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百獸王

初平剛作出警告,已見江湖和張秋儀飛離大厦天台衝著眾人而來。

明美見這兩人都是踏劍而飛,又是感到疑惑。是女孩把以異能操控的“劍”分享給那男人使用?還是說這兩把“劍”就像玄女所製作的“妖符”般,都是藉由異能製作的道具?

如果“劍”只是一種道具,那麼“飛行能力”便跟他們自身擁有的異能無關,或許這兩人都屬於某個團隊中的成員,而“劍”則是由其他成員所製作,這對明美來說絕不是好消息,她必須掌握對方的異能屬性,才有機會利用“Meme”進行“封神”。

這是一個多樣性演化的時代,明美等人並不懼怕迎戰持有強大破壞力的新物種,倒是擁有未知異能的對手才最難以應付。



這兩人在眾人約10米前停下,便施施然地從“飛劍”步下地面。明美的部下們對來賓並不客氣,各人的臉上都是殺氣騰騰,只要這兩人再靠近一點,或是得到明美的攻擊命令,他們都要馬上出手。

明美倒是冷靜,她悠閒地坐在馬上觀察來客,表現得遊刃有餘。事實上,要是跟新物種親身打鬥,沒有半點戰鬥能力的她即使作出防範,也不會對存活有任何幫助,倒不如故作神秘,使對方感到猜疑。

“Meme”厲害的地方是一旦明美能聯想到合適的神話人物,這場戰爭便告勝利。

江湖,按素子所提供的資料是25歲,可是外表看來卻更像一名年近40的中年人,他的頭髮就像起床後未經疏理般十分凌亂,身上穿著的淺灰色外套和襯衣也顯得相當簡約,整體看來像個老好先生,眼神卻予人深藏不露的感覺。

他所擁有的明顯新物種特徵,便是在額頭上長出的第三隻眼,那瞳孔的形狀從上而下形成一道直線,看起來就如鰐魚眼般使人毛骨崇然。那眼球泛起綠色光芒,並一直來回地盯著眾人,明美不禁聯想到“魔戒”中的“索倫之眼”,可惜她知道現在的感覺尚未充份達成“封神”條件。



張秋儀,眉目清秀但表情冷淡,一頭爽朗和帶點男性化的短髮,予人律己甚嚴的形象。她身穿黑色旗袍,花邊以銀白色點涰,旗袍的左下方綉有白色大圓,看上來就像半邊太極圖案。這女孩一直自信地以雙手交叉抱胸,原先踏著的日本刀,現在已如近衛般懸空倒掛在她的身旁,雖然只是一名15歲的女孩,其神韻卻有頂級高手的風範。

站在前方的千手觀音早已把槍頭對準二人,他的28隻手握著各種槍械,使他看來就像一座可怕的火藥庫,可是眼前的兩人仍是毫無懼色,日本刀緩緩地從秋儀身旁移至她的面前,似是在護著主人。

明美瞄了一眼那日本刀,這刀顯然不是普通貨色,但刀劍又豈能擋得下千手的近距射擊,這兩人的自信到底是甚麼回事。

千手似有發現地嘴角泛起微笑,他認出了來人,不覺心情亢奮。「中國武術隊的張秋儀…幸會了,我還不知道可以用日本刀耍太極劍。」

眾人一聽都是愕然,沒想到千手不用透過素子的資料便認出對方身份,想來他一直醉心武術,把國家武術隊的人認出來也不算奇怪。只見千手把其中兩柄槍扔掉地上,騰空出一雙手擺起詠春功架,似是要挑戰那女孩。



秋儀武藝高強,一眼便看出千手絕非泛泛之輩,自然是不敢貽慢。只見她使了一個眼色,背上掛著的數個劍套便以傘型散開,使她看來竟如孔雀開屏般華麗。這時劍套似有共鳴地微微一震,共有八把劍從中飛出,尤如八卦符號般前後左右地護在主人身邊,最前方的日本刀則單獨地懸空掛在兩組人之間。

