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幻覺

項愛眼見小威滿身中彈倒下,既情急又沒有辦法,只好命令生態珠盡力搶救小威,可惜生態珠的設計本來便不是用作急救,對小威的狀況也是無能為力。他猛然想到雪梅,抬頭便見Alice正已發動“意識間諜”探查,她在凝望雪梅的房門片刻後低頭嘆息,雪梅仍沒有醒來。

Alice回頭瞧了地上的“河童”一眼,這頭小怪物的衣服已染滿血紅色,身體筋肉的輕微抖動正漸漸停止,這情景讓她心生一股沉重壓力,但現在無法浪費時間,她們必須應付當前危機。「不用再懷疑,敵人殺了我們兩名同伴…我們要設法把這頭危險物種殺掉!」

項愛深呼吸一口氣讓自己從憤恨中鎮靜下來,他回望血泊中的小威,這男孩已沒有任何生命跡象。「剛剛失去的同伴是小威,他的異能是“立體打印”,這幾天來他一直幫我們複製彈珠。」

「複製!?」Alice馬上明白剛才失去的是重要戰力,隨即點算聚集在眾人面前的彈珠。「這裡加上外面的4顆,才7天時間竟然有19顆彈珠!」



Alice對自己一直沒有察覺到這不尋常的彈珠數量感到震驚,她回想彈珠的來源,卻發現記憶片段出現空白,整個逃出白石的過程,現在看來都是斷斷續續而不合邏輯。「應該真的有小威這個同伴,我無法想起小威以及各種跟他相關的資訊,似乎腦內的部份記憶受到屏障。」

天幸見兩人的反應和對話甚是怪異,這種氣氛就像她剛才闖出大禍,正是大惑不解。她環顧屋內,嚇然發現地上的Helen,半人馬的上半身已被彈珠横腰切斷出來。

「Helen死了!?」天幸渾身憻抖地望著地上的屍體,Helen的內臟從斷開的上下半身跌出,死狀相當恐怖。

天幸想起前天在山坡上談心,Helen和善的臉孔瀝瀝在目,那份溫暖的關切仍寄在心頭,這突如其來的巨變使她腦冒星斗,一跌一碰地想要暈倒。

Alice上前抱住天幸,把這軟弱無力的孩子抱入懷內,她的一雙小手奮力抓住Alice上衣,淚水沾滿Alice腰間。「不可能…Helen剛才還好好的怎會被殺?為甚麼你們沒有保護她?」



「Helen是被我殺的。」項愛回望地上的人馬屍體,他仍沒有任何關於Helen的記憶,但看見剛才天幸射殺小威,只能推斷自己也受到異能影响殺了一名同伴,他無法想像若是回復記憶後該如何面對這件事情,既惱又恨的他開始利用衛星搜索敵人。

「不可能、不可能。」天幸連番搖頭,就像剛才只是聽見項愛在胡說八道,她不相信會發生這種事情,想要推開Alice上前查看屍體。

「不要過去!我們要遠離窗戶,不能被外面看到!」Alice抱緊天幸,把孩子拉到屋內角落正對著項愛,沒人知道遠離屋外視線是否有助於避免受到攻擊,但現在只能盡量選擇比較安全的行動。

「天幸,我要妳堅強起來,留心聽我的每句話。我們正受到異能攻擊,Helen遭到誤殺,只有擊敗敵人才可以活命,才能為Helen報仇!回答我,剛才妳射殺的是甚麼?」Alice一臉認真地指著小威的屍體。

天幸腦海已是一片混亂,茫然的她對情況感到不知所措,但基於對Alice的信任,她還是馬上回話。「我不知道那是甚麼甲蟲,總之就是怪物,姐姐要問的是這件事?」



「那不是甲蟲,他是我們的同伴,這男孩還是…」項愛正在全神地搜索,竟差點漏了口風,猛然想到絕不宜向天幸提及任何她跟小威的關係。

「都不一樣。」Alice晃了晃頭,從“意識間諜”的遊走中回過神來。「我所看到的小威,他長得像一只“河童”。即使運用“意識間諜”來接收你們的五感和思維,我也只能感應到河童,沒有你們提及的男孩或甲蟲。」

