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十刀流的綠巨人

在白石貨櫃場外的樹林洞穴,項愛看見身邊特工無故消失,便想到這現象必定是由於雪梅的能力所致,但雪梅為甚麼要對他使用能力?難道是為了要把他從被特工包圍的危機中救出?他想要了解研究所的情況,便嘗試接通白石貨櫃場的彈珠,卻驚覺那邊沒有任何彈珠作出反應,它們都已消失得無影無踪,這讓他感到不安和奇怪。

彈珠被消滅了?它們的戰力強橫,似乎不是那麼容易被組織消滅。另一個可能性,便是作為本體的我已死了一次,然後被雪梅運用能力救活,白石的彈珠因為我的死而失效,所以我才無法感應到它們。只是放眼遠處都沒有看見任何特工,若是按這麼遠的消失距離來估計,我死去的時間應該很長,這不是超出了雪梅的能力極限?

項愛正想間,感覺到今天的彈珠正要出來便翻開手掌查看,沒多久便看到肧胎彈珠一如以往地從手心鑽出。他心想既然還能生出彈珠,便可以確認貨櫃場的彈珠並不是因為他失去異能而消失,不管這是由於作為本體的他曾死去,又或是彈珠遇上強敵而被消滅,失去彈珠的同伴肯定正處於危險。

項愛跑往偽造蔵身地點找到了“他的”單車,發現性能尚且完好無損,即踏上單車向研究所駛去。他還沒離開樹林很遠,已聽見貨櫃場那邊傳來了宏亮的猛獸吼叫聲,當中還夾雜著猛烈的槍聲。



那是甚麼野獸在怪叫?聲音很可怕啊!唯一能發出這種吼聲的生物,應該是Alice曾提及過的那頭猿人,但我們沒打算要救牠,是甚麼原因讓牠被釋放出來了?不好! 逃走計劃沒有在順利進行,我得要趕快去幫助她們!

項愛趕到貨櫃場的外圍,便看見前方正在激戰,一頭滿身染血的猿人正被猛烈射擊,地上也佈滿了被撕得四分五裂的特工屍體。猿人最初被抓時,身體的變化還沒完成,特工很輕易地把牠麻醉後便運回研究所;現在牠已完成了物理演化,不但麻醉標無法刺進牠體內,連槍彈也沒法對牠做成致命傷害,特工們正處於劣勢。

項愛見所有特工的注意力都集中到猿人身上,竟沒人留意從後趕到的他,便稍稍地向遠離戰線的碼頭方向跑去。他發現原來的地下研究所竟變成了一個巨大洞穴,不禁驚惶失措起來,他只能假設這裡曾被戰略性武器打擊或是啟動了自爆裝置,同伴很可能已屍骨無存。但他又想到雪梅在對他使用能力時理應活著,而他在被倒流重組後卻沒有聽見任何爆炸聲,眼前的景況著實讓他大惑不解,便靠近到洞穴邊緣探頭查看,只見洞內一片漆黑,似乎有相當深度。

洞內各人一直注意著上方動靜,她們馬上便發現了從洞頂缺口探頭查看的項愛,即向他大喊要取得彈珠控制權。項愛雖然沒法看見黑暗中的各人,但也認出了Alice和天幸的聲音,猜到雪梅仍活著,他高興也來不及,沒絲毫猶疑便命令彈珠聽從天幸的指示。

天幸控制彈珠沿著洞穴土壁朝貨櫃箱前進,在她的操控下這彈珠就如秋名山中的AE86般流暢,整個行走過程不曾浪費半點時間,她在接過彈珠後便馬上轉交給小威,並滿心期待地看著他。「快來看看!這就是小宅宅的彈珠!你能打印出多少顆?」