秋儀仍舊不慌不忙地以雙手抱在胸前,旗袍隨風輕揚,看起來甚是威風。「哼,我也是第一次見有人會握著步槍打詠春拳,這才算是稀世奇聞吧。」

千手一聽感到萬分慚愧,這可關係到武人的自專,若是在封神前他絕不會做出這種無禮舉動。雖然他很想放下武器,與這名難得遇上的高手來一場堂堂正正的武術較量,但作為封神後的部下,明美的安全絕對比個人榮辱重要得多。

「詠春拳的目的本來便是用作自衞抗敵,妳們來意不善,我可不介意使出任何手段。」

「說得有理!」秋儀的食指頭輕輕一動,日本刀隨即轉向,以刃身正對著千手。「那麼,這位師傳能在死前先留下名字嗎?」

「千手觀音。」千手沒有感到屈辱,這可不是運動比賽,一旦開打或許會馬上分出勝負,戰敗者很可能付出性命代價,詢問名字顯然是出於尊重,他甚至對沒有說出原來的名字感到不妥,便又作上補充。「前輩子的名字已被我遺忘。」

「果然是因為這個女人嗎?」秋儀輕賤地轉頭望向明美,這一看卻是嚇得她不敢動彈,她看見Chiron正拉滿弓瞄準自己,箭枝的材質已化作純白光芒。

Chiron不是武術家或運動員,才不會理會甚麼武人之間的情誼,他發動起“無堅不摧之箭”的異能,把能量不停注入箭中,並伸直上半身擋住背上的明美。



江湖也被Chiron吸引了注意,他似乎亦有所顧忌,但卻沒有輕易示弱。「半人馬先生,你這一發打不中的話,背後的女孩便要人頭落地,敢跟我打賭看看?」

注入能量的箭枝有數倍於狙擊槍的威力,適量發動這項異能的話,一天大概能打出數十發。而現在他這一擊是花光能量全力發動,威力就如同戰艦主炮的零距離射擊,若以此射擊普通人體,效果自然是如同以鐡錘子打豆腐,在現存的冷兵器當中,其破壞力大概只會輸給美國海軍最新配備的磁軌炮。

明美等人自然了解Chiron的異能,這也讓他們對江湖的話感到猜疑。為甚麼這個自負的男人會忽然顧忌起來?難道說他看一眼便能推斷出“無堅不摧之箭”的威力?斬殺明美的警告是在虛張聲勢?還是他們真的有這種本事?江湖的第三隻眼仍在鬼異地轉動,莫非暗藏了玄機?這鰐魚眼讓人感到心寒。

對Chiron來說,為明美戰死算不得甚麼,但江湖的話讓他感到困惑,只怕他真的能輕易殺死明美。這樣一來,兩邊的人都有所顧忌,一時間成為疆持不下的局面,原先想要打起來的千手和秋儀都也是不敢動手,卻是誰都不肯先讓步作出調解。

秋儀警愓著Chiron的一舉一動,輕聲對江湖說:「哼,不想大叔還有挿手的閑情,你自己的事兒已經完成了嗎?」

「不成功,似乎是精神力差距的關係…」

秋儀就像聽見了從未發生過的怪事,她偷看了江湖一眼,只見這呆瓜竟在點頭微笑,這副忽悠的態度不禁教她火大,她很想要大駡一頓,卻又不得不防範Chiron,只好無奈地嚥下這口氣。明美的部下自然是不明白這兩人之間的對話,他們也是緊張地偷看明美,只見主公失望地輕輕搖頭,似乎是無法順利封神。



明美在內心盤算一下,現時戰力大損,打起來並沒有任何好處,倒不如繼續虛張聲勢,找機會套出足以完成封神條件的情報。

她以優雅的動作合上手中的《搜神記》,抬頭對兩人說道:「江湖先生的邪氣眼睛似乎是無法合上,那便算了。可是,張秋儀小姐,妳那幾把劍會讓我的伙伴感到緊張,他們緊張的時候就會動手,妳最好能把武器收起,並且退後一點。」

