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沙漠蜘蛛

洞穴外的各人聽見那吼聲後都頓了一下,猿人在稍微分神後便又直奔向項愛,項愛也急忙招回彈珠,彈珠串的速度比猿人快得多,馬上便回到了項愛腳下。項愛不敢再近身攻擊猿人,但還是需要牽引牠的注意,便維持著安全的距離且戰且逃,一邊警掦著說不定會從洞穴內跳上來的另一頭生物;猿人害怕項愛一旦走遠,便有機會發出彈珠串攻擊,只好一直追著這個本體。

表面上看來,猿人是鐵定追不上專心逃跑的項愛,踏著移動珠的操控者也不用花費力氣奔跑,只是項愛一直在失血,他已開始感到眩暈,持久戰反而對他不利。

再看洞穴那邊情況,由於光線不足,洞穴內的環境仍是相當幽暗,Alice和Helen只能隱約看到那新物種的外型。這生物看來像是一頭在背部長出了八條長臂的人形生物,那些約有10米的長臂異常粗壯,已取代了原有的人體手足負責移動,使牠看上去活像一頭巨型蜘蛛。

兩人瞧見這新物種後,都感到毛骨悚然,Helen馬上後退了幾步靠開洞穴,便輕聲問道:「我有看錯了嗎?剛才我看見那生物捕捉了一個特工,在頭的前方有一雙小手在撥動,好像是在進食!」



「我也有看到,那在撥動的應該是還算人類時的雙手吧,這生物如果是剛剛才演化出來,這麼短時間內長出那些長臂肯定花費不少能量,要進食補充營養也不奇怪。」Alice的神色凝重,能看出她很重視這頭蜘蛛。

Helen望向正在追逐的猿人和項愛,便想到天幸的預言。「天幸要我們把猿人引下去,說不定是想讓這兩頭生物互相殘殺!」

「不,我認為那會是單方面的獵殺。」Alice不敢小看那頭比人類還大的蜘蛛,她估計這頭蜘蛛有能力瞬間捕殺這貨櫃場內的任何人。

如果這新物種真的是模仿了蜘蛛的結構,卻沒有像結網型蜘蛛般四處吐絲,那麼很可能是近似於棲身沙漠的蜘蛛品種。這類蜘蛛的腿一般會比較粗壯和長滿毛髮,通常都擁有強頑力氣和劇烈毒性,世上跑得最快的蜘蛛也屬這類,有些甚至跑得比人還要快。

Alice還是不明白為甚麼洞穴內會演化出新物種,按理組織人員全都年過三十,應該不會出現有演化潛質的人,而且按過往經驗,她觀察到所有人在演化為新物種後,都需要經過一段時間後才會發展出技能或物理變化。



組織在研究合成病毒,那莫非是研究所內發生病毒泄漏?但在雪梅發動能力後,研究所內的病毒應該也連帶著消失,微小的病毒不會有足以抗拒與雪梅融合的強烈意識吧?

「這頭大蜘蛛對我們的威脅比猿人高很多,不過我估計牠會有喜歡守在洞穴的習性…。」Alice以意識間諜能力分析這頭生物之際,忽然靈機一觸,想到她們一直忽略了彈珠的一種運用方法,便向項愛大喊:「阿愛!快過來我們這邊!」

項愛正在把猿人引開,早已奇怪Alice怎麼還不去把快艇帶回來,卻聽見她喚自己接近過去,便想這當中必定有某種原因。他全速滑至兩人身旁,Alice即對他說:「讓那頭猿人踏上移動珠!」

項愛如夢初醒,便控制彈珠串滑向猿人,猿人正打算無視彈珠的攻擊直衝向項愛,卻發現這次彈珠沒有爬在身上亂轉,而是死死地黏住了牠的雙腳底,兩顆移動珠左右拉弓,還使牠冷不防地作了個一字馬。項愛得一想二,便想給猿人來個“二馬分屍”的古老酷刑,但猿人力氣強橫,移動珠比不上牠的力氣,只能夠讓把牠走得跌跌碰碰。

Alice把項愛也拉到Helen的馬背上,便對他說:「天幸剛才作了預言,要我們把猿人拉進洞穴。」



「哎?之前的圖畫結局還沒完成,在這情況下她怎樣作預知夢?」項愛回頭看見猿人正在迫近,也不敢浪費時間。「以後再問好了,反正把牠拉下洞穴是個好主意!」

轟--!

