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個進來的員工是個男,他滿臉笑容進來,向書鳳月和司邆笙先來個九十度鞠躬。抬頭後笑容依然不變,然後左手包右拳,再一連說出好幾個由四個字組成的詞……「祝總裁和夫人,百年好合,永結同心,最緊要就是年生貴子,將來添個男丁,精靈可愛,乖巧靈瓏,還有……」

  為了三倍的工資,這位男職員真是拼命,把人生中所會的四字詞幾乎都說出來,祝福這對新婚十個月的夫婦。可惜,書鳳月愈聽,她身上的雞皮疙瘩就愈多。說真書鳳月很欣賞這個上班族,但作為被逼聽的人,她真的很難去領情。

  男職員說了一半都沒有,書鳳月就無情打斷「好了,夠了。你的話錯漏百出,我聽不下去。先是『百年好合』,不好意思,我和你家總裁關係一點都不好,不可能好合,更何況是百年。再是『永結同心』……」

  書鳳月伸出左手來,每說一項就伸出一隻手指,而說到第二點時,她突然把線視落在司邆笙身上,用以不屑的目光打量,但司邆笙卻沒有任何不舒服,反而樂在其中,很期待書鳳月之後的話。

  「我可不覺得我和你家總裁合得來,我們的心可以永遠結合。然後就是『添丁』,我們早就有個快四歲的孩子,比你想的、見過的孩子都是乖巧可愛,什至比你這個人都要聰明,不需要你的祝福。只是……」





  尖銳的話說到最後時,書鳳月突然停下來,居然板起一張黑臉來。男職工可是被她嚇得身體都不敢發抖,這下子他可是見識到總裁夫人的厲害,現在的他可是多麼想走,但卻連離開原地半步他都不敢,只能眼巴巴地把耳朵張開,聽書鳳月接下來的話。

  平日跟著司邆笙工作就已經夠辛苦,所行的每一步、做的每一個決定都要深思屬慮,比古代後宮生活更加要步步驚心。今天總算聽到總裁發心善,本以為說一句祝福話就有三倍工資,更為了想得到更多而絞盡腦汁想來了『完美』的祝福話,卻沒想到書鳳月不僅不接受,還把它踩到連聽都覺得難受。

  眼前這個總裁夫人,恐怕是比作為惡魔總裁的司邆笙更要可怕。在地上所映出的書鳳月影子,他都能隱約看出,書鳳月的頭上有角了,什至展開了黑色的羽翼。

  「我們的兒子都快四歲,你要是真心來祝福,早就應察覺到你家總裁有兒。我對你這種閒來沒事、貪小便宜,而來祝福的賀詞一點興趣都沒有,走!」

  「是!」





  一連數句的話,令男員工連一個反駁的機會都沒有。臨走前,被指責得狗血淋頭的他,雙腳不受控地跪下來,向書鳳月叩頭。正要站起來時,書鳳月又開口了……「記得,便宜可不是隨隨便便能貪的,想貪也要有能貪的資格。下次還有這樣的事,你可要考慮清楚才參加。」

  「是!」男職員由起身到離開,都是頭也不回,直接用逃亡的速度跑出辦公室。

  看著這堂堂男人,一點都不像樣的模樣,書鳳月的眼神就更加不屑「不就是幾句實話,這樣也受不了,憑什麼在SY工作?當了那麼久上班族,又是你家職員,怎麼就如此不耐罵?想要三倍工資就應該知道不易拿呀!這樣的人不如早日開除。」

  書鳳月嘆了一口氣,然後因為剛才一次過說了太的話,而把茶几上那水杯的水,一口氣喝進肚子裡,滋潤一下喉嚨。雖然書鳳月都是不加思考,有話就一肚子說出來,但她本是無心要令誰不開心,卻造成如刀刺的傷害,書鳳月會在心中向那位職員說對不起的。

  這時,站在司邆笙身旁的希子,就問:「司總,要替你加水嗎?」





  等等……加水?有必要嗎?剛才為止也只有書鳳月喝過水,司邆笙連一口都沒喝進去。書鳳月看向茶几的位置,本來書鳳月和司邆笙面前各自有一杯,但現在兩杯都在書鳳月面前,兩杯邊位都有書鳳月的口紅印。

  得知不小心喝了司邆笙的水,書鳳月立即嚇得身體縮了一縮,在慢慢移動小腦袋看向司邆笙,只見他笑得異常高興,猶如一切都在預料之內。這莫非就是狼捕捉綿羊成功了的喜悅感?感覺書鳳月又一次被司邆笙捉住,被他送到烤箱之中,快要被烤熟了。

  司邆笙拿起了書鳳月剛使用的水杯,那本來是屬於司邆笙,但他一口都沒喝過,這樣也沒有間接接吻。書鳳月是鬆了一口氣,應該又不會被司邆笙趁機戲弄,卻沒想到下一秒,司邆笙居然用唇覆蓋了書鳳月的唇印,然後輕輕舔了杯外的口紅。

  今次真的是在間接接吻,又是舔了的話,有點像濕吻……但不論是怎樣,也是滿分色氣、滿分狡猾,看的人害羞,被間接接吻的人更害羞、更加不知如何直視這樣的他、這樣的動作、這樣的表情。

  「司邆笙,你……」

  「口紅很甜呢!你的嘴巴會不會更甜?」司邆笙放下水杯,漸漸靠近書鳳月。

  在她不知的時候,臉上的熱度早就不能自控,雙頰的顏色已經比杯上口紅的顏色更深幾度。這個害羞的小綿羊,特別可愛,實在太想現在就吃乾摸盡。只是小綿羊未熟,這樣就吃,就會壞了羊的味道。司邆笙只會先忍耐一下,背再次靠向沙發。

  這次,司邆笙不亂來,總算讓書鳳月安心,但心中竟有種無法形容的悸動。她目不轉睛看著司邆笙的唇,唇上印了點口紅,變得紅通,書鳳月的腦中滿是剛才間接接吻的畫面……明明已經喝了水,但唇還是乾乾的,喉嚨也一樣。





  「想要被吻嗎?」司邆笙又忍不住調戲這可愛的妻子。

  書鳳月直勾勾的看著,合起了唇又張開了一點「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