江湖考慮了一會,竟是出奇地同意這項建議,並輕輕搖手示意秋儀後退,緊張氣氛終於得以舒緩。

「林明美小姐,謝謝妳的問候,我們的原意也不是來戰鬥。」

「…」

明美呆了一下,她本想來個下馬威,向兩人展示“白之月”的情報能力,誰知對方竟然也能說出自己的名字,在氣勢上沒能壓倒對方。既然對方無意交戰,她便繼續問道:「既然不是打算戰鬥,那麼你們是來為軍隊和談?還是要加入我們?」

「都不是。」

「嘿,這位大叔倒是幽默,難道你是想來跟大家打個招呼,互相問好嗎?」



秋儀聽見大叔二字便得意地笑了一聲,算是對江湖剛才的忽悠態度報復。

「咳哼,就確實也是我從千里而來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某方面而言,妳跟我很相似,這倒算是一種緣分。」

「別故弄玄虛!你到底來幹甚麼?」

「我希望集合新物種的力量對抗人類,國家不會打算放過我們,不管是在香港還是國內。」

明美聽罷稍安,對方是從中國來投靠的新人類。

「那麼你是要來助戰嗎?」

「不,我是來邀請妳們加入我的組織,一個以新物種為成員的組織。」



「哦?我沒聽說過中國有新人類組織。」

明美對素子還是很有信心,按素子的資料,中國軍方正著手編制以新物種構成的軍事單位,卻是處於灌輸愛國教育的初步階段而尚未成軍,而在民間則仍未發現任何具規模的新人類組織。

「這不奇怪,我們只有5人…」

「喂,你算錯數了。」 

江湖看見秋儀一臉不肖,於是又困惑地作出補充。「嗯…以及一堆“萌物”。」

「5名成員的組織?你了解我們的情況嗎?我們的船上有1000多人,倒不如是你們來加入我們吧?」

「嗯,我估計你們集合了100多名新物種吧,其他的都只是普通人,這樣算來一點都不多,我們若是胡亂收集也能湊足這個人數。」江湖續道:「我們的組織只選擇精英,能加入的成員都是擁有驚人本領的物種。坦白說,你們的發展策略和理念都行不通,猶如劉備帶民千里行軍,這樣只會拖自己後腿,最低限度來說,只有新物種才能佩上選民資格。」

「選民是甚麼意思?聽上去就像邪教!」明美心想難道這5個人都是A級物種?那麼他們的實力絕對是無法輕視,也不知道另外的3人會不會正躲在附近。「也對,我們的理念是要拯救所有物種,你們中國人不會懂得這種情操。」

「天真!」江湖似乎有點動怒,但很快又把心情平復起來。「人類只可能是我們的敵人,妳在這幾天也有親身體會過吧,他們無時無刻都在屠殺我們的同胞,妳還打算拯救他們?」

「你的想法錯誤,我們本來也只是普通人類,那些人也會醒覺,只是時間問題。」

「妳的話聽來就像在安慰自己,有留意到醒覺在減速嗎?還是說妳連這件事都不知道?」

「哼,原來你也知道很多,今天的演化個案的確是比較少,但是演化的速度本來便很不穩定…」

「妳心裡明白!會醒覺的人早就醒覺,不醒覺的人永遠都不會醒,他們沒救了。」

這話讓明美受到刺激,如同一記當頭棒喝。她不禁億起往事,大哥、小燕和她三人一起走上街頭的影像依舊鮮明,江湖所說的都是事實,她不禁語塞。

「嗯,我同意你這一點,但作為新人類,便應該有更崇高的理想。小燕選擇背負最艱難的使命,她要做正當的事,而非做有利的事,正因為她有這種純潔心靈,我才支持她到現在。」

江湖聽罷,態度竟變得敬重。「哦,原來妳們自稱為新人類,這名字也不錯。小燕是…」




破破破破、破──!




