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馬克士威妖

項愛急著了解研究所內的情況,他問了數個問題,Alice也利用彈珠的震動回覆他。

﹝天幸和雪梅也被困在這研究所嗎?﹞【Alice:Positive】

﹝第一幅圖畫已應驗了嗎?﹞【Alice:Positive】

﹝妳們在短時間內是否安全?﹞【Alice:...Positive】



﹝請探測一下彈珠所在的水管路徑,是否能到達我這邊的排污管?﹞大概等了五分鐘,彈珠有了回應。【Alice:Positive】

﹝妳能感應到我前方石牆的意識嗎?如果我在這邊的石牆上刻字,妳能直接感應到石牆上被寫了甚麼?﹞【Alice:Positive】

﹝聽好了,我的身份已被發現,正藏身在離這研究設施不遠的樹林處,但好消息是身體似乎每24小時便能生出一顆新彈珠。現在我已多了一顆“切割珠”,這切割珠是朝向破壞力方向專門化的,它甚至能挖洞和在石牆上刻字。﹞

項愛游近石牆並把切割珠黏上,便開始指揮它的移動路徑,切割珠沿著石牆往下移動至深水處,它按照指示在水中的牆壁上高速地自轉和行走,約半分鐘時間,已在石牆上刻出了一個約5米邊長的正方框。

﹝從我的視力感應到了吧?這小傢伙能從內裡突出鋒利的尖刺,高速轉動時就像個切割器。它的破壞力也驚人,即使鋼板也能輕易地被鑽出洞來,而且我試過把它拿在手上使用也不會受傷,它的尖刺懂得選擇性地回避。﹞



﹝往後我會命令彈珠們聽從妳們的指示,妳們可以利用這排水管道,讓彈珠潛進研究所作為武器使用。﹞

﹝在危險到來前,我還希望能多生出一些彈珠,我們四個可以利用這石牆作為留言板溝通。雖然可以簡單地命令切割珠去攻擊某物或某類人,但它似乎不懂寫字,不過這不算大問題,控制它在牆上移動來刻字不難,就像在小畫家程式上劃字般容易。我會把眼球彈珠依付在離岸最遠的碼頭石支柱上,利用夜視功能,大家便能看到石牆上的文字。﹞

﹝不過要先設法通知天幸和雪梅,讓她們得悉能分享這些彈珠能力,妳可以辦到嗎?﹞【Alice:Positive】

只見彈珠已開始在複雜的水管中擇路前進,項受沒去打擾Alice操控,只靜心觀看彈珠的走動,因為只有她才能透視到排水管道迷宮般的結構。彈珠游走到另一個房間馬桶的排污管內,它也不露出外面,透過震動在排污管中發出了聲音,彈珠靜止了一段時間,然後又再度移動起來,項愛感到這移動方式和之前不同。

﹝這流暢的移動方式很熟眼啊...妳命令彈珠聽命於天幸了?她的意識有進入眼球彈珠了?﹞



彈珠沒有震動,還是在水管四處奔走,項愛才想起Alice現在無法對彈珠作出命令。

太好了!還好之前她們兩人都操控過彈珠,才能這麼快察覺到彈珠的存在。項愛收起天幸的彈珠操控權,並命令彈珠再度聽命於Alice,接著彈珠便朝著另一個方向急速滾動,很快便移動到雪梅房間內的馬桶排污管。

Alice反覆地透過震動彈珠,使排污管發出微弱的聲音。由於天幸本來便知道彈珠的功能,所以剛才她一聽到聲音便認出了彈珠子,但要讓雪梅察覺並不容易。就如項愛第一次使用眼球彈珠的情況,他是有了想要看到喪屍女人的念頭後,才連接上彈珠的視線;雪梅的情況也一樣,只要她有想要查看水管內部的念頭,便能連接到彈珠的視線。

Alice在震動過彈珠後便把操控權交給雪梅,項愛則每隔一段時間又把彈珠震動一次,花了20分鐘,才終於看見彈珠被雪梅不自然地移動起來。項愛馬上把彈珠操控權交給Alice,,便見彈珠向著研究所外項愛所身處的碼頭下方排水管道進發。

