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犯愁了,只是隨便找人打聽了一下就知道張明輝的確很厲害。

    根據閆胖子所說,張明輝很有可能是受那些非主流混混所托來對付我的,然而在我吃飯的時候,張黎心才結結巴巴地開口,說她早就認識張明輝了。

    我嚇了一跳,問她到底是怎麽回事,張黎心低著頭:“當初高一的時候,他追過我很多次……我沒有理他,應該是最近我一直和你吃飯被他看到了,他才這麽生氣的。”

    聽明白以後我才回味過來,不由得苦笑一聲,真是紅顏禍水啊。

    不過張明輝怎麽會喜歡上張黎心呢?說真的,我們學校美女不少,和張黎心平分秋色的我都見過很多個。





    看出了我的疑惑,張黎心紅了臉:“我打工的時候,有一次張明輝喝酒喝醉了,我幫他買了杯奶茶,他就開始糾纏我了。”

    我有些無語,這還是真是一次浪漫的邂逅啊。

    張黎心急忙擺手:“你……你別誤會,我不想幫他的,我只是老板的要求,還有他當時很可憐……唐森,我不是因為他有錢,我……我還是想和你一起吃飯。”

    我哭笑不得地擺擺手,我怎麽可能會這麽小氣,不過這個張黎心的思維方式也太幼兒化了。

    從一開始我就发現她自卑的心態很不對,再加上她一直拒絕我去她家,我忍不住開口了:“黎心,我們認識這麽久了,你能告訴我一下你家的情況嗎?”





    張黎心張了張嘴吧,最終低下了頭:“對不起……我不想說。”

    我點點頭,這時候,張黎心忽然哭了起來:“對不去,你是不是不高興了……沒關系的,我……我不會陪張明輝的,唐森,我相信你,我可以不回家一直陪著你的,你……你想幹什麽都可以的。”

    這句話也太有歧義了,我差點一口小米粥噴出來,我急忙說沒關系,不過張黎心一直在哭,過了很久我才把她的眼淚哄了回去。

    吃完飯後我才意識到,張黎心一直沒有手機,就帶著她到了學校外面隨便買了一個智能機,這個家夥頓時像得到玩具的小孩子一樣,激動的臉蛋紅撲撲的:“唐森,謝謝你!我賺了錢會還給你的!”

    我笑了起來:“沒什麽,我把手機號存在里面了,有事給我打電話!”





    “恩,我只記你一個人的手機號!”

    張黎心乖巧地點點頭,忽然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咿咿呀呀地叫嚷著快要上課了,拉著我就向學校沖過去。

    看著這個乖巧的家夥,握著那軟綿綿的小手,我的心里一片溫馨,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讓這個可憐的女孩兒繼續受委屈!

    第二天中午,我讓張黎心自己去吃飯,閆胖子找了十幾號人,我們都拿著棍子,浩浩蕩蕩地沖向了小樹林。

    不管張明輝是為了紅毛還是為了張黎心,我都要解決他!

    到了小樹林後我就看到張浩輝正和五六個人在那里,靠著樹曬太陽,很是放松。

    五六個人對付我們十幾個人?這家夥這麽有信心?

    我有些疑惑,走近後頓時不疑惑了,這五六個人全都一米八的個頭,身上全都是橫肉,胳膊上的肌肉和閆胖子的大腿一樣粗。





    我們都傻眼了,張明輝笑了起來:“來了?不錯嘛,找了這麽多人。”

    幾個人都站了起來,這一下看起來更高了,我們雖然人多,但都是一米七幾的弱雞,就像是一群綿羊面對著五六頭狼一樣,看上去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閆胖子已經有些发抖了,我深吸了一口氣壯膽,上前一步:“張明輝,我從來沒有主動招惹過你,可是你自己找我的麻煩,就別怪我了!”

    “呵呵,沒招惹我?”

    張明輝的臉色很冷:“打了我的兄弟紅毛,搶了我看中的女人,你還說沒招惹我?”

    我咽了一口唾沫,我居然已經無形中雙管齊下招惹他了。

    “你們這幾個人,我只對付唐森,沒你們的事兒,想回去的就走吧,我張明輝保證不會找你們的麻煩!”





    這時候,他忽然看向我身後的人喊了一嗓子。

    這家夥是在擾亂軍心,我頓時大驚,身後的人也開始有了一些騷動,閆胖子裝著膽子吼了一聲,他們才終於安靜下來,居然沒有一個人走。

    “不錯啊!”

    張明輝的眼神中露出一絲欣賞:“那就開始吧!”

