要來祝他們結婚十個月快樂的人,都可以有三倍工資。

  就是因為有三倍工資,即使是有多喜歡司邆笙的小姐們,都會把書鳳月當成貴客照顧。那位接待小姐的態度,也是因為司邆笙簡單一個『活動』,而一百八十度轉變,可見司邆笙有多高明。間接保護了老婆,不用被別人欺負,又能直接讓書鳳月被洗腦灌輸『自己已是司太太』

  希子看向司邆笙時,為了得到老婆什麼怪事都做得出的他,真是十分可怕。跟他工作那麼多年,都開始對司邆笙的為人改觀。

  「司邆笙,你算什麼總裁!竟然為了迫我承認你老婆的身份,而叫人洗腦式祝福我!你算什麼男人!」書鳳月一眼就看出司邆笙的意圖,不過被看穿的他,毫不驚訝,反而因為有這個可愛又聰明的老婆而高興。

  「不愧是我司邆笙的老婆。」司邆笙這次親吻臉頰。

  「誰是你老婆!我再跟你說一次,我是不會接愛這場婚姻!」書鳳月皺起眉頭,臉容氣鼓鼓「識趣就讓我走。」





  「怎麼可以把別人的一片好意視而不見呢?」司邆笙捉住書鳳月的手腕,把她拉近自己,耳朵靠近嘴邊「要是不跟我進去,你的離婚協議,我見一張撕一張。」

  「你是怎麼知道?」書鳳月一副驚訝的樣子,明明剛才還在生氣,下一秒就換了張臉,都令司邆笙覺得她太可愛了,很想當眾給她一個深吻。

  只是,書鳳月的離婚協議……就要說起是半個月之前。在知道自己與司邆笙結婚後,早就準備好離婚協議,並私自跟律師朋友商討過,也把自己需要簽的位置簽了。如今它一直收在小寶貝房間的一個暗櫃中,卻沒想到司邆笙早就發現了。

  不過離婚協議被發現,書鳳月很快就接受了,驚訝的表情換成自信的一面,還哼一聲笑出來「去就去,怕你嗎?」

  「這樣才是我的好老婆。」司邆笙再次親吻她的額角,然後把書鳳月帶到辦公室中。



  才剛坐下不久,希子就把一位員工放進來,書鳳月頓時吐糟「連祝賀也要排隊,一個一個來嗎?司總,你真是有空,都不知SY是如何有今天的成就。」

  「可能是為了養你,而把從商技能都開發出來吧!」司邆笙露出特別狡猾的笑容,特別的好看,令書鳳月一時抵受不住而別過臉。





  「誰要你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