小威摸索了彈珠幾把,便察覺到它的結構與別不同,不禁愕然:「這小東西果然厲害!雖然體積細小,但感覺起來竟是如此精密。」

Alice在水中喊道:「因為它是借著異能所誕生的生命啊!別研究了,我們要靠它逃上去,能打印多少便多少吧。」

小威難得有用武之地也不再遲疑,即發動能力開始進行立體打印,只見他雙眼射出兩道彩光,彩光在其身前兩米處慢慢織出了一個小圓點,這個小圓點越變越大,花了三分鐘後圓點終於化作為一顆肧胎彈珠。小威感到體力和精神力都被花掉大半,他不敢相信地氣喘如牛。

天幸急忙把彈珠都拿到手上觀看,果見兩顆彈珠都是一模一樣。「真的打印出來了!幹得好小威!」

「這是甚麼怪東西?比我過往打印過的都難搞!現在已有兩顆彈珠,我們趕快逃命吧!」



這時洞穴內的水位已貼近貨櫃頂端,Alice便把雪梅一起拉上去休息,雖然冰冷的海水讓雪梅有所降溫,但還是能看見Alice的雙手已被灼傷。

「我本來也只是賭一把,不想你真的能把它複製出來。」Alice滿意地騷弄著小威的頭髮卻又說:「兩顆移動珠足夠我們逃出去了,只是我們也需要武器,你能再造一顆嗎?」

「喂喂大姐!妳別跟我開玩笑!這珠子沒妳想像中簡單,印這一顆都快把我累死了,還說想要再印另一顆?」

「我感應過組織對你做實驗時的情況,你的身體應該還沒到極限,剛才殺掉一大幫特工也只是靠一顆切割珠,我們上到地面便要靠這武器了,你無論如何也試試看吧。」

小威看著不斷上升的水位,又聽到特工在外面的慘叫,天幸又以期待的目光看著他,實在感到為勢所迫,便把心一橫說:「行了行了!要是我失去知覺妳們可要記得救我出去。」

小威再度發動立體打印,才剛開始沒多久便感到相當吃力,兩道彩色光線就如啟動舊式光管般閃爍不定。他正要放棄,卻聽見天幸不斷喊著加油,只好認命地把精神力推至極限,這使他全身都發出了痛楚。

「啊呀呀呀呀──!」

小威痛苦地大叫起來,小圓點終於完全化作彈珠,他長嘆一聲,便軟弱無力地跪坐在地上。



「太捧了!你不是成功了嗎?」

「還好說!妳比那些研究員的要求更變態啊!雖然我很想要臭駡一番,但現在連站著都沒氣力了!」

Alice哈哈大笑,以她的招牌動作用力拍了小威的肩膀數下以示加許,即便向上方大聲喊道:「阿愛!我們需要兩顆移動珠和一顆切割珠!」

項愛發現洞穴下忽然多了兩顆珠子,猜到是小威運用能力複製出來,也是嘖嘖稱奇,這小孩將是他的無敵拍擋,便決心要把他救出來。他馬上跟從Alice指示,對三顆彈珠作出機動力和破壞力的專門化。

三顆肧始彈珠在眾人面前化作了兩顆火紅珠子和一顆銀白色珠子,移動珠的火紅光芒在這陰暗環境顯得耀眼,Helen如欣賞珍寶地說:「這就是彈珠的專門化?好漂亮的珠子!這些小東西能殺那麼多特工?」

「它們還能做很多事情,只要得到阿愛授權,妳們都能操控這些彈珠,踏著移動珠來行動需要一些技巧,對初學者會有點難度,天幸先上去,妳們便看著她來學習吧。」

天幸自信地應諾了一聲,便讓兩顆移動珠依附在腳底,專心一致地操控彈珠移動起來,只見她踏著彈珠衝向洞壁,眼見將要撞上去,卻巧妙地轉為以90度角沿著洞壁繼續往上方前進。地心吸力拉扯著天幸的上半身,使她感到腰部很吃力,便索性把右腳的彈珠移到右手掌心拍在牆上,左腳屈起撐向土壁,右腳則踏在左腳板上,換了個面向牆壁半坐的姿勢。



