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變種聯盟

 在囚室走廊駐守的特工已跑向飯堂增緩,只剩下一名特工正在留守。雪梅對五個囚室的十道鋼門同時發動馬克士威妖能力,十道鋼門就像競馬運動的開閘般整齊地被打開。這沒花掉雪梅多少力氣,這些鋼門擁有的資訊量不多,1小時前因著運送午飯給樣本的緣故都曾被打開過,把它們都倒回至1小時前的狀態並不困難。

雪梅、Alice和天幸都早有準備,她們一起從囚室衝出了走廊,那名正在把守的特工被嚇一跳,正欲舉槍指向眾人,即被雪梅以馬克士威妖能力沒收了槍支。原來這名特工把守這條走廊,按規定需要來回巡行於走廊兩邊的盡頭,大概10分鐘便換邊一次,雪梅簡單地把槍支倒退幾分鐘,那衝鋒槍即從特工手上飛脫而出,向著它過去的位置極速倒帶,雪梅還讓它剛好退到Alice的位置便停下,Alice二話不說即提槍把特工射死。

眾人分工合作,Alice跑往人馬所在的2號囚室,雪梅和天幸則跑進了曹小威的3號囚室,雪梅見曹小威的手腳被鎖在椅子上,她再度運起馬克士威妖能力,曹小威椅上的手扣和腳扣都被還原至尚未上鎖的狀態。

只見曹小威還不知道發生何事正在錯愕,天幸便對他說:「我們都是被這個組織抓來的人,發現你也是被組織抓了進來便把你一起救了,我們現在趕快逃跑!」曹小威看見天幸美麗而神秘的外貌,玲瓏的赤躶身體自然而無邪,他感覺猶如看到了在森林飛舞的小精靈,竟在這緊急關頭看得入神,卻已被天幸的小手拉著往外逃。



他們離開3號囚室後,已見走廊前正站著Alice和2號囚室的人馬Helen,Alice正在感應四周環境。

「大家都集齊了,那麼等下再跟兩位解釋發生甚麼事,都先跟著我到控制室!」

這地下第九層的區域間格,區分得像一個英文字母“E”,這英文字母“E”的三線橫線分別是三個長方形的大區間,而那垂直線則是把三個區間連接起來的一條長長的走廊通道。

最頂的區間是一列十個房間的樣本囚室,亦是她們正身處的位置,從一號囚室旁的大門離開後,轉90度角便進入了走廊,走廊有升降機以及兩邊盡頭的樓梯可以通往上層,另外便是有三道通往各區域的大門。

第二橫行的區間是一列“實驗室”和Alice想要佔領的“控制室”,最底橫行的區間則是一列“食堂”、”休息室”和“武器庫”,彈珠正在那邊殺戮著本在用膳和休息的組織成員。



雪梅正想用能力打開通往走廊的大門,卻被Alice阻止。「如非必要,能力省著用。」Alice在剛剛被殺的特工身上搜出了通行證,她在電子鎖上刷卡後,便輸入已記住了的密碼,然後抬起特工屍體對照了電子鎖上的視網模掃瞄,樣本囚區通往外面走廊的大門便被打開。

升降機通道剩下三名特工在把守,一名站在通道的正中間,其餘兩名則分別站在走廊兩邊盡頭能通向樓梯的位置,他們正忙著向上層特工請求支緩。由於圖畫預言了項愛和雪梅不會比Alice及天幸早死,雪梅便有持無恐地直接衝出了走廊,三名特工未及反應,手上的槍支即又被雪梅用能力沒收過去。

雪梅、Helen和曹小威把槍支接住,便馬上向特工猛烈射擊,當中只有上了速成課的Alice在射擊時比較準確,其餘人卻都是在亂槍掃射,但她們還是成功地把三名特工都幹掉。

眾人全力奔跑至通向第二區域的大門,只怕隨時有增緩從升降機或樓梯趕到,停留在這位置不太安全,雪梅便直接使用能力開門。只見第二區內有不少伏屍,這些負責把守的特工是在彈珠趕往食堂的時候被順手殺掉,Alice掃瞄到前方沒有活人,大家便直接向這區域盡頭的控制室跑去。

雪梅在老遠便先用能力把控制室的門打開,騎著人馬的Alice沒幾秒便奔馳至控制室,她下馬撲向控制板面,依記憶輸入關閉電子門的指令,並把整座研究所的電子門都鎖上。接著她又對主計算機下達緊急狀態指示,激活了各種自我防禦系統後,便向逃生路線以外的區域都釋放出催眠氣體,美中不足是緊急狀態會觸動警告鳴聲,各層人員在聽見後都慌亂地去找防毒面具,這當中也包括身在第八層的曹教授。



這時其他同伴陸續趕到控制室,Alice見計劃成功,即臉帶微笑向身後各人作了個單舉姆指的手勢,現在研究所內的特工都被分散地困在各樓層,一些來增緩的特工也因升降機已被鎖死而出入不得,眾人暫時已沒有威脅。

雪梅不忘把地上屍體的衣服倒回至還沒染血前的狀態分發給眾人,她們終於也不用再赤躶狂奔。

Alice感應到雪梅和Helen都不禁在比較著自己的平凡乳房和她的巨乳,她對女人這種天性也見怪不怪,便不好意思地趕快套上外衣,雪梅一直在意被人直接看見身體,她是最快一個穿好了整套特工軍服。曹小威還算是對性事感到不好意思的年紀,他進到控制室後便低頭不看著各人,把衣袖和褲腳捲上了很多回後,也算是勉強穿好了外衣和長褲,Helen和天幸因為構造和身高關係只能穿上衣。