猿人也知道無法追上眾人,便忽然奮力向地面轟出一拳,水泥地面被打得破裂,項愛等人正不解之際,只見猿人張開手在拾起水泥碎塊,Helen會意即嚇得冲忙奔跑起來。猿人用力把水泥碎片擲出,碎片有如填裝在散彈槍的彈頭那樣散射過來,這威力要是被打中也是非死即傷,還好Helen早已跑得老遠。

Helen奔至碼頭便讓Alice和項愛下馬,回頭看見猿人被移動珠拉倒在地上動彈不得,正在苦苦爭扎。「看來安全了!這頭生物已是強弩之末,不再對我們構成威脅。」

有氣無力地坐在地上的小威也說:「這下終於要完了吧?我們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Alice點頭同意,便把項愛扶到地上坐下。「你失血太多,不要再隨便亂動,彈珠便交給天幸控制。」又回頭對天幸說:「妳來把猿人拉下洞穴,我先去把快艇帶來。」

「好丫交給我吧,妳們看我表演!」

Alice撲通一聲跳進海中,天幸則從項愛取得彈珠控制權專注對付猿人,彈珠動作也即時顯得更為精密和靈敏多變。移動珠黏著猿人一雙腳板,繼續朝洞穴方向拖去,切割珠則不停在牠身上四處鑽動。猿人深感不妙,牠也知道有一頭強敵正藏身洞內,便奮力翻身起來,可是還沒能站穩,腳下的移動珠便來了一個急轉,猛地拉扯牠的腳板朝內扭曲,身體馬上又失去平衡跌倒地上。



被切割珠不停攻擊下,猿人的傷勢已變得嚴重,牠使出所有餘力爭扎,但要逃脫又談何容易。隨著猿人的力氣漸漸耗盡,移動珠的馬力開始佔有優勢,曾經威風一時的猿人轉眼已被拉至洞穴的邊緣,只能死命地以雙手緊扒地面作最後抵抗。

就在猿人看似快要被拖進洞穴之際,守候多時的蜘蛛怪終於從洞穴撲出來,以八條長臂緊緊抱住了猿人。猿人為了活命爆發出最後力氣,以利爪狂亂地砍向蜘蛛怪物,那些利爪畢竟是異常鋒利,在舞動下竟然切掉了蜘蛛怪的一條長臂。蜘蛛怪雖然發出了哀叫,卻沒打算放棄獵物,正是兩拳難敵八掌,猿人的雙手很快便被緊緊扣著,利爪無法揮動而失去用處,被蜘蛛怪物咬了數口後猿人便一動不動。

眾人雖然相距甚遠,依稀能看見蜘蛛怪的人頭外貌,小威一看便把這個人認了出來。「噁心的混帳老頭!這個變態是我父親,他終於也決定把自己變成怪物。」

其他人聽見小威這麼一說,也對著這頭蜘蛛怪物看得傻眼,曹教授的突變說明組織確實有能力將異能“病毒化”,這種危險技術很有可能把世界推向滅亡。他們聽見引撆發動聲,回頭看Alice已成功把快艇啟動,眾人自然是無心戀戰,天幸也指示彈珠離開了猿人,一伙人都準備登上快艇逃生。

快艇靠近岸邊,海浪起伏不定使快艇劇烈搖晃,要把暈倒的雪梅運送上船本來是絕不容易,但還好Helen實在強健,抱起成年人就像是抱個嬰兒般簡單,輕鬆地便把雪梅送到艇上,接著又幫忙項愛和小威上船。

只見天幸還在忙著控制彈珠,她把特工們散落在地上的武器,靠著移動珠的牽引不停運送過來。那些槍械就像螞蟻搬運樹葉般晃動地行進,當然那速度也是快速播放了很多倍,在眾人登船的短短時間內竟已收集了三十多把,天幸笑說:「嘻,這麼多武器不順手拿去便浪費了!」

「很好!但不用再拿了,我們也沒有這麼多雙手持槍。」Helen伸手把天幸拉上船,便以一雙前腳踏在陸上,讓槍械能沿著她的馬身進入快艇,天幸便把大批軍火集合到船尾堆放。



Alice確認船上齊人便發動引撆前進,眾人望見岸上的曹教授已啃食了半頭猿人,這幅弱肉強食的畫面不禁讓人感到像回去了朱羅紀世界。

快艇的速度本應極快,但顧及同伴的狀況,Alice盡量慢速駕駛以避免快艇上下起伏。現在除了負責駕駛的Alice,便只有Helen和天幸仍有體力,兩人便負責照顧睡著了的項愛和小威,以及仍在昏迷的雪梅。

Alice不熟悉海路自然是不敢出到大海,她沿著右邊可見的海岸線駕駛,估計要是一直沿岸前進,在東面轉一個大圏後最先到達的市區便是西貢市中心。

Helen心想Alice等人應該早已定好逃亡路線,便問道:「我們現在往那裡去?要找個孤島躲起來嗎?」

「我不知道那裡會有孤島,躲到那種地方不是好主意,若被敵人發現便無處可逃了。」Alice見天色漸暗,也急著找個地點安頓下來,那地方最好是既偏遠又方便補給資源,便回頭向Helen說:「阿愛需要藥物,大家也要有個能休息和補充食物的地方,我們去西貢市區的附近看看。」

雖然四下無路,但逃離研究所的各人還是心情大好,白石貨櫃場除了是香港共制會的研究基地,亦是戰鬥人員的集中地,這次事件應能讓組織在一段時間內失去行動力,追捕新物種的行動恐怕要暫停,眾人現在算是安全。