靠著彈珠牽引她的手掌和腳板向上爬升,她發現這姿勢最為省力,就像被直升機的吊索緩緩地拉起一樣,但為了身體不被劇烈碰撞,移動速度也不能太快,她花了近五分鐘到達項愛所在的洞穴缺口。項愛伸手把她抓上來,這小女孩終於能逃出生天,不禁喜悅地一把抱緊項愛,但她也沒有忘記洞內的同伴,即命令彈珠回去接應其他人。

「喂喂大姐,這看來很費勁啊!這不像在牆壁上走動,而是被硬生生地拉扯上去,我現在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怎可能爬得上去?」

「嗯,這種移動方式確實還需要改進,但你看天幸不是成功了嗎?現在水位都到你的胸前了,不想被浸死便全力往上爬吧!」

「好哩知道了!攀爬時有甚麼要注意?」

「沒有其他建議哩,你一直想著“屌那媽,頂硬上”便好了!」

小威聽罷不耐煩地“呿”了一聲,但也只好硬著頭皮踏上彈珠出發,他的操控技巧固然比不上天幸,但初次運用彈珠的他技巧也不比其他同伴差,唯一不足是沒有力氣。他學天幸那樣把彈珠黏附在右手和左腳板,曲起雙腳讓彈珠拉引身體上升,在這過程身體難免不時撞向牆壁,但他早把衣服在左手上捲了數圈,護在胸前以抵消和牆壁之間的碰撞。維持這姿勢比想像中費力,他的四肢已麻痺得快沒感覺,但總算是比天幸多花了兩分鐘時間便到達洞頂。

彈珠被送回到洞底,接著便是Helen出發,本來眾人最擔心的是她的構造能否順利逃上地面,不想她竟主動要求把雪梅帶上。Helen的馬身健碩而且四肢有力,強化過的腰部也能支撐她以90度向上前進時身體不致倒吊,她把雪梅抱在胸前,彈珠黏附在她的兩只前後腳滑動,另外兩條腿則快速跑動,竟一溜煙地沿著牆壁往上直跑,沒花一分鐘便跑上洞頂。

Alice是最後一個離開洞穴,用的也是天幸的方法,眾人就這樣靠著彈珠匯合起來,往下回望,洞內已有超過十米水深。



可惜沒有慶祝重聚的時間,她們看見猿人快要殺光地面上的特工,便往碼頭方向跑去,卻發現因為地型被扭曲,快艇已飄出碼頭有50米之遙。這裡只有Alice懂得駕駛快艇,她正欲跳下水中游向快艇,卻聽見猿人已向著這邊吼叫。

項愛小心翼翼地觀察著猿人,他向Alice輕聲問道:「雖然有聽妳提過,但卻沒想到這頭猿人會這麼強,牠是甚麼東西?」

「這是頭被暴力支配理性的新物種,與被食慾支配的喪屍不一樣。」

「那有甚麼分別嗎?」

「要說分別…便是牠不會有尋找同伴的想法,也不會因為地上有很多食物而放棄攻擊。」

「是無法談判的意思吧?能感應到牠的身體構造有甚麼弱點?」

「無論是爆發力和堅硬程度也無可挑掦,牠的速度也很快,你把他想像成握著十把日本刀的綠巨人便對了。」



項愛吞一吞口水,就實戰來說,他們六人除了Helen跑得較快,以及他的三顆彈珠,其餘的都只是普通人,被這怪物碰一下恐怕都要四分五裂,要跟牠戰鬥豈不是死定?

「牠只算是一頭動物,我試試利用彈珠分散牠的注意。」

「別指望了!牠對小目標沒太大興趣,我們要一邊戰鬥一邊想方法逃出大海。」

猿人跟特工戰鬥過後渾身是傷,全身被槍擊和歩槍用鎦彈打得血流處處,但這傷勢沒對牠構成大礙,現在反而更像一個殺得性起的狂戰士,在吼叫過後便衝向碼頭。項愛見眾人無防備之力,雪梅和小威又沒法行動,若猿人打進來恐怕是死傷一遍, 即踏上兩顆移動珠,以右手握破壞珠,衝向正在接近的猿人。