眼球彈珠在水管內跑了約5分鐘,終於到達項愛身旁的排污管,由於管道的出口離岸很遠,項愛操控切割珠把排污管弄出一個小缺口,使眼珠彈珠能跑出來。項愛把回收到的眼球彈珠黏在碼頭遠方的石柱,使它能透過夜視功能看到石壁上的“留言板”,便把兩顆珠的操控權交給Alice。

四人成功建立了聯繫方法,她們的溝通方式是由Alice控制著兩顆彈珠,當她感應到天幸或雪梅想要查看內容或刻上留言時便把操控權交給對方,天幸或雪梅使用完彈珠後,便馬上把操控權都交回給Alice。

當然雪梅是在看過了項愛在石壁刻上的“彈珠功能說明”和“聯繫規則”才弄明白這個方法,也才知道項愛的能力不只是千里眼這麼簡單,她也透過石壁的對話認識了Alice和天幸這兩人,以及共制會這個組織。

項愛平安無事讓雪梅很高興,Alice感應到雪梅對項愛的愛意,有點後悔已把他的處男之身奪走,不過雪梅也非完壁,減少了Alice的罪咎感。Alice要求雪梅更詳細一點描述她的重組能力,於是雪梅便簡要地把她所知道的都刻在石壁上。



【雪梅:我的能力是把物件重組為舊貌,重組時該物件會像倒退般回到原狀,有效範圍約半徑1000米。但不同對象所能恢復的時間限制都不同,小物件和死物能重組的時效較長,我有在月曆上打交叉的習慣,試過能把月曆退回到一年前的狀況;但生物的時效限制則非常短,我能夠把家裡的愛犬倒回到5秒鐘前,也試過對學校的喪屍女人倒回5秒,以及把Alice和拷問員倒回10秒,後果是四肢無力和全身發熱。】

【Alice:多謝妳救了我!看來妳能倒退的時間還有進步空間,有沒有試過重組大小相約的死物,但時限差很多的?】

【雪梅:像USB硬盤雖然比月曆小,但只能回到半年前。因為我是在家裡測試,也發現若 物體曾離開家裡超過半徑1000米,會因為距離的問題而無法倒回,但那USB硬盤我一直都是放在家中。】

【Alice:那麼我大概明白了,妳發動能力時所花費的能量應該和對像物所携帶的資訊量相關,發動能力時所消耗的是你身體內的能量,和三號實驗品...曹小威的立體打印能力有點像,而妳的能力極限應該是無法把已死的人重組回舊貌。】

Alice認為雪梅發動異能時所消耗的自身能量,並不只是和重組時需要用到的材料量有關,還與對象包含的資訊量成正比,而這異能的極限則和熵值有密切關係。

已有不少哲學家提出過“整體大於各部之和”的概念,以七巧板作例子,七塊小木板能組成不同的圖案,無論是是七塊散亂地放著的小木板也好,或是構成了類似房子、馬匹、雀鳥等圖案的七巧板也好,它們的物理材料也只是用了七塊小木板。

那麼從所需用到的材料為考慮,可以計算出無論是任何排列形式的七巧板圖案,它們都是相等的,因為它們都是不多不少地以七塊小木板作為構成材料。但只要細想一下,構成了房子圖案的七巧板,似乎比七塊散亂地放著的小木板多了些東西,也許這房子還包含了砌圖者的想象力以及在堆砌圖案時所花的氣力。



現在來個假設,若這個房子圖案不是由一名砌圖者拼出來,而是七塊小木板被不小心掉落在地上時,剛好形成了這個美麗圖案。這圖案沒有花費任何砌圖者的心思和力氣,那麼它能算是和另外七塊散亂地跌落在地上的小木板沒兩樣嗎?