「妳們的能力都很屌啊!」曹小威神情興奮,他沒想到世上還有這麼多能人異士,這一路的逃走過程又是相當爽快,他對剛發生的一切十分驚嘆。

「妳們的救命之恩我不會忘記。」 Helen也是一臉高興,她對前來相助的人心存感激,又見這幫人似乎都是奇人異士,便好奇地向雪梅問道:「我還以為妳是像磁力王般能把铁吸引過來,不想連衣服也能吸,妳的能力是甚麼?」

「嘻,我可以把物件重組,退回到較早時間的狀態;Alice的能力是可以感應到任何生物、死物以至周遭的環境;這孩子是天幸,她有絕對準確的預知能力。」

「哦?那麼妳們剛才提到的彈珠是誰的能力?」

這回是天幸自告奮勇搶著向兩人解釋。「她們在說的彈珠是小宅宅的能力,他把彈珠借了給我們,現在還在外面,至於妳們的能力,愛麗絲姐姐已透過意識間碟能力知道了。」



「原來在外面還有支援!?這威風啊!你們是類似變種聯盟那種組織?我就知道這世上應該還有同類,異能人又怎可以被那他媽的人類組織當畜牲研究!」曹小威對研究人員恨之入骨,他真想把研究所的人員都殺光,包括其父親曹教授。

「我們就只有四個人,不是甚麼變種人聯盟。」Alice 感應到曹小威看上了天幸,便又對這男孩說:「天幸她沒有戰鬥能力,她的安全便交給你保護了,別說我不提醒你,天幸不喜歡人粗言穢語。」

「這個就不用說,我可是個男人,保護女孩是我的天職!這個組織害我也夠多了,我和妳們站在同一陣線!」這少年卻又變得臉紅耳熱對天幸說:「妳不用怕這幫壞人,我一定會帶妳逃出去。」

「謝謝,你真勇敢,還是個大好人!」天幸微笑著向曹小威表示感激,她雖對這少年沒有任何特殊情感,但已不知不覺地從Alice身上學習了操控男性的技巧。

食堂那邊的殺戮已近尾聲,內裡的特工已所剩無幾。Alice快速地教了眾人怎樣安全使用槍械、持槍姿勢和射擊技巧,又收集了控制室內的彈夾,Alice和Helen選用了穾擊步槍,雪梅和曹小威則選了較小巧的衝鋒槍,連天幸也拿了一把手槍。

Alice特別對曹小威和天幸作叮嚀:「雖然在一些國家也有你們這年紀的人在上戰場,但這不是打遊戲,記得遵照我剛才提到的安全守則來使用。」

天幸馬上便答應。「我會記著的,曹小威你也要記著別亂開槍喔!」



「我不姓曹!我沒那種父親,妳...以後叫我小威好了。」

正在地下八層的曹教授戴著防毒面具,非常狼狽地透過組織高層的視象,得知他已被格職,並需依組織的安排在離開這研究所後到某地方退休。他憤怒地把顯示器摔破,從保險箱中取出了未經實驗且尚未完成的合成病毒樣本,他清楚組織根本沒有格職這回事,被棄用的成員最終都是被殺。他痛恨組織要奪取他的一切,便把病毒劑安裝進注射槍,然後刺向自己身體,一滴不漏地把病毒都注入體內,他情願讓自己變成怪物或被病毒殺死,也不可能將研究成果平白送給組織。

卻說項愛在樹林石壁的洞裡躲藏,這藏身洞內還被挖出了一個小孔,讓他能從洞內偷看外面的情況,他只見特工包圍了他的偽造藏身地點,並從外圍向該位置猛烈掃射。

﹝這不太好,他們不想要活捉嗎?難道是策略改變了?﹞

他看到彈珠串發揮了驚人的威力,正在研究設施內屠殺著共制會的人員,便推斷出Alice那邊沒有問題,他和雪梅現在還是非常安全,而且今天的新彈珠也快要出生。

雖然特工們在假地點找不著項愛,但還是繼續四處搜查,他們不竟是這方面的專家,透過一些不顯眼的痕跡,不久便發現了項愛的真正藏身洞穴。他們知道這人有可怕的近戰能力,自然是不敢從地道探身進去,便把這洞穴團團圍住,並取出了手鎦彈想要扔進去,項愛不想他們居然連談判的機會也不給,便大喊投降。

項愛舉手從洞內爬出,現在只好先讓特工任意麻醉活捉,若天幸成功逃出,同伴可以往後再想辦法救他。「我投降了!不會有任何反抗!」

特工收起了手鎦彈並命令項愛轉身,項愛便依從了指示轉身背向一眾特工,卻不想一名特工隊長隨即下令向項愛射擊,這射擊用的不是麻醉飛標而是實彈!



啪啪啪啪啪啪──

一輪短促的槍聲過後,大量子彈慣穿了項愛的身軀,他的前胸和腹部等重要部位都中了致命槍傷,他大失預算地看著自己身上被子彈貫穿的傷口,只能一臉難以理解地以微弱的聲線自言自語。「這不可能,是甚麼地方出錯...圖畫...」一名特工上前,在項愛的腦門補上最後一槍,項愛的身軀便隨著搶聲跌倒在地上。

剛欲離開控制室的Alice,忽然臉色發白地停下腳步,她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跌坐在地上,眾人見狀便上前查看她發生了甚麼問題,曹小威急著要離開便率先問道:「大姐妳怎麼了?我們不是要逃出去嗎?」

Alice似乎在反覆試著集中精神到遠方,然後又像是失敗了地暗自搖首,她激動地拍了數下地板。「怎麼可能!?彈珠全部都失效了!」

「為甚麼會忽然失效?阿愛他怎麼了?」雪梅被Alice的舉動嚇著,她憂心地向Alice查問。

「他死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