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晴毫無疑問地看到了我的動作,我嚇尿了,急忙沖了出去。

    非主流不滿地嚷嚷:“真是的,那就下次再讓你抓吧!”

    我回頭瞪了她一眼,此時林晴轉身已經走遠了,我走了好一會兒才追上她,舔著臉問她怎麽來找我了。

    “你不知道今天是什麽日子嗎?”林晴看著我,眼神有些失望。

    我仔細想了想,頓時一拍腦門,兩天前林晴生日聚會,那今天就是她的生日啊!





    因為張明輝的事情,我已經把林晴的生日忘得一幹二凈了,此刻她不滿地看向我:“我媽和你爸雖然回不來,但是我媽媽訂了好多好吃的回家,你爸也給我買了很多禮物,我想讓你回家看看,但是不好意思,沒想到我打擾你的好事了!”

    說到最後她的口氣仿佛要殺人一樣,我急忙苦笑著解釋求饒,林晴一路上都沒有理會我,我哄了半天,嘴皮子都磨破了她才看向了我:“那個女生是誰?”

    這家夥果然在乎,我就說是一個普通朋友,我連名字都不認識,剛才只是在和我鬧著玩。

    “普通朋友就能……就能讓你摸那種地方嗎?”

    林晴瞪了我一眼,良久才嘆了一口氣:“以後別這麽鬧了,萬一……萬一你讓人家懷孕了怎麽辦。”





    我黑了臉,只好解釋我們真的什麽關系都沒有,良久林晴才半信半疑地放過了我。

    回到家後才发現,後媽和父親真的買了很多好東西,甚至還買了最新款的平板,我眼紅不已,林晴笑嘻嘻地白了我一眼,一整天都在和我嘚瑟。

    我卻有些心不在焉,閆胖子中途給我发短信說張明輝接收了挑戰,還說會帶著三個人晚上在小樹林等著我們。

    事情已經成了定局,閆胖子貌似找了二十多號人要對付張明輝,全都帶上棍子,我就不信這麽多人還整不死他。

    當天吃過午飯,林晴就伸出了腿:“傷還沒好,幫我擦藥!”





    我看了一眼她的腿,傷疤都開始脫落了,露出了里面白嫩的皮膚,我急忙坐在沙发上,把她的腿放在我的腿上,輕輕地塗抹。

    林晴不在乎我的舉動,低頭玩著手機,我卻是能嗅到她身上的香味,再摸著觸感極好的皮膚,忍不住產生了反應。

    我急忙深吸了一口氣,壓抑住自己內心的悸動說塗完藥了,沒想到林晴換了一條腿:“繼續!”

    然而,她的動作很大,換腿的過程中頂了一下我的某個不可描述的部位,我們兩個人同時身體一顫,然後我尷尬地低下頭。

    林晴瞬間放下手機,收回了雙腿:“你……你居然有反應了!我再怎麽說也是你……是你妹妹,你真是個變態!”

    這個家夥可不是什麽乖乖女,我急忙求饒:“沒辦法了,你太漂亮了,又不是我親妹妹……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林晴詫異地看了我一下,然後才嘟起了嘴:“算了……我原諒你了,以後……以後要是有反應了不要被我发現。”

    這次輪到我詫異了,這家夥怎麽這麽好說話了?要是之前一定會殺了我的。





    林晴的臉色紅潤,卻依舊沒有罵我,這讓我感覺很奇怪,我不是賤骨頭,但是她最近對我的態度太反常了,簡直好到離譜。

    “你……你看什麽看!變態!”她白了我一眼,砸吧一下嘴:“我說我的內褲怎麽總是丟!”

    我黑著臉解釋,說我絕對沒有拿你的內褲!林晴白了我一眼,罵了幾句又不屑地看著我,好一會兒她忽然伸出手摸了一下我臉上的傷痕:“你最近經常打架對不對?!”

    我點頭承認,林晴冷下臉:“我不想看你打架,我不想看你當一個混混,可以嗎?”

    這讓我犯難了,那麽多高二的人都在追隨我,如果我撒手不幹,張明輝他們不會放過我不說,整個高二的混混都不會放過我,況且現在天黑了,我們已經準備陰張明輝了。

    看出了我的猶豫,林晴瞇起了眼睛:“你該不會今天就要去打架吧?”

    我連忙反駁,說這怎麽可能,內心卻是叫苦不堪,林晴半信半疑地看著我,然後嚷嚷著要我幫她洗腳。





    這個家夥想一出是一出,我乖乖去弄洗腳水,然後手機響了,閆胖子有些無語問我怎麽還不去,我們的人都準備好了。

    我愧疚地說我不能去了,閆胖子的聲音有些低沈:“好吧,我總感覺情況不對,你看著點手機,如果出事的話就讓葉姐來幫忙!”

    我答應下來,閆胖子雖然膽小,但是他的直覺應該不會錯,難道真的要出事?