「姐姐,我沒有說謊,這真的是一只甲蟲啊!」

「我當然相信妳,看來不是“意識間諜”在感應過程中犯錯,而是任何跟小威相關的資訊,都會在我的腦袋中被改動成河童。」

項愛聽見Alice的說話,漸漸對敵人的異能有了眉目。「敵方用的不只是障眼法,這異能直接入侵我們腦袋,屏障和修改了我們對特定同伴的記億和資訊。暫時能確認我失去Helen的正確認知,妳們則是失去對小威的正確認知。」

Alice同意項愛的結論,更是感到焦慮。「沒錯,這攻擊能把我們對某個同伴的認知,改動成一個假想中的敵人。這個小威,剛才應該也是被改動了對阿愛的認知。」

「這甲蟲和我的身高差不多…那人和我年紀相近嗎?他的名字是小威?他到底是…」天幸察覺到剛才射殺的原來是個同伴,整個人緊張起來。

「別再想那個人的事,我們必須有所行動,首要目標是把敵人的本體找出來。」Alice阻止了天幸的追問,便回頭對項愛說:「阿愛,把衛星的控制權也分享給天幸,我自己用“意識間諜”搜索。」



三人已從混亂中稍為鎮定下來,也不再多話,默默地全力四處偵察。

在西貢的這幾天,Alice都有反覆監察附近狀況,這一百米範圍內的每座建築、每只生物,以至每一根草木,她都是熟悉不過,很快便確認到周遭沒有任何變化。「我已掃瞄半山內的環境…沒有異樣,也沒有其他新物種,這裡只有少數躲在屋內的普通人類,他們的數量和活動跟平常一模一樣。」

項愛卻是把重點放在離這裡最近的兩個地區。「離這裡最近的是數百米外的遊艇會和匡湖居,敵人肯定在裡面,人較多,找起來要花點時間。」

「你怎麼能肯定敵人在那兒?說不定他用了一些奇怪方法躲在附近?」天幸心生懷疑。

「相信我,從射程和發動條件來看,我假設敵人有九成以上藏身在這兩處地方,可惜衛星無法拍到室內映像。」項愛咬了一口指頭,似乎這能讓他在全神思考時得到安慰。「另外,關於敵人的能力…剛才Alice曾說兩組新物種只鎖定了我和小威為攻擊目標,那麼妳們還認識雪梅?」

「當然認識,不過剛才姐姐說牠們要攻擊的是你和Helen才對。」

「原來如此,我們的勝算又高了一點。」項愛閉上雙眼,身體沒有多餘動作,再度專注於衛星的搜尋。



「嗯,合理的推測。」雖然Alice的知識比項愛豐富,但分析力倒是不及項愛,她潛進項愛的意識,直接閱讀他對射程和發動條件的假設,馬上同意了這種想法。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要存活下來,必須了解對方。Alice慎重地檢查了附近環境,確認沒有半點敵人踪影後便停下搜索,獨個兒繼續推想對手的異能。

就經驗所知,擁有“異能”的物種通常沒有發生外型變化,對方很可能只擁有普通人的體質,而任何異能必定有某種發動條件、射程和限制。

首先是數量限制,前來夾擊的兩組隊伍,每頭新物種都各自不多不少地認定了屋內某一人為攻擊目標,分別是針對項愛、Helen,以及她可能曾提及但已忘記的小威。

另一方面,既然大家都記得雪梅,便能總結出這裡三人曾錯認的對象也是只有一個,並沒有把所有同伴都當作怪物。按此推斷,可以假設敵人只能使受到攻擊的個體對單一名對象產生幻覺。

發動攻擊的條件又是甚麼?被認識?被知道名字?被取得曾觸碰過的物件?或是像費迪那樣攻擊正在做夢的人?

這類條件太苛刻,由於剛才的兩組物種很可能是受到幻覺影响,才把各人鎖定為攻擊目標,那麼屋內的人和怪物必定有某種能受到幻覺影响的共通點。能使三十多頭新物種同時產生幻覺,發動的條件不會很苛刻。

條件是被能力者看到?



