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神話物種

“彌敦道”是九龍的主要幹道,它從最南端的尖沙嘴作起點,往北連結著包括旺角在內的幾個主要地區,林明美等人身處的“佐敦”正是位處尖沙嘴和旺角之間的一個區域。

從前人多車多的佐敦現在已呈毁滅狀態,彌敦道兩旁密密麻麻地排滿的十多層高舊式民房都飽受戰火摧殘,不是外牆布滿彈孔,便是因火災無人撲滅而燒至熏黑,有些大厦更是受到連番炮擊所波及,只剩下疏落的銅鐡骨架,整個地區都瀰漫著濃煙和厚厚的灰塵。

雖然環境是如此惡劣,但仍有約一成的民居躲在屋內,他們選擇相信電視台的政府廣播,留守家中等待軍隊的救援行動。

解放軍雖然疲於奔命,但救援行動確實在緩慢地進行,那些被困數天後終於得到救援的市民,都是歡天喜地打開家門迎接軍人。然而,當他們以為已經從死裡逃生,並要求分派糧食的時候,所得到的回應卻是接受“審查”。



審查是基於年齢分流,只要是年滿30歲以上的成年人,都會被安排到新界東北臨時建成的安置區。也許他們都是幸運的,至少在那邊能夠分配到足夠份量的水和食物,然而代價卻是家庭成員從此陰陽相隔。

30歲以下的人被強制分離進行審查,獲救的市民都不知道他們的兒女會被帶至甚麼地方,那裡是某處不被公開的神秘地點,由於需要運送的人流太多,連豬車也被徴用作交通工具。

審查行動自然引發不少謠言,此類流言比如是有人發現焚化爐每天都在不間斷地冒煙運作,或是傳言在堆填區看見軍車運送大量裹屍袋。跟據政府的報道,這是由於一小撮人計劃搶奪糧食而故意造謠生事,他們甚至組織起暴民離開住所冲出街外,引發危害國家安全的群眾事件。

為了不讓情況失控,中國政府在幾天前強制修改了基本法第22條,直接把內容改成中國刑法中的分裂國家罪,才得以對散播流言的人執行當場處決,政府表明將依法懲辦不法分子,軍方也將以適當武力對付暴徒。

所謂適當武力即是實彈射擊,只有少數幸運兒被救到處女星號,大部分人都是在街頭被殺,知情而又不敢外逃的人則繼續守在屋內,在食水短缺的情況下苦撐著等待死亡。



除了白之月成員透過素子得知該“審查”是在將軍澳堆填區附近進行,便沒有人知道整場救援的方針。事實上,中國政府不但堅定不移地打擊恐怖主義,還有如慈母般給予恐怖份子改過自身的機會,表現出全世界也沒有的文明和大度。

所有30歲以下的人都被判定為恐怖份子並送至審查室,審查室有一面落地玻璃,布置成能夠看見外面的刑場,室內有兩道門分別被掛上寫有“認罪”和“叛國”的橫額。審查員一開始便表明判國是死罪,認罪而又願意改過自身並為國效力的人則可得到特赦。

這是相當有效的分辨手法,只有極少數人仍堅持“叛國”,那自然是死罪,被定罪後便馬上送往刑場。大部分恐怖分子都很狡滑,他們在“認罪”後卻以各種藉口不在審查室展示其異能,最後自然是被送到“叛國”之門。這類人不但在庭上假猩猩地哭求放過一馬,甚至在槍決前的一刻仍在嚎哭慘叫地做戲,他們顯然已被外國勢力洗腦,是寧死也不肯覺悟的壞分子。

然而,即使是在非常時期,中國軍官仍不失其中華民族的進取精神和優良傳統,在“叛國”之門後面是一條通往刑場的走廊通道,在走廊中間設有一道偏門,軍官在這裡給予恐怖分子最後一次反省和重新做人的機會。

愛國的方式不止一種,即使不能以異能為國家有力出力,仍是可以選擇有錢出錢,只要能捐獻國家的便是愛國,願意為國捐獻100萬元的人會獲得馬上釋放,至於這筆錢最終落到何人手上便不得而知了。



透過這種既簡單又有效率的手段,軍方收集到近百名願意“認罪”而又確實能展示異能的新物種,基本政策是這些物種會被送至國家的研究設施,他們將以自己的血肉報效國家,進行各種活體實驗。