一陣火炮打來,解放軍比預想中更快重新組織起來,並從百米外猛烈射擊,神話物種都撲向明美以血肉身軀作保護,半响過後,眾人卻是難以致信地沒受到半點攻擊。

原來秋儀已擋下了所有炮火,她仍舊沒有半分動搖地以雙手抱在胸前,日本刀以肉眼無法觀察的速度檔下了連串攻擊,這把刀顯然並不尋常,若非以特殊物料鑄造,便可能是有著如“妖符”般的某種護罩作保護。

只見秋儀合上雙掌,手指尖朝天輕指,身旁的八把劍旋即飛上半空,並以高速衝向敵陣,遠方開始傳來接連的慘叫聲,這些兵器在無情地斬殺敵人。

Thor見機會難得,即上前向秋儀道謝。「原來這就是妳的異能?我就知道妳不會是敵人呢!呵呵,而且還是一位大美人!」

「哦?」秋儀沒看Thor半眼,只是冷淡地悶哼一聲作回應。

玄女硬把Thor推往一邊,便對兩人說道:「你們看見現在甚麼情況吧,那邊的濃霧開始消散,我們要走了,沒時間再跟你們談話。」

天鴿見兩人沒有反應也說:「我們的體力有限,軍隊的彈藥卻是無窮無盡,想要加入的話可以跟著我們走。」

「沒必要為我們擔心。」秋儀輕瞄江湖一眼,露出不滿的表情。「喂,他們的話沒錯,我花了大量功夫才千辛萬苦地把那八把寶劍收集回來,它們和“日光”不一樣,耗損了便不好,而且“日光”的防禦也並非萬全。」

「嗯,好吧,準備把劍收回。」江湖忽然把眼睛轉為紅色,便對明美等人笑道:「這次是難得的歷史性會面,人類…真掃興,那麼讓我來為大家爭取一點談話時間。」

江湖轉身舉手一揮,大地竟開始發生輕微震動,只見他雙手屈後儲力,然後兩掌向前一堆,並大吼了起來。

「推土機───!!」

一道巨大牆壁出現在眾人眼前,牆壁比附近的大厦還要高上很多,闊度也是橫跨了數條橫街。接著牆身漸漸彎曲,開始不停向前滾動,如同剝果皮般,這動作不停把前方的地皮也翻了起來,地皮猶如在製作旦糕卷,旦糕卷被推得越來越厚,向著北方直捲過去。

地表上的建築物就像被拉進大圓桶壓縮機的垃圾般分裂成碎,煤氣管道所漏出的氣體在旦糕卷內引起了連串爆炸。眾人一看地上,本來的彌敦道消失了,附近的建築物也沒有了,前方是一片切割整齊並向下凹陷了約十米的平地,一條條殘存的大厦莊柱像細針般挿滿地上,在其中某段地方,還能夠看見被揭出頂部的地下鐵路月台設施。

明美看得呆住,白之月號也有操控土地的D級物種,但又那會有這般變態的威力!雖然她的部下當中沒有操控土地的神話人物,但相信即使有這類C級物種,眼前的威力也是過於巨大。這項異能仍屬物理世界,過往阿樹都只歸類作C級,難道這就是被A級物種發揮起來的威力?只是,之前的瞬間轉移又該怎麼解釋?輕敵了!如果他剛才對我們認真起來,這招早就能把所有人捲成肉碎。

江湖深呼吸了一下,才對眾人說道:「剛才這招叫做“堆土機”,我是不太喜歡這名字,聽說原來的主人喜歡搞工程…」

「混帳!大厦裡還有很多平民!你可知道剛才有多少無辜的人被殺!?」明美大聲吼駡,心裡又是對江湖的異能存疑,飛行、瞬間移動、推土機,他已最少擁有兩至三種異能。

「我說過了,時代已經轉變,我只是讓妳親眼看看剛才的苦戰是多麼不必要。」

眾人無言,大部份的入侵軍隊確實在剛才的一擊後已全數陣亡。

「林明美,我是在看過妳的檔案後才過來。在這場大型演化前,妳已經是個壞分子,聚眾生事、製造社會不安、圖謀顛覆國家…政府一直有對妳進行嚴密監控。不只是政府,這就是人類給妳的評價,偏偏妳一直以來所做的事都是要幫助這些人類。」