可能性很高,這異能的射程不會太遠,否則香港各區早就受到幻覺攻擊,並四處都有新物種作出有組織性和規律的行動,這和新聞報導及衛星的觀測結果不同。

對了!是天台!我們是外露在天台後,才開始受到攻擊。

既然意識間諜已確認敵人的本體不在半山,從剛才南北相距400米的夾擊來看,能力的射程至少要能夠影响到兩組物種,以此假定射程應約在500米,敵人的本體不是在匡湖居便是在遊艇會。

犯人總喜歡逗留在案發現場附近,說不定他正藏身於某遊艇或房屋以望遠鏡觀察著我們。

「哎?」

Alice稍一回神,竟發現有數條紅色光束從自己的身體射出,這些光束就像雷射一般呈線狀,兩條紅線連結著她和項愛及天幸之間。

她條件反射地慌忙把手一撥,只見這些光束竟如物質般能夠撥動,卻是既沒有觸感也扯不斷。再定睛一看,尚有一條紅線連向雪梅,另一條紅線則連向維多利亞港所在的南方遠處。除了她,從項愛、天幸,以及房間內的雪梅身上都有這種光束射出,這些光束在房間交織成一個網狀結構。



光束忽然消失,換成兩條新的紅線從各人身體射出,這次是射向北方的遊艇會。才不過一秒時間,在Alice正欲開口提醒同伴之際,光束已消失得無形無踪。

「甚麼回事?被攻擊嗎…還是我的新能力?不對,應該是其他物種的異能!」

啊───

Alice聽見項愛和天幸在輕聲驚嘆,即放下疑惑回頭一看,果見兩人似是有所發現。

「姐姐,有一輛私家車正駛過來!很可疑!」

「這輛車還在北面的百米範圍外,衛星照片拍到車內有兩個男人,一個是警察,還有一個似乎是中國籍男子,很可能是敵人本體。」項愛也是神色凝重。

「兩條紅線…敵人果然是從遊艇會來!」

「呃,妳怎麼會知道?」

「有其他新物種在幫助我們,前來的兩個肯定是敵人!天幸,妳負責監視其餘四周;阿愛,有生擒的方法吧?」

「沒問題,生態珠有麻醉功能,但剛才妳的意思是有能力者來幫助我們?他有甚麼異能?人在那裡?」

「可能是探測和定位方面的能力,他在很遠的地方,已經消失了,我們現在也沒時間理會。」

「嗯,那為甚麼要生擒?既然妳能肯定敵人就是那兩人,我要把他們殺掉報仇!」

「殺!但先等我用“意識間諜”拷問過後再殺!」

「也對!彈珠串聽命!要拿活口,現在給我去**他們!」

Alice和天幸聽見項愛語無論次,都奇怪地望著他,項愛也是感到意外地一臉愕然,彈珠都沒有任何動作。

「呃?我說我想要**他們啊!」

「小宅宅幹甚麼啦?快點讓彈珠出擊啊!」

「發生甚麼事?你無法說話嗎?」Alice看見項愛手足無措地指手劃腳,也變得緊張起來。

「是那個警察!我不能發出對他攻擊的命令,這情況簡直就像被禁了部份詞語!」項愛驚訝地抓起地上的彈珠查看。「而且彈珠的狀況變得奇怪,無法順利使喚它們!」

WuWeeeee─────

「啊!?」

突如其來的電鑽聲使各人嚇了一跳,他們看見本來散落在地上的彈珠,其中一顆“切割珠” 竟自行轉動起來,還冲向項愛似要對他攻擊。項愛反應也快,數顆“移動珠”回應了他阻止這顆失控彈珠的念頭,以高速黏附到切割珠上,使勁拖著這顆失控的彈珠,阻止它繼續前進。

「停止攻擊!快停下來!」項愛連番命令,卻見切割珠完全無視,這教他心裡一涼。「糟了!莫非彈珠也會受到幻覺影响?這“切割珠”把我當成敵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