回說佐敦,在這片土地的上空,一大片烏雲似是有意地聚集起來蓋住了藍天,雷聲從這團雲層中發出隱隱作响的聲音,大自然的巨大威力正準備怒吼。

這裡是幾天以來戰事最為慘烈的地方,由於不管是走到街上向軍隊求助,或是探頭張望屋外也遭到射殺,尚且存活的人口不到一成,他們都躲在屋內不敢被外面看見。

新物種和解放軍在這裡發生激烈戰鬥,只見在前線一百米以外的一座大厦天台上,正站立著兩名高大男子,他們都是林明美的部下。

Thor有一頭金黃色的短髮,身體壯健,當然也少不了他的鐡錘子。他的異能“落雷”是一種控制電力軌道的間接性攻擊,需要有電源和手持鐡質物件來觸發,在天氣配合的時候,還能夠直接從天上向敵人“落雷”。但即使如他擁有驚人實力的神話人物,對當前的戰況仍甚為不安,更是不停催促在他身旁的拍檔。

「蚩尤,你動作快點行不行啊?“千手”和“刑天”可撐不了多久!」

那名被叫作蚩尤的男人,和Thor一樣都是神話級別的物種,他們的稱號都是在“封神”儀式時被明美所賦與,在儀式後便成為明美的忠實部下。按明美的說法,蚩尤在神話傳說中是兵器之神,確實他的身體也是發生了極大幅度的演化,有著銅頭鐵額、人身牛蹄、四目六手,一般人看見肯定以為是遇上怪物。

他的異能近似美國漫畫中的暴風女神,能徵風召雨、製造濃霧,由於這種異能可以為Thor製造有利的“落雷”條件,他們是最為匹配的拍檔,兩人總是一起行動。



「別吵著我!誰叫今天的天氣竟然大好放晴?要聚集這片烏雲不是你想像的那麼簡單!」

Thor也知道蚩尤的異能發動起來很花時間,他不耐煩地抱怨幾句後,便轉而檢查自己身上貼著的一道“妖符”,只見上面的文字已開始淡化,若非“九天玄女”給他們兩人貼上這寶物護身,他們很可能早已被密集的狙擊槍射得體無完膚。「可惡!這“妖符”也快要撐不下去,要是再有火箭射過來我們便麻煩了。」

蚩尤聽見火箭便感到一絲寒意,他們兩人已受過數次火箭攻擊,自然是心有餘悸。還好Thor剛好談到這個話題,蚩尤感到不安便一再搜視下方的街道,剛好發現某大厦角落正有數名士兵偷偷接近,其中一個的肩上托著火箭筒,已經瞄準兩人準備發射。

前線士兵雖然無法得到空中和地面炮火的支援,但他們的迫擊炮仍能使用,這類火箭筒除了能反坦克,也可以換上專門針對混凝土建築的彈頭,彈頭的設計有延後功能,在第二波爆發時會射出專門針對人體的散彈,因此這種肩托式輕型武器對新物種而言也是極具威脅的武器。

「危險!那邊有人要射火箭!」蚩尤指著遠處的士兵,一邊回頭對Thor大喊。

Thor一聽蚩尤的話即嚇得跳起,並馬上跑去抱起一條折斷了的粗電纜趕來,可是他的動作還是有點晚,才剛跑至屋頂邊緣已見數枚火箭射來,只好急忙把電纜斷口貼在身上發動“落雷”。

經過演化的身體傳導了高壓電力,電力被傳送至他手中的鐡錘子,一道雷擊便從錘子放射而出,直接打向正在接近的火箭,並在空中產生了爆炸。這陣爆炸產生的衝擊波震動了整座大厦,已是殘缺的建築物像受到地震般左搖右擺,水泥碎片和灰塵更是四處飛揚,還好大厦仍奇蹟地沒有倒下。



「媽的!兄弟你還真是長了烏鴉口,還沒死吧?」蚩尤狼狽地爬起來,便急忙尋找Thor的身影。

「咳咳,還沒死,我們也真是命大。」灰塵遮擋了視線,Thor只好不停揮手向蚩尤示意自己的位置。

蚩尤見Thor沒有受傷才稍為安心,只是前方仍有零星的槍擊打來,雖然“妖符”能擋下這種威力程度的攻擊,但有如潮水不斷的射擊也讓他開始有點膽怯。「老兄,你來看看這種子彈橫飛的場面…步槍、火箭炮,解放軍運用這類武器看來倒是更似恐怖分子!」

「你還是少說廢話了,快集中精神召集烏雲!」

在這座大厦20多米外的彌敦道路面上,遭到遺棄的車輛雜亂地佔據了整條馬路,路上四處能見平民和軍人的屍體。這裡已沒有半個存活的人類,除了因剛才的爆炸而激發的防盗裝置鳴聲,以及一些汽車殘骸在起火過後尚冒著濃煙,現場一片死寂。

