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Meme

【紅線顯示迷霧剛才以半分鐘時間折斷26條線,估計是一名A級出手,請盡量避免跟那女孩接觸。】

小燕還傳送了張秋儀的相關資料和相片,只是明美的心思已全放在迷霧的戰鬥結果上,A級的實力讓她感到震驚。

「Chiron,停下來。」

解放軍受雷擊重創又被困於濃霧,此刻正是逃回處女星號的大好機會,眾人聽見明美的命令都是好生奇怪,又見她看過手機後竟在沉思發呆,都不禁感到焦急。



「呃,請問有甚麼事?我們再不撤退的話…」Chiron不耐煩地以前蹄連連做出抓地動作,雖然神話人物絕對忠於明美,但若是明美的命令會讓她受到性命威脅,部下們還是會選擇無視命令。

「有A級的找上門,我想看看這女孩是甚麼來意。」

明美把手機轉交給眾人查看,自己則打開掛在Chiron身上的背包,背包裡有一部存放了大量樂譜、電影和動漫畫的筆記本電腦,數本神話讀物,以及已作出分門別類的幾部MP3音樂播放機,她隨手拿出一本《搜神記》趕忙翻閱。

「噢!原來主公要在這裡進行“封神”!」初平見狀,即代明美安排眾人做好戒備。

林明美的“Meme”是一種操控意識的異能,發動條件簡單得來亦可算困難,只要明美從心認定目標對象是某個神話故事中的角色,並透過任何溝通方式把這個角色名字告訴目標,便能夠成功“封神”,受封的物種將永遠臣服於明美。



達成封神儀式並不需要進行嚴格的神話考證,即使是電影或漫畫中的角色形象也能封神,但其限制是明美必須從心底裡認為對象與一名神話般的人物很相似,這要求她須對目標的外觀和異能有一定了解,才能建立起這份感覺和信心,否則便無法發動這項異能。

“封神”只要進行過一次便是永久生效,明美往後無須花費任何精神力量維繫已受封的物種,故理論上她能夠擁有無限多的部下。不同於“幻覺”異能,經“封神”後的物種仍保有完整的人格和記億,他們會像受布穀鳥控制的義父義母般病態性地愛護和守衛明美。

“Meme”還有另一種功效,這異能可以對10公里範圍內的物種選擇性地發出信號,受到信號影响的物種會聽見有音樂在腦中演奏,這時體質就像吸取了化學藥物般得強化,發揮出比平常強數倍的力量。不同類型的音樂效果各異,比如柔和的節奏能加強觀察力和智力,激揚的音樂能增強戰鬥力。

因此音樂和神話故事的知識都是“Meme”的力量泉源,明美在浸會大學修讀傳理學,自然對這方面沒有太大認識,是在最近幾天才開始惡補。她急忙查看和想像一些中國古代的修仙人物,以針對正在前來的A級物種,卻還是不敢肯定“Meme”能否對這名女孩有效。

「喂,你們快來看相片,這個女孩好美!」Thor看過照片後便精神大振,還把手機來回分享給所有同伴,確保他們都有看到。



初平若有所思地托起下巴,對女孩的異能感到奇怪。「會飛的物種我們都看過不少,還是第一次有這種雙腳踏劍的古怪飛行方式。」

Thor連忙說道:「不怪不怪!說不定她也能對應某個神話,是不是像那類“修仙”的聖人啊…若是主公能把她“封神”便好了,有她作伴旅途可生息不少!」

「你這臭小子,一朝到晚就只是想著女孩。」玄女一臉不肖。

Athena倒是不反對,便對玄女勸說:「多一名伙伴便多一分力量,我們還是快幫主公想想她可以是甚麼神明。」

這時遠方忽然傳來猛烈的炮火聲,只見無數火光正往遠處的天空上亂打,那些都是解放軍的防空炮火,密密麻麻的射擊比剛才攻擊天鴿時猛烈得多,看來在九龍一帶部署的防空炮車絕不少於十輛。