「原來你是中國政府的人!」

「不,我在工作期間認識了一些政府內部的朋友,他們都是義人,願意冒上性命危險為我取得了不少資料。」江湖說罷長嘆一聲,似是感觸良多。

「中國會有這種人?這還真是科幻小說的題材!」

「比香港多,妳們的社會早就崎型,能夠掌握資源的不是無知富二代,便是靠著無恥上位之徒。有能力、有學識的人都在從事價值低廉的工作,反而是朋輩為黨、土豪流民,卻能保住無中生有的既得利益。然而,大部分的人仍願意像蛆蟲般生活,道德和公義是成功的絆腳石,這份情誼不但無人欣賞,反而要受到責難。」

「哼,你只是在五十步笑百步。」

「就拿天安門運動來說,軍隊那有甚麼警棒?北京市民面對的都是荷槍實彈!軍隊進城的時候,大批人民還是自發擁上長安大街守護學生。再看看香港發生甚麼?居然有一半人口爭相願作蛆蟲!他們沒有暗自嗟嘆,反倒是在幸災樂禍,妳說到底是中國人還是香港人的基因比較優秀?然而,妳之前仍像個傻瓜似地為他們爭取權益,現在還打算去拯救那種人?這不就是個天大的大笑話?」

「人會改變!」

「人類的大腦神經元在停止成長後,個性便已定型,能作出大幅改變的萬中無一。30歲以後的人沒有任何演化,我相信妳也知道吧?」

「…」

「我得到政府的統計數字,中國佔了全球人口的1/4,演化個案卻只是全球的1/10,那個控制互聯網的傢伙有告訴妳嗎?」

「你認為這代表甚麼?」明美心想這數字大致準確,素子並沒有提過這件事,那是阿樹透過“眾神之絆”得悉。

「中國的基因庫已變質,在明朝戰敗及滿清入主後,願意維護公義及起身反抗的人漸漸從基因庫中滅絕,軍閥割據、內戰、文革等等事件,都是在屠殺這類基因,能剩下來的都是垃圾。我留意到深圳有著全球最高的演化比例,這群人在改革開放後便離鄉別井,聚集到陌生地方創出一片新天地,中國僅存的優秀基因都集合到那裡。」

「這種話有何根據,逐利而為便能算是優秀了嗎?」

「樂觀、進取、冒險精神!我們來看看歷史上的黃金時代,在這種時代站在舞台上的基乎都是有夢想的年輕人。西班牙和葡萄牙勇於冒險,他們開拓了新大陸;英國帶領工業革命並建立了日不落帝國;而美國的黃金時代則是帶來大量新科技,並完成多項人類創舉.」

「中國有1/4人口,這個國家的黃金時代理應有更大作為。但在把人口紅利都花光後他們得到甚麼?只是靠著廉價作賣點的一間世界工廠,而這個角色也正在漸漸消失。政府每天在吹噓這丁點兒成就,事實卻是這黃金時代的光芒相當暗淡,資源被錯誤地分配,貪腐無能的人掌握財富、小人當道、有創作才華和改善社會的人都被無情泯滅,能上位的不是依靠性交易,便是當條忠犬一整天在拍馬屁。」

「能說重點嗎?你想說基因庫的改變使得中國演化個案較少吧?這又能有甚麼問題?」明美見秋儀在無奈地玩著她的日本刀,想必這個女孩已經上過很多堂大叔的“課”。」

「歷史上就只有在大劇變後,人類才能重新發出光芒,所謂的動亂、戰爭和革命,就是權力的重新洗牌,讓腐化至極的人被拉下舞台。演化正是這種世代交替的時代,我們要做的是徹底滅絕舊有勢力。」

「滅絕人類?這是聯合