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逃脫計劃

Alice把她這些想法透過石壁解釋給各人知道,雖然她對這推論有點信心,但心思也開始越來越混亂。

我用意識間碟的能力確實感應到我們的構造已和正常人相當不同,但像雪梅那種能力,她並不只是像馬克士威妖般能把系統的熵減低,還要把對象物配置到從前的狀態,當中的原理已很難用物理解釋。

原子裡還有原子核,所涉及到的中子、質子和電子的位置及數量必須非常精準,才能達至電荷平衡及形成想要得到的物質,再細分的話,還有各種夸克和費米子,以及一些人類尚未發現的物質,要把這一切布置得洽到好處到底要花到多驚人的計算量!?當然她是需要進食來補充身體能量,但還是難以斷言第二定律有沒有被推翻,食物能攝取的能量不會很多,不可能完成這種龐大的運算工作。

按我之前的想法,意識掌管著基因的突變方向,目的性地把身軀突變為新的生物設計,因此新物種出現了各式各樣的能力。阿愛的能力雖然強橫,但他只是像繁殖殷生出了新的生命體,並非難以理解,但無論是我、天幸或雪梅的能力,都很難想像有一種生物構造能作出這樣的功,這世界應該還有更多未為人知的原理。



雪梅在發動重組能力時,物體會有往後倒退的現象,比較像一個逆轉的過程,這原理只會出現在化學合成這類微觀世界。她把微觀世界的一套用到宏觀世界,已關係到時間是不是真的存在的問題,第四維也可能不再是時間,曹教授怎麼會不對此感到興趣?他已知道得更多?

無論如何,現在四人總算是有了聯絡方法,各種部署也方便了很多,曹教授一直提供假情報給共濟會,慣於玩弄資訊的他,也想不到這次要對著Alice這個情報高手。

雪梅很喜歡馬克士威妖的概念,即使這精靈在原意中應該是一副不耗能的永動機,但她還是決定把她的能力命名為“馬克士威妖”。按照部置,雪梅成功欺騙了發動馬克士威妖的時間限制,當研究人員要求她對小物件進行時間倒流時,她同一時間也對大量外邊的海洋生物發動能力,直到10秒內無力倒地為止。因為她全力發動異能後便會發熱暈倒,這種生理現象使研究員以為她對任何目標使用馬克士威妖的極限也只有約10秒鐘時間。

Alice也教了天幸如何作畫以騙過組織,她偷看了組織為天幸預設的研究日程,把研究員會對天幸用到的小道具加進新畫的圖畫裡,即使研究員在觀察室看見天幸的圖畫後作出改變,他們也無法確定是不是自己改變了未來。

項愛則回到了藏身地點,能以石壁溝通後,他已不用再親身去研究所,他的任務是注意休息和生產彈珠,彈珠出生後便控制它從水路匯合到碼頭下方,那邊有些小魚和貝殼類生物,彈珠們也不愁吃渴。



Alice的意識間碟能力為整個逃脫計劃發揮著重要作用,她每天偷聽曹教授所收到的共制會指示,以及他之後對科研人員作出的指示,她比曹教授更早得悉研究人員的工作進度,並把科研人員的研究成果向同伴匯報,也一邊留意著三人的能力有沒有穿幫。

當然,Alice最主要的工作還是為逃走計劃作準備,她盗取了控制室的主計算機、儀器裝置和電子門的密碼,熟記如何在控制室操作電子閘門的開關,期間又摸清了特工的暗語、人手部署和換班時間,並學習槍械的使用技巧,甚至還學會了操作停靠在碼頭旁的快艇。若不是因為生命受到威脅,這裡對她來說還真是個樂園,這被人研究的工作就如達文西所說般是份優差。

日子又過了兩天,外面的世界已出現變化,香港在兩天內竟出現了約20宗突變案例,都是些失去理性的物理強化突變種,新聞舖天蓋地的報導讓市民人心惶惶。大部份的特工都被調動到外面去,市民的關注讓回收變得很困難,曹教授也被組織質疑其報告,他無時無刻都在忙著對組織解釋。

四人一直利用石壁作溝通,一部份石壁上被刻上了各種密碼以及建築物的構造和路線地圖,一部份用作留言,這石壁被彈珠反複磨去填得滿滿的文字對話,不知不覺間已被抺去了很多層,本來平滑的石壁已變成一個大洞口。

經過商議後,他們決定也要救出其他新物種。



1號樣本有野獸般的思維以及強烈戰鬥意慾,他們放棄把這頭猿人救出;2號樣本Helen是個心地善良的人馬女孩,3號樣本曹小威有強烈的復仇意念,但本質還是個正義的孩子,他們決定把2號和3號一併救出,但暫時不打算把彈珠能力透露給他們。

在這期間,項愛又新生了兩顆彈珠,他把這兩顆彈珠作出機動力的專門化,並命名為“移動珠”。 移動珠的體積還是和其他彈珠相同,它的外型像一個包著了微型太陽的透明圓球,太陽的表面有著不停地晃動和爆裂的火炎,這使整顆彈珠都是一遍火紅色,一副充滿能量的樣子。

專門化機動力的移動珠自然是有著驚人的速度,項愛作過測試,指示這珠子作全速移動,它在沒有載重的情況下,不用1秒鐘便跑了數百米,在它行經的地方甚至還留有焦黑軌跡,項愛用肉眼只能捕捉到其掠過的影子,這速度也許比得上時速600公里的高铁列車紀錄。