Thor只道女孩已是難逃一劫,不禁感到失落便踏足憤道:「解放軍到底還有沒有人性!才一個女孩而已,非要把她打至屍骨無全?」

玄女也是無奈說:「可惜啊,軍隊讓Thor的約會泡湯了,我們還是趕快回去船上吧。」

「大夥留心,她已經來了!」初平眼力好,已看到飛來的女孩,眾人沿他指著的方向一看,只見一名女孩已降落在離前方不遠的一座大厦頂樓上。



「她是怎麼突破那些密集炮火的!?難道真的只是靠著速度…」Thor說罷看了看玄女,又環顧眾人,大家都對女孩能夠平安無事感到愕然。

「不可能是靠著速度,我不認為她會飛得比戰機還快。」天鴿遭受過防空炮的狙擊,自然了解這種炮火的威力,現代防空炮的任務是迎擊飛行速度極高的戰機和導彈,因此其射擊精確度和威力都是非比尋常。「高速飛行需要承受極大的空氣阻力,若她只擁有正常人類的身體質素,恐怕四肢和頭顱都要被拉斷。而且還要考慮到G力,即使是坐在戰機內的飛行員,身體也會被壓得透不過氣來,因此他們才需要配戴氧氣罩。」

「果然,她的異能不只是飛行。」玄女雖然聽得一頭霧水,但已是認真起來。

Athena答道:「至少看來她不屬於軍方…不過我們沒聯絡過這人,為甚麼她會主動前來?她又是怎麼知道我們的位置?」

「反正我們先禮後兵,就看看她是甚麼來意。」千手觀音難得回話,他是一名詠春師傅,能遇上高手倒是讓他感到興緻勃勃。

「“千手”和“刑天”請作戒備,她在看著我們,眼神似乎不太友善。」現在的距離只有初平能看到女孩的細微動作和表情,這女孩神情冷淡,他越看越是不安,有種遇上刺客的感覺。

眾人一聽都變得認真,並圍在明美及天鴿的四周作保護。明美還沒了解女孩的異能,自然無法想出合適的神祇,她一邊聽著各人談話,一邊苦加思索。



這裡剩下的8名部下雖然已經戰鬥得相當疲累,但加起來的威力也是絕對無法輕視。近戰有千手觀音和刑天,遠程攻擊有Thor、Chiron,攻守援助分別有Athena和玄女,蚩尤能利用天候布置有利戰局,初平的羊頭怪物有一定戰力,是能執行危險任務或索敵的散兵。

如此強的物種,阿樹對他們的評價只是C級,跟東北軍閥的神話物種屬同級,雖然“幻覺”異能只能為受到影响的物種設定攻擊目標,各新物種之間無法通力合作,但那個在西貢秒殺19名C級和7名D級敵人的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

無論是紅線或是素子,都表示西貢的S級這兩天以來完全沒有活動,她真的是正在昏迷?還是受了重傷?行徑活像一名睡公主!若是排除這名S級,便只能假定是另一名A級把26頭新物種秒殺,那麼“塊魂”的可怕力量便不是偶然,而是A級的實力和其他級別真的相差很遠。要是能夠成功把一名A級“封神”,實力必然大增,如果之前有接觸迷霧那班人,或許便能得到他們的協助,現在就不用這麼狼狽。

「那女孩有動作!她拔出了一把劍…呃?她在舞劍!」初平死眼盯著女孩的一舉一動。

蚩尤聽得出奇便說:「喂喂,老兄你沒有看錯吧?她為甚麼要做這種事?會不會是要放大招…怎辦?我們要先下手為強嗎?」

初平認真說道:「不會看錯,她在舞太極劍。太瘋狂了!她不知道自己的身後便是戰場中心嗎?」

「別亂來,我們還沒弄清她是敵是友,先派個人跟她接觸。」明美感到頭大,她想不出能把這個女孩當作是何種神話人物。「初平覺得怎樣?她會是甚麼仙人嗎?」

「既然她在舞太極劍,或許真的能配對上某個“修真”的仙人,不過在道教中好像沒有女性名人…」初平還沒拿定主意,又馬上把精神集中到女孩身上。「啊,她停止舞劍了,並從劍袋裡把某樣物件拿出來!」