    我們身後的人都不敢出手,我想了想,我畢竟是老大,應該身先士卒,我握緊了棍子,看著最中間的張明輝,大吼一聲朝著他頭上砸了過去。

    張明輝笑瞇瞇地側了一個身子就躲開了我的攻擊,然後擡腿踢在了我的小腹上,我只感覺一陣劇痛,整個人跪倒在地上。

    隨後,張浩輝直接擡腳踩在了我的頭上:“小子,你太嫩了!”

    這種姿勢屈辱到極點,我掙紮著要站起來,可是後腦勺像是要炸裂一樣,我根本掙脫不開,這時候閆胖子忍不住了,大吼一聲草泥馬沖了過來。





    十幾個人沖上來和張明輝的五個人亂作一團,我也趁機脫身,撿起了棍子朝著他腿上掃了過去,張明輝依舊輕易躲過,一腳把我踢倒在地。

    我不撿棍子了,抓起一把塵土灑在了這家夥的臉上,張明輝大罵一聲,一邊捂著眼睛一邊後退,我看到有機會,急忙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石頭沖過去,剛想砸,就被另外一個人一腳踹開。

    他們居然還有人?!

    我驚訝地看向了四周,发現我們帶來的十幾個人有一多半都倒在地上呻yín,還有幾個人苦苦支撐,眼看就撐不住了。

    這群壯漢這麽厲害?!這才剛過了幾分鐘,我們的人就倒下一多半了?

    我驚呆了,張明輝已經恢覆了視線,明顯暴怒:“小子,不錯啊!我今天就廢了你!”

    他大罵著沖過來,我急忙逃跑,卻被身後的人一腳踹倒在地。





    我剛要爬起來,張明輝拿起我的鐵棍砸在我的頭上,我眼前一黑,身體一軟就倒在地上,我還以為我昏過去了,可是只是暫時性的失去知覺,隨即而來的是無盡的疼痛,我抱著腦袋在地上大叫,張明輝卻依舊拿著鐵棍在我身上不斷的砸著。

    沒多久,我們這里就連最壯的閆胖子都只能挨打了,所有人都倒在地上,還有幾個人見勢不妙逃走了,終於,張明輝收了手。

    我看著身邊的殘兵敗將,和閆胖子對視一眼咧嘴一笑,完敗了。

    張明輝蹲在我身邊,拍了拍我的臉:“小子,這次給你個教訓,讓張黎心乖乖地陪著我,不然的話,我讓你癱在床上一輩子!”

    他朝我臉上吐了一口唾沫,轉身就走。

    我們都在地上抽搐了一會兒,然後被閆胖子攙扶起來,對視了一眼,互相扶著回到學校。

    路上沒有人開口說話,士氣低迷到了極點,張明輝太厲害了,我們根本不是對手。

    我們還沒進班級,我就看到一個女生走過來,臉色緊張:“唐森,張黎心被欺負了!”

    我嚇了一跳,帶著人走過去,才发現張黎心在幾個女生的陪同下正前往醫務室,她的衣服被撕破了,身上全是擦傷。

    我看了看自己身後的人,沒臉去見她,這時候之前的女生湊在我身邊說,中午的時候沖進來幾個壯漢,把全班的男生都震住了,然後把張黎心叫了出去,沒多久就傳來了衣服撕扯的聲音,張黎心拼命呼救,把教導主任引來後才得以解脫,那幾個學生自然被停課回家反省了。

    我握緊了拳頭,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十幾個張黎心的未接電話,打來的時間,我正在挨揍。

    看著這個緊張的女生,我問她是誰,她瞪大眼睛看著我:“你之前還抓了我的胸,你忘了?!”

    居然是當初那個紅发非主流,現在染成了黑发,我還有些認不出了,不得不說,還是黑发清純一些。

    不想太多,此時閆胖子湊在我身邊:“小森,咱們認慫吧,我問了,今天來得及個人只是張明輝的幾個稍微厲害點的手下,還有一大波體育生都跟他混呢,咱們根本不是對手啊,找葉姐幫忙吧!”

    一群人都嚷嚷著要找葉姐幫忙,我看著身上的傷,又看了看不遠處哭哭啼啼的張黎心,再度握緊了拳頭:“不行,我們必須自己解決!”

    閆胖子不住地抱怨,說我們沒辦法解決,我正在发愁的時候,忽然看到了不遠處正在諷刺地看著我的陳楓,我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終於笑了起來。

    我看向了閆胖子:“放心,我有辦法對付張明輝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