項愛的目的是要把猿人牽引過去,便讓移動珠全速突入作主動攻擊,他從左邊靠近猿人,看準時機一掌打在猿人腿上使勁拉動,切割珠在粗壯的大腿上全力鑽刨,連槍彈也無法有效打擊的猿人肌肉,竟被彈珠硬生生地切出一道傷口。按正常人的身體比例,這道傷口就像被雕刻刀深深劃了一刀,猿人自然是痛得叫天。

猿人痛楚之餘也驚訝於這種破壞力,便全副精神應戰項愛,再無瑕理會碼頭上的各人。牠在被切傷的同時,轉身以利爪打向衝到身後的項愛,項愛眼見巨爪快速迫近,急忙操控移動珠閃開,剛好躲過了這一下致命攻擊。

項愛驚魂未定地把距離拉開,心想要是剛才被猿人抓個正著,這血肉之軀恐怕要被橫腰切開兩段。移動珠的優勢是不論前後左右,都能以極快的速度起動,從靜止至全速基本上不花時間,這讓項愛在速度和靈活性上取得優勢,但他的運動神經無法百分百運用移動珠的性能,踏上後更是發揮不到兩成。這場戰鬥就像是一個能一擊KO對方的重量級拳手,對著一個只靠著邊打邊跑來賺取點數的輕量級拳手,項愛要是不留神被猿人打中便必死無疑,這情況不容他樂觀。

要有效運用彈珠,便需以彈珠串的組合來攻擊,但現在尚不是合適時機,他要以自身作餌把猿人引離開碼頭,在確保同伴安全後才找機會改變攻擊模式。還好猿人猛追趕著他,他閃過了幾次攻擊,漸漸已把猿人引開。

猿人沒再注意碼頭上的眾人,Alice便想要跳進水中游向快艇,卻見旁邊的天幸忽然仆倒地上,小威見狀竟不知從那裡又生出氣力,走在Alice前急忙把天幸扶起,連連喊道:「喂喂!妳沒事吧?別嚇我!」

Alice也探頭查看,只見天幸雙目虛無,也無法潛入她的意識,還好天幸在10數秒後又醒了過來,便讓小威照顧著她。「妳們看好天幸,阿愛無法抵抗太久,我先去把快艇帶回來,妳們要小心。」

「不!姐姐先等一下!」天幸痛苦地揉著腦袋,好一會才抬起頭來。「先不要理那快艇,想辦法把猿人引進洞穴裡!不然我們會死!」

Alice感到愕然,想此番說話必是與能力有關。「天幸,妳是感覺到甚麼嗎?剛才有發動了能力?」

「不知道,但我剛才好像聽見聲音,感到事情會是這樣發展。」

「我相信妳!這應該是預言能力!」Alice雖然心想盡快逃出碼頭是最合理的做法,但比起理性行動,還是相信天幸的預言較好,但要怎樣吸引那猿人掉進洞內?

「我也相信天幸,想辦法把那頭猿人引進洞穴吧!剛才看過牠的動作,我能勉強幫忙!」

在另一邊,項愛仍在跟猿人纏鬥,猿人的連番抓擊都落空,便索性以飛撲攻擊起來。項愛有驚無險地避開了撲打,只見猿人因衝力而跌倒地上,粗大的手臂橫放在他面前,便不放過機會上前一掌打在這手臂上,又成功地切出一道傷口。

原來猿人也不笨,見追不上對手,便找機會吸引項愛接近。牠沒有閃開攻擊,反而用力撥出正被攻擊的手臂把項愛打飛,正常來說,這一撥足以把項愛打飛至老遠,若時撞上牆壁恐怕內臟也會被震得碎裂,還好項愛馬上讓移動珠後退,把這道力量卸去不少,但仍被打飛到10米開外並在地上滾了數圈。

這正是猿人目的,牠連忙翻身,即便撲向跌倒在地上的項愛。項愛大吃一驚,只見利爪已近在眼前,要完全避開攻擊已無望,便急忙以移動珠調整身體,在原地轉了半圏。這一擊打不中身體要害,卻有一個爪子直刺進了項愛左臂,項愛深怕猿人接著要拉動爪子砍向其他身體部位,即忍痛讓移動珠拉下身體,爪子便從他的左肩膀上切出。這寬大的傷口馬上便噴出血液,但項愛還來不及感受到痛楚,便見猿人正要打出下一拳。