「甚麼物件?難道世上真的有“修真”的法寶道具?」玄女是名銀飾工藝匠,以擺賣自己的創作維生,雖然收入微薄卻是活得自在,她在演化後的異能也是製作“妖符”,自然對道具感到興趣。

初平臉色難看地回道:「怪了,你們知道甚麼是“渣古”吧…那是一個“紅色渣古”的布偶手套,她把這東西套在手上!」

「吓!?會不會是看錯呀?這也太搞笑了吧…她到底是馬沙還是仙人啊?」Thor手滑了一下,差點把他的捶子掉下,一臉不解地騷了騷頭。「正常來說,只會飛的女孩又怎會是A級?說不定是小燕打錯字?是A CUP嗎?小燕想說的是乳房大小吧?」

「白痴!現在都甚麼時候了?你連她手上拿著甚麼都不知道,胸部卻看得那麼清楚啊?」玄女露出一副厭惡目光盯著Thor,卻見他欺皮笑臉地吐舌回應,不禁有點氣炸。

初平的性格認真,便打斷這兩人的無聊話題提出分析。「任何物種都只有一項異能,即使能有幾項異能的都只會是屬性近似的能力,嗯…她在對布偶說話了,那道具必定有某種功用,那可能是為某種攻擊作預備。」

「初平的眼力不會錯,“紅渣古”是“機動戰士”裡的東西嗎?這不太好…我沒看過這動畫,你們有誰比較熟悉?裡面有喜歡玩布偶的人物嗎?只要勉強能算是神話人物的都行!」明美放棄似地把《搜神記》放下,各人茫然地互相觀望,大家都是毫無頭緒。

「有個男人在她背後!」初平感到難以致信。



Thor馬上問道:「還有一個?你剛才看漏了眼?」

「不,這個人是忽然出現的!」

「怎麼可能,又不是會瞬間轉移…」Athena對自己的話感到懷疑,瞬間轉移確實也可以是一種異能。

【喔噢!】

【危險!忽然現身的敵人也是A級。】

這消息實在驚人,各人都議論紛紛。

「兩個A級!?」

「阿樹用紅線確認的話便不會有錯,真的是個忽然憑空出現的傢伙!」

「肯定是因為那個女孩對渣古布偶做了些事情,難道是超空間傳送的一類異能?但她明明已經擁有飛行異能啊。」

「那個男人…不會是“龍珠”裡的孫悟空吧?要是那樣我們多少人都不夠死!」

「白痴!撒亞人又那會舞劍?」

「那個杜拉格斯也有用劍!」

「小燕把他的個人資料轉發來了…」

【江湖,25歲,上海人,素子透過中國電訊的資料查出這個男人一分鐘前仍身處北京通電話,然後訊號便忽然出現在香港,這個人跟張秋儀有聨繫,素子正在翻查他們兩人之間的人際網絡。】

明美看了看江湖的照片便苦笑道:「他的髮式一點不像撒亞人,如果他能打出龜波氣功或把髮色染黃…不行,猴子的孫悟空或許還有機會,我不認為撒亞人是神話人物。」

「沒甚麼好怕的,要比厲害的話,素子也絕不輸人。她在演化前是駭客嗎?最強的駭客也沒這麼快吧。」Thor的話像是要為眾人壯膽。

玄女也不理會Thor的自吹自擂,她對現況非常擔心。「女的不說,那男的從這麼遠忽然過來便只可能是瞬間轉移了!」

Thor似是要安慰玄女道:「緊張甚麼?瞬間轉移不過是移動速動能比較快而已…這能值A級嗎?」

玄女嘆一口氣,她也不明白為甚麼會跟這個單細胞男人比較投機,卻還是回話說道:「值吧,如果他能帶人的話,把你帶到火山口上再自行消失便已是一項無敵的技能了。」

「他們要過來了!這兩人的目標是我們,大家備戰!」初平緊張地作出警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