「對了!天幸能看見身旁有一塊較深色的甲板嗎?打開它後妳會看見一個鐡鎖,接著用切割珠來開鎖吧。」

天幸心想難道船內有寶藏?她感到有趣便馬上摸索起來,果然在打開甲板後便發現了一個被鎖上了的暗格,她用切割珠打開鐡鎖,看到一個鋁製的手提式保險箱。



Alice露出古惑的笑容又喊道:「密碼是514825。」

天幸好奇地按照Alice的密碼轉動鎖圏鍵,打開後看見裡面全是現鈔,即時兩眼發光。「哇!有這麼多錢。!」

「嘿,我之前便感應過這裡面有錢,雖然都是些黑錢,勉強算作是組織付給我們待在研究所的工資吧。」

呼呼咯咯-呼呼咯咯喔──

天上傳出了直升機的螺旋葉轉動聲,眾人便停下動作向天張望,只見一組三架的直升機正從遠處向白石方向飛去,它們的機身上都有塗上迷彩。

Helen不安地說:「怎麼有直升機了?大概不會是去救助在山上迷路的人吧?」

Alice回說:「你們看那機身上的並不是特區標誌,而是八一軍徽,那應該是駐港解放軍的直9武裝直升機,看來中國政府也對變異生物打起了主意。」



「我們有被發現嗎?」

「太遠了!不能感應到直升機有否發現我們,這快艇內估計會有發訊裝置,我們要快點換乘其他交通工具。」Alice不認為中國政府想要來幫忙新物種,解放軍的出動絕不是好事,若不盡快離開這快艇,被間諜衛星鎖定後便很難擺脫追踪。

中國政府對異能人會是採取甚麼態度?他們對演化現象有多少理解?

Alice越想越感到不妙,決定馬上登岸。「大家準備上岸!水路上也許會碰見軍艦,我們還是換輛車好。」

Alice把快艇放慢貼近岸邊,以間諜能力掃瞄陸地,她略過了一排不適用的車輛,終於找到了她想要的東西。那是一輛運送疏菜的貨車,車斗以綠色帆布覆蓋,司機正在車頭的駕駛位置睡覺,這貨車很適合讓Helen等人藏身車斗不被發現。

一路以來,眾人的手段越來越直接和殘忍,雖然她是無論如何都打算把貨車弄到手,但仍不希望為了自己和同伴的方便而隨意殺人,她把快艇停泊近岸邊,便向各人交待任務。

「Helen帶上其他同伴,天幸負責把快艇弄沉,我先去取車。」Alice帶上裝有黑錢的手提保險箱,急忙往貨車的方向跑去。

她跑到了貨車門旁,只見司機正在熟睡,便用力地拍打車窗。

那司機一個驚醒,便怒氣冲冲地放下車窗想要問侯Alice全家,卻見這女子從背後掏出手槍向天開了一發,然後便把槍指向自己的腦袋,她簡單直接地說:「現在便給老娘下車,否則讓你腦門開花。」

司機嚇傻了眼,他急忙舉起雙手,一邊喊著“女英雄饒命”這類說話,一邊趕快地打開了車門。司機才一推門已被Alice伸手拉倒在外面,只見她把放了黑錢的手提箱打開,隨手抽起了幾叠鈔票,扔向了司機面前便說:「我現在急於用車,這些錢足夠你買一輛好的新車。」

司機又驚又喜,這裡每磗鈔票也是由千元紙鈔組成,1札便約有500張,粗略估計加起來有數百萬。司機雖然也怕是假鈔或黑錢,但找方法慢慢花掉也還是足夠他退休過世,他正想點算一下,卻聽見Alice冷冷地說:「都是真鈔,不想吃子彈的話,一分鐘內便給我消失,你要是敢把事情說出去,隔一天便是你的死期。」

司機看見Alice仍以槍指著自己的腦袋,自然是不敢有異議,他頭也不抬地拉開上衣把鈔票往懷內猛塞,口中不停念著“打死也不會說出去”云云,把錢收好後便急忙跑著離開。

小威在快艇上小休一會後已能走動,他在遠處看到Alice的搶劫過程,便小聲地對Helen耳語:「哇啦!大姐還真有黑幫女頭子的風範。」

Alice坐進司機位置,便向正前來的同伴喊:「趕快來上車喔!別對有讀心能力的人說壞話!」

「哈哈!大姐放輕鬆點,這其實是表揚啊!」聽小威這麼一說,眾人也笑了起來。

快艇被天幸用切割珠在船底鑽出了數個大洞,已是半浮半沉。Helen的雙手雖然從外表看來柔弱,但卻是經過演化而相當有力,她讓小威和天幸騎在馬背,左手抱著項愛,右手抱著雪梅,跑到了車斗安置各人。

天幸沒有把槍械忘掉,她以移動珠把全部槍支都運送到車斗內,又在車斗尾部堆放了數籃蔬菜以作遮掩,便和Helen待在裡面照顧項愛和雪梅。小威雖然想和天幸一起,卻被Alice以他需要一個舒適位置睡眠來恢復體力為理由,被安排到車頭座位。

「嘿!大家再忍耐一下,既然組織給了我們這麼多錢,就去租個最豪華的地方渡假!」Alice愉快地開動貨車,從泥涌轉上了西沙公路,便向西貢市中心駛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