啪啪啪啪啪啪──

猿人正要追擊,冷不防被子彈掃射,子彈打中牠的雙眼,迫使牠急忙以雙手保護著臉痛叫。猿人的一只眼睛被打得無法張開,牠憤怒地轉頭從指縫探看,只見Alice騎在Helen身上,像個遊騎兵般來了助戰,兩人手上都持著步槍,身體以衣服繋緊在一起,不停向猿人的頭部射擊。

猿人無故被打瞎一眼怎能不氣炸,牠雙腿使勁躍起直撲向她們,Alice專心感應猿人想要作出攻擊的時刻,並以腳踢及早提醒Helen,Helen像羚羊般跳躍起來,以美妙的姿勢閃開了猿人的猛擊。

Helen的實力不弱,半人馬身軀兼具了馬匹的耐力,獵豹起跑時的爆發力,以及羚羊的閃躲靈活性,她巧妙地避過了攻擊後便往外逃跑,跑得比歷史上的任何一頭“超班”馬還要快。猿人不服輸地追著她,但作出的攻擊總是慢了半拍,動作也比Helen單純,Helen靠著她的速度和閃躲技巧邊逃邊接近至洞穴附近,一路上Alice還不停向後射擊猿人。

這樣打來,有點像蒙古騎射手所用的“安息人戰法”,他們從遠距離射箭攻擊敵軍,當敵人想要接近便馬上逃跑,並向追趕的敵人以“馬後弓”方式一直放箭,若敵人追不上想要回去,他們卻又回頭拉近距離持續放箭。這種戰法的恐怖在於讓敵人不斷地受到攻擊,沒有任何休息機會,即使敵人的精神力和裝甲再強,徹底崩潰也只會是時間問題。

歷史上一身重裝甲的歐洲騎士,射箭術和機動力都遠遠不及輕裝上陣的蒙古騎射手,他們每次遇上這種對手,不僅是追不上,連逃也逃不掉,只有作箭靶子的份,蒙古人利用這種戰術經常能以極輕微的傷亡下屠殺數以萬計的歐洲軍隊。

雖然槍擊對猿人效果不大,但牠就是追不上Helen,還要一邊保護著眼睛,一時間也有老鼠拉龜的感覺。項愛見她們立了奇功也是喜出望外,這組合算是有點戰力,讓猿人追得上氣不接下氣。他回頭一看,天幸正拿著手槍在岸邊保護在雪梅身旁,小威則累得連站立也不行,她們三人無戰力可言,想必Alice也教過天幸不要開槍去吸引猿人。

項愛一邊扯下衣服包扎傷口以減少出血,一邊已命令彈珠組成一串向猿人追擊。彈珠串速度奇快,一轉眼已滑到猿人腳邊,便不客氣地黏住牠的腳跟鑽動,猿人被傷到腳跟即便跌倒地上,牠嘗試抓住彈珠串,但又那能跟得上彈珠串的速度,珠子在猿人的身上亂跑,在牠身上不停劃出一道又一道的傷口,這頭怪物開始感到危機,也變得氣急敗壞。

基於戰鬥本能,猿人察覺到急需要打倒作為本體的項愛,牠後悔剛才被Alice和Helen吸引了注意,認清項愛才是最大威脅,也不顧身上的痛楚,直奔向項愛要把他殺死。

戰鬥正進行得火熱之際,忽然有一陣震耳的吼聲從洞穴內發出,各人都吃了一驚,Alice和Helen正好在洞穴邊緣,往下一看,只見又有一頭怪物像蜘蛛般黏附在洞壁。

這超出了Alice預期,她對自己的能力出錯感到不可思議。「怎麼可能還有一頭?下面水位這麼高,人不是都死光了嗎?我明明一直感應到這裡只有我們幾個新物種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