一名新人類和四名神話人物仍堅守於這處無人地帶,剛才的飛彈爆炸引起了他們的注意,眾人看見大厦樓頂上的Thor和蚩尤沒事,才又將視線轉回百米以外的北面戰場。那邊的戰事可激烈得多,刺耳的爆炸和炮火聲响基乎從不間斷,建築物遭受破壞時揚起了大量灰塵,加上槍炮射擊導致硝煙瀰漫,夾雜上火災產生的濃煙,情景竟如世貿倒下時般白濛濛一片,五人自然是無法以肉眼確認戰場前方的狀況,他們是靠著“妖符”的效力和“紅線”的方向來評估戰士的位置。

一名女性神話物種正憂心地發動著異能,此人正是為各人製作“妖符”的九天玄女,她的腰部以上仍是人類軀體,背上有一雙黑翼,下半身是長滿黑色羽毛的雀鳥身軀。玄女能感應各張被貼在同伴身上的“妖符”狀況,貼上“妖符”的人會得到一幅無形的護罩擋住物質攻擊,可說刀槍不入,可惜現代武器已不是舊日的刀槍,在受到連番轟擊後“妖符”的效力也漸漸消失,幸好解放軍還沒動用噴火槍和化學武器。

「主公…剛才再有三人陣亡,現在只剩下千手觀音和刑天。」



被稱為主公的正是在場所有神話人物的主人林明美,她的目光銳利有神,及腰的長髮以髮圈整齊束起,身穿黑色恤衫長褲,衣領別上黃色蝴蝶結,感覺端裝而硬朗,是一名冰山美人。

明美聽見玄女的報告不禁嘆息。「除了我的部下,其他參戰的新人類都陣亡,這要我怎麼向小燕交待結果。」

玄女見明美似乎打算死戰不禁焦急起來,便向明美的坐騎說道:「Chiron,你先帶主公回去,我們會在這裡戰鬥至最後一刻!」

其餘神話物種一聽都是齊聲說好。

明美靜靜地看著身旁各人,此刻在忠實地等待命令的分別是九天玄女、黃初平、Athena以及坐騎Chiron,再加上前線和天台的另外四人,便是她的八名神話物種部下。這些人都符合了“Meme”的條件而獲得“封神”,並都願意為明美負湯渡火,他們都保留著封神前的鮮明性格。

「我要大家都撤退,並且把千手和刑天平安帶回來,你們一個都不能死。」雖然明美的地位猶如上帝,但她對部下既有感情亦負責任,又怎會忍心他們平白送死。「玄女,妳的“妖符”還可以維持多久?」

「如果下一波攻擊維持現時的強度,要保住主公和我們全部八人,大約能撐三分鐘。」



Chiron回頭向騎在背上的明美說道:「主公,我們在戰場後方,玄女停止對我們四人施法的話,應能為千手和刑天爭取多點時間。」

Chiron是一頭男性半人馬,他能夠在任何平面跑動,奔跑時看來就像“魔戒”中的“戒靈”。當然這不是甚麼“反引力”的異能,不然便絕非只是C級物種,他的馬蹄有比章魚構造更特別的微型吸管和細小倒刺,使他能如爬蟲類和昆蟲般在牆上行走。除了這特別的身體構造,他還擁有“無堅不摧之箭”的攻擊異能,在拉弓時可以透過手臂往箭枝注入能量,所射出的箭比狙擊槍還要強數倍威力。

玄女說道:「這個當然,除了明美主人,我們幾個身上的“妖符”早就無效。」

「喂…這樣重要的事怎麼不提醒我們一下啊。」Chiron一臉無奈。

玄女一直長時間發動異能,早已逹精神極限,故明美並不怪她,卻是擔心這裡的部下會中冷槍,便轉向一男子問道:「初平,狙擊手都幹掉了嗎?」

一直默不作聲的黃初平是個有雙瞳的神話人物,這人性格冷靜沈著,算是明美的參謀角色。他的異能“斥石為羊”相當特別,能把任何物質化身為三米多高的羊頭人身怪物,他在一小時前對附近的汽車和土牆發動異能,變出了十多頭以鋼鐡或混凝土構成的羊頭怪物四處戰鬥。