    我搖搖頭不敢相信,此時林晴已經在催促了,我急忙把洗腳水端了過去,這個家夥就像一個公主一般讓我伺候她。

    我一邊握著她白嫩的腳丫,一邊思考著接下來的事情,林晴則是紅著臉不知道在想什麽。

    就在此時,她忽然踹了我一腳說水涼了,我還沒去換水,林晴忽然叫住了我:“你……你今天是不是真的想摸那個女生啊?”

    我一楞,看著林晴那認真的神情,只好點頭:“我確實忍不住了,畢竟我也是個男人。”

    林晴罵了一句變態,嘟囔了幾句,忽然擡起頭:“你要是實在忍不住就別找她了,我……我可以……”





    她還在猶豫,我頓時跟打了雞血一樣興奮:“你可以幹什麽?”

    “我可以剁了你,把你變成太監!”

    林晴瞪了我一眼,我沮喪不已:“我還以為你可以讓我摸呢!”

    “你……你想什麽呢,變態!”

    林晴繼續踹我,我笑嘻嘻的說:“你讓我摸我還覺得吃虧呢,那麽小,我還不如摸我自己的!”

    我看了一眼她的平胸故意搖頭,林晴臉色一紅,拿起一旁的平板就砸了過來。

    我嗷嗷叫著逃跑了,說我去買點菜準備明天的早餐,然後直接沖向了學校的小樹林。





    跑了沒幾步,閆胖子的電話就來了:“小森,別來了……咱們完了。”

    丟下這句話他就掛斷了,我聽到了電話那邊貌似又罵聲,心中一緊,握緊了懷中的刀子沖了過去。

    到了小樹林以後,我就看到一群人倒在地上,全都是我們的人。

    我找到了閆胖子,他坐在地上很是狼狽:“張明輝他們人手一把刀,我們以為他不敢動手,沒想到他一刀就把一個兄弟的胳膊給劃破了,現在人送到了醫院。”

    我看到了地面上的血跡,心中一顫,這個張明輝真的敢殺人?!

    這時候,張明輝帶著三個人,每個人一只手拿著啤酒瓶,一只手墊著刀走過來,見到我,他直接笑道:“不錯啊唐森,還想陰我?也不看看我們經歷過多少次這破事兒了?你一個小崽子能陰了我?”

    幾個人都在大笑,我們的人全都垂頭喪氣地不說話,我低下頭,這下麻煩了,我們完敗,今後的日子應該不好過了。

    “明天,我明天就會當著你的面找人幹了張黎心!”

    張明輝擡起刀沖著我比劃:“你不是牛bī嗎?放心,我會好好玩玩她,讓你看看那種事是什麽樣子!小孩子,到時候我可以允許你在一旁自己用手哈……不對,你要忍不住可以把你妹妹叫過來,她長得不錯,咱們可以一起玩!哈哈哈……”

    一群人哄堂大笑,閆胖子暗淡地低下頭不說話,他們已經徹底失去了反抗的念頭。

    我深吸一口氣,拿著刀子就沖過去,這是我們最後一次機會了。

    張明輝早就料到我會突然過來,他擡起腳就踹在了我的胳膊上,水果刀被踹飛在一旁,我整個胳膊仿佛要斷了一樣,但是沒理會,狼狽地從地上爬了起來,繼續沖過去。

    張明輝拿著刀沖著我胸口刺過來,我只是冷笑,像是個瘋子一樣沖著刀尖向前跑。

    “唐森!”

    閆胖子一陣驚呼,我沒理會,就在刀尖即將刺到我胸口的時候,張明輝罵了一句扔掉了刀子後退幾步。

    我笑了起來,這個家夥果然不敢殺人,他剛才只是在嚇唬我們。

    我一個前撲就沖到了張明輝的身上,一拳砸向了他的太陽穴,他整個人倒在地上,其余三個人要來幫他,我拿起刀子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別他媽過來,他不敢殺人,我敢!”

    所有人都震住了,我擡起拳頭,像是瘋了一樣地砸在了張明輝的臉上,他起初還想反抗,但是隨著我的拳頭越來越重,隨著我拿起了一塊石頭扔在了他的臉上,他終於不敢反抗了,滿臉是血地蜷縮著。

    我像是一頭失去理智的野獸,一拳一拳地砸著,張明輝倒在地上大罵卻無濟於事,我的拳頭上漸漸地染上了血跡,眼前一片模糊,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累了,看著周圍眾人震驚的目光笑了笑,收回了拳頭,撿起了刀。

    “一起玩?想幹張黎心?!”

    我舉起刀,對準了他的喉嚨:“老子現在就幹sǐ你!”

    我拿著刀就要刺下去,心中沒有一絲猶豫,這一刻的我如同原始的野獸,只剩下了嗜血的念頭。

    張明輝的眼神里終於露出一絲恐懼,張開嘴就要求饒,一旁的閆胖子大罵著讓我收手,我卻忘記了一切,雙眼通紅,水果刀瞬間落下。

    “唐森!!”

    這時候,我忽然被一個軟綿綿的身體從背後抱住了,一個哭泣的聲音傳了過來:“別打了……別打了,回家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