房子圖案仍然是比散亂圖案多出了一點東西,即使沒有經過任何刻意安排,房子圖案還是無中生有地多出了一些新資訊。因此,不能說用上完全等量的材料,重組出來的整體便會和原先的散亂材料是等價,這多出來的部分,我們給它一個名字,叫“整體湧現性”,常見的例子有雪花的圖案和白蟻的巢穴。

雪梅在重組物件時,她並沒有創造出新材料,所用到的材料零件和重組後的整體是等量的,那麼她所花費的能量或精神力,很可能都是花在補充那整體物件的資訊。

雪梅的身體能量有限,需要透過進食和休息慢慢補充。如果她的異能真的是透過花費自身能量去補充被重組物件的資訊,以及假設她身體所擁有的資訊量,和其他人身體所擁有的資訊量都差不多,那麼她的能力極限,便是無法讓一個死人復活,這是因為熱力學第二定律定明宇宙中的熵總是朝著增高的方向前進。

根據熱力學第二定律,如果將一顆冰塊放進熱水中,那麼你會預料冰塊將開始解凍,熱水開始降溫,你不會看到熱能往反方向轉遞,使熱水變得更熱,冰塊變得更冰。熱能永遠都從高溫處往低溫處傳遞,不會跑錯邊,而且在達到熱平衝,即溫差降為零之前,這過程不會停止,當然對生活上已習慣了這種現象的人來說,也許會覺得這現象是沒甚麼值得爭議的。

第二定律表明,一切物品都會逐漸耗損、冷卻、鬆馳、衰老和退化。就像一個營火,我們只會看見濃煙向外四散,木材漸漸被燒成灰燼;我們不會看見煙跑向木材堆收攏,營火裡的灰燼也不會逆燃燒變回木材,但為甚麼這類過程是不可逆?為甚麼沒有顛倒過來的例子?

要說明這個現象,便要解釋“熵”這個概念。熵是用來衡量一個系統的“隨機程度”,簡單點也可以當成是系統的“混亂程度”。一副洗亂了的啤牌,明顯是比較混亂和隨機,“熵值”便比較高;而一副剛開封的全新啤牌,它的花式和順序都已排好,比較有秩序,它的“熵值”便比較低。

“熵“也可以用來衡量一個系統使用能量來“作功的能力”,可作功的能力越強越多,這個系統的“熵值”便越低。例如,一顆沒有電量的電池“熵值”便較高,因為它已不能作功,一顆充滿電的電池“熵值”較低,我們可以利用它來作功一些需要用到電力的產品。



按照這個原則,上緊發條後的玩具“熵值”較低,它儲存了能推動玩具動作的能量,但發條鬆掉後玩具的“熵值”便逐漸變高。一隻精密手錶的“熵值”較低,因為它能作功計算時間,但散落為各種混亂金屬小零件後“熵值”便會變高。

宇宙中的熵必定是向著增高的方向發展,這是不可變的定律。

也許有人會說看過“熵值”變低的情況,例如用小零件組裝出來的一只手錶;但別忘記,鐘錶匠得費很大的勁去製作手錶,這使他自己的熵值增加了許多。充能一顆電池使它的熵值降低,過程需要借來外界的電力,發電廠的作功過程產生很多廢能,這些廢能增加了大量熵值,比充滿電的電池所減少的熵值高得多。地球經過46億年的演化後生物變得複雜和多樣化,使地球本身減低了熵值,但其實還是有負責作功的物體,太陽經過46億年的燃燒消耗了很多能量,為宇宙增加了大量熵值。

總之,越是複雜的結構,或儲能較多的東西,熵值便越低。 越簡單的結構,或儲能較少的東西,熵值便越高。若你要作功去降低某物件的熵,便必定會提高了自身的熵,而在這過程中,付出會比收獲的更多,所以宇宙整體的熵一直都在提高,這是預期宇宙最終會熱死寂的常用理據。

因此,即使雪梅耗盡身體能量,以致身體分崩離裂,也不可能透過她的重組異能使一個人死而復生,即使是一命換一命也不行,否則便違反了熵定律。雖然如此,要從研究所殺條血路逃出去,除了要借助項愛的彈珠能力,雪梅的重組能力也可以幫上大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