「主公,剛才開始已不再有冷槍打過來,估計羊群已經把狙擊手殺光並佔據了附近的屋頂,我們這邊算是安全,但羊群會在10分鐘內打回原形。」

「10分鐘也好,命令他們去前線接應千手觀音和刑天,為他們兩人斷後。」雖然羊頭怪物的速度快,近戰能力也相當可怕,但要他們集合到前線大概需要兩、三分鐘時間,明美放心不下又回頭吩咐玄女。「既然已經解決了狙擊手的威脅,妳們把“妖符”和“戰爭女神”的效果都集中到“千手”和“刑天”身上,一定要讓他們平安無事回來。」

玄女答道:「明白,但主公的“妖符”不能解除。」

Athena也是附和著說:「請放心吧!我們會全力為主公和他們兩人發動能力!」

Athena有一頭金黃色的長髮,原是模特兒的她外表高貴大方,是處女星號上被公認為最漂亮的女孩,雖然沒有手執寶劍和大圓盾,但身上隱隱現出的神聖白色光芒絕對配得上成為女神。她的異能“戰爭女神”可以使2000米內的敵人感到畏怯和害怕,也能為同伴回復體力和增強勇氣,難得是這異能跟“Meme”沒有衝突,兩人的效果能夠叠加。

明美了解這些神話物種的執著,他們永遠都只會以明美的安全為第一考慮,絕不會同意解除明美身上的異能效果,也就不打算跟她們爭辯。

這時Chiron忽然興奮地指著天空向眾人說道:「你們看上面!是天鴿來了!」

眾人抬頭見天上有一名長著雪白翅膀的人飛來,都是有種遇上及時雨的感覺。天鴿輕快地從天而降,他是名30歲的男子,是新人類當中年紀最大的一個,在演化前作為救生員的他身體健碩,有著黑黑的古銅膚色。

「大家都沒事吧?阿樹見大家還沒撤退,便叫我來幫忙。」

「我們也很想走人啊!你沒看見那些解放軍在糾纏不休?不殺退他們的話根本無法抽身。」玄女感到不滿,天鴿根本不明白戰場的狀況。

「玄女別無禮。」明美擺了擺手便回頭歡迎天鴿。「你來得正好,我們也正打算退兵,希望能借助你的能力脫離戰線,小燕已經決定開船了嗎?」

「嗯,素子表示不用管“白之月”,小燕應該很快可以對處女星號發動“玉蝴蝶”。」

「很好,我們作出最後一擊後便馬上退兵,請你幫我對屋頂上的Thor和蚩尤傳話,我要他們現在打出雷擊,然後盡全力製造濃霧。」

「舉手之勞。」天鴿看到那兩人所在的屋頂,向明美等人點過頭後便馬上往天上飛去。

逢逢逢逢、逢逢逢逢嘭───!

一連串火光從遠處打來,正好打中身在高空的天鴿,眾人驚見他無力地從高處掉落下來。

「糟了!快接住他!」明美敏捷地下了馬,Chiron也是馬上飛奔去接住掉下來的天鴿,只見他的一邊翅膀已是血肉糢糊。

「喂喂老兄,你不會是剛上場就要死掉吧?我們也不知道軍隊有帶上防空炮車輛,我現在就去把那他媽的武裝車打爆!」

「我沒有大礙。」天鴿雖然只被打到翼,傷勢卻是十分嚴重,但仍不忘勸告Chiron不要衝動。「別再戀戰,素子說軍隊會在一小時後發動總攻擊,打算以舖天蓋地的人海戰術強攻過來,我們現在不退回處女星號便再沒機會。」