移動珠可以有兩種用法,其一是可以讓兩顆移動珠分別黏附在左腳底和右腳底,乘載著人體來移動,操控者的感覺就像穿了一雙自身有動力的溜冰鞋,速度雖因載重而降低,但還是能比美一輛跑車,當然這珠子也是跟腳板保有一微米距離,否則腳板可能一下子便被剝開了。其二是可以結合其他彈珠來使用,項愛打算讓它們與切割珠及眼球珠結成鏈子。

切割珠的破壞力已很足夠,但缺點是缺乏視力,它是透過微量感光能力和對空氣中化合物成份的分析來理解附近環境,很接近沒有眼球的原始生物。它在醫院擊殺特工和在石壁內挖洞是利用了項愛的意念來取得環境資訊,但要是它獨自到了一個項愛也不了解的陌生地方,行動起來便很艱難。

於是項愛嘗試把眼球珠和切割珠黏在一起行動,發現兩顆彈珠能彼此分享資訊,而且行動一致,它們成為了一個由兩顆珠子合成的新個體。由於新組合同時擁有視力和破壞力,項愛可以讓這組合獨自深入未知的敵陣大肆破壞。

為了讓它的行動更快,項愛決定了把第三和第四顆彈珠作移動力的專門化,並把這三種珠子黏作一條鏈子,這組合以兩顆移動珠作底部,眼球珠在中間,切割珠在頂。這串燒四兄弟便成了一條會擺動的鏈子,有了自行導向,快速移動和強大破壞力的功能集於一身,這殺戮武器將會是特工的惡夢。

之所以弄出兩顆移動珠,是考慮到在必要時,操控者也可以喚回兩顆移動珠踏上,作高速移動來逃生,甚至是在任何360度的地型攀爬,雖然被彈珠黏引著這樣跑會有像坐過山車般的眩暈感覺,但在某些特定情況這能力可救回自己一命。



可惜作準備的時間比預期中短,由於異變事件忽然暴增,Alice從曹教授意識中得知,共濟會可能要換人接手研究,教授失勢後打算提早進行病毒的試驗,以及在組織接手前殺掉所有實驗品並帶著研究資料逃走。他們知道曹教授打算在第四天晚上毁滅樣本,便打算等到第四天中午項愛再生出一顆彈珠後隨即行動。

就在第四天早上,特工有了收獲,他們找了一段時間也找不著項愛,便連公路上的監視畫面也不放過,終於發現了項愛的藏身地點並立即派人去包圍。

Alice感應到研究所內的特工通訊,知道特工已發現了項愛的藏身地點,她急忙在石牆發出警告。

【Alice:特工發現你了!快逃!】

此時四顆彈珠都在碼頭之下,第五顆彈珠則估計差不多要生出來,項愛也不招回彈珠,讓它們優先保護天幸和Alice,他要逃跑是趕不及了,只好藏身起來。

【項愛:我現在馬上便去藏起來!放心好了,只要Alice和天幸能保住命,那樣我和雪梅都不會出事,彈珠都交給妳們操控了,大家小心行動!】

Alice仔細探測特工的位置,以及控制室的狀況,見大部份特工都在用膳,也有一部份出發去了找項愛,似乎現在已是最適當的逃走時機。



【Alice:雪梅,在心裡倒數五分鐘後便開門吧,我現在便控制彈珠向控制室出發!】

Alice說罷即操控彈珠串沿水管飛奔,彈珠串在最接近控制室的洗手間馬桶中爬了出來,接著又轉移到上方的通風管道繼續前進,並移動至控制室頂上的通風口位置。在特工不注意的情況下,彈珠串沿著通風口往下爬,潛進了控制室內的間隙中等待時機。

﹝1分15秒、1分14秒、1分13秒...。﹞

只要操控室被壓制,不但能控制了研究所各區的催眠氣體排放,也能控制所有電子門鎖。要阻絕其他樓層的特工調動,必須半分鐘內鎖上樓層通道的電子門,然後利用彈珠串,清理逃生路線上剩餘的特工。

﹝25秒、24秒、23秒...。﹞

就是現在!Alice命令彈珠以最快速度殺掉控制室內的特工,彈珠串領命,那底部的移動珠動作甚快,轉眼已黏到其中一名特工身上。各彈珠的動作配合得像一條蟲子,只是這條蟲子的速度是快播了好幾百倍,作為頭部的切割珠鑽進那特工的大腿,然後從特工的胸前再度鑽出,那名特工只見身體受了致命傷在噴血,但他連自己是受到甚麼攻擊也不知道。

控制室有六名負責各種專職的特工,卻都來不及反應,即使他們的動態視力經過嚴格挑選,但也無法看清這是彈珠,只能看見一條像蚯蚓般的黑影在飛馳。這串彈珠在控制室內四處亂舞,他們的身軀一個接一個被貫穿倒地,最後一名特工被殺時,他甚至只來得及走了兩步和大吼了一聲。Alice有感彈珠的可怕,但同時已命彈珠衝往另一邊的飯堂去殺光裡面的人。

﹝15秒、14秒、 13秒...。﹞



彈珠串離開控制室,沿路又秒殺了一些特工,接著便撲進飯堂,這裡有近40名特工和科研人員,他們看見門口一桌的特工被一道黑影攻擊,那黑影像切菜般輕易地在這枱特工的身上鑽來鑽去。在場的特工像見了鬼地怒吼和瘋狂射擊,但這裡空間陝窄,彈珠在枱底下四處奔走,他們的射擊也沒甚麼效果,只能看著一個接一個的組織人員忽然血噴如注後便倒下,再沒甚麼能比得上這種恐佈。

﹝3秒、2秒、 1秒...!我要發動能力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