「放心,明美主公也有這個意思。」

天鴿笑道:「嗯,沒想到會陷入苦戰,即使素子限制了人類的高科技武器,古代神祗還是敵不過現代武器。」

Chiron聽見天鴿的話也是一陣沉默,他心裡明白即使是像“無堅不摧之箭”這種異能,其威力也只是比艦炮強一點而已,在二十一世紀算不上甚麼。

「喂喂老兄,剛才被防空炮打中的好像是天鴿啊!」

這陣攻擊自然也引起屋頂上的兩人注意,他們望見明美等人似乎已把天鴿救下,並向著兩人不停指手劃腳。

Thor見初平舉起食指朝天,然後緩緩往下指向敵陣,又作了個打麻將洗牌的動作,便向蚩尤問道:「喂喂,你看得懂他想要說甚麼嗎!」

蚩尤想了想便說:「那應該是叫我們“落雷”和“放霧”的意思吧?反正我無法再儲更多烏雲,現在攻擊也正是時候!但你可要小心別打到“紅線”的附近。」

「這還用你說?老子就等這一刻很久了!」

Thor走到屋頂邊緣發動能力,天上的烏雲有了反應,一條大雷柱從天上猛烈地打下來,擊中了他的錘子,雷電也是馬上被錘子反射出去,呈擴散狀打向北面的戰場。

「吼啊啊啊!看你們剛才開槍開炮得這麼爽,現在都給我都變成黑炭去!」

大自然的雷擊威力驚人,電量跟之前利用電纜的攻擊完全不能相提並論,這攻擊持續了近半分鐘,雷光異常刺眼,連馬路上的明美等人也不禁伸手擋著眼睛,被擊中的地點都發生一連串爆炸,雷聲驚天動地。

待到雷擊結束,前線戰場已是火光四起,還不停地發生著各種後續爆炸,Thor也是感到相當滿意。「呵,他們知道厲害了吧!」

「行了,你先下樓回主公身邊。」

「嗯,你也動作快點,把霧氣放完便回來,別給我無故死去!」

天鴿已被Chiron帶回明美等人身邊,他見雷擊結束,前線開始出現雲霧,也不顧傷勢站了起來。「現在是機會了!」

他閉上兩眼把雙手左右放平,身體漸漸輕浮於半空中,一陣白光從他身上發出,四周的氣氛隨即出現了變化。這陣祥和的氣氛甚至完全蓋過了明美的“Meme”和Athena的“戰爭女神”效果。

 “世界和平”,可使全球物種在3分鐘內無法進行任何物理性攻擊,並且忘卻各種爭鬥,這可是一種“地圖炮”,因此明美等人也受到影响而無法借此機會任意殺戳。雖然這異能沒有殺敵能力,而且發動過便要休息一天,但在關鍵時候倒是相當霸道。

「主公,霧漸漸變濃哩!」

明美對Athena回話:「“千心”和“刑天”都知道起霧便是撤退的訊號,只怕他們已經花光力氣,希望他們能在霧散前藉著軍隊的混亂退回來。」

「不用擔心了,你們看!是千手觀音和刑天,他們平安回來哩!」初平眼力好,他比其他人更早看到正從戰場退回來的兩人。

眾人朝初平指著的方向細看,果見有兩個身影從濃霧中跑過來,雖然那邊的戰場已是伸手不見五指,但這兩人靠著紅線的指引,都順利地從前線全身而退。

“千手觀音”擁有28隻手,每隻手都握有武器,這些都是從解放軍搶來的現代武器。他在演化後多出了女性的胸部,下身同時擁有雌雄的性器官,已是難以判斷他的性別。其身軀硬如鋼鐵,足以抵擋一般程度的槍擊,動作也比常人快上好幾倍,因此能敏捷地深入敵陣作戰。

“刑天”是名無頭的神話人物,明美只知道他在演化前是個生性怪異的行為藝術家,喜歡創作人體油畫,身上有著各種刺青。他在演化後畫在身上的五官便取代了頭顱,這人有著不死之身,身體有快速治癒的特質,只要不是被炸得四分五裂,任何傷口都能在數秒內復原,甚至是斷肢也能在數分鐘內完成重生。

這兩人在近戰中都是可怕的殺人機器,現在卻是帶著滿身傷痕回來,“千手觀音”的身體被打得四處凹陷,“刑天”身上也是少了幾塊肉仍在重生,可以想像戰事的激烈。明美二話不說命令Chiron接應二人,這時Thor和蚩尤也剛好回來。

「好,齊人了!我們現在快退!」明美又回頭向初平說道:「初平,命令小怪死守這裡,防止有單兵突破過來。」

【喔噢!】

「依?是小燕?」

由於明美的迷霧阻隔,素子不能直接跟明美溝通,只能在1000米外預先留下訊息,或依靠其他同伴作中間人傳訊。但若是同伴以正常網絡聯絡明美,難免會有被軍方偷看訊息內容的危險,故此一貫的做法都是經由迷霧範圍以外的同伴把資料親身帶給明美。

「怪了,小燕竟然用正常網路聯絡我?」明美心知不妙,即馬上點擊手機查看。

【一名未知的A級新人類正在從中國接近妳們,馬上便會到逹,她的異能應該不止是飛行。】

「中國來的A級物種!?」林明美不禁抺一把汗,雖說她是S級物種,但本人並無任何戰鬥力,“Meme”的威力完全取決於自己的部下有多強,而且成長需時,現時殘存的戰力疲弱,若前來的A級物種懷有敵意,很可能導致她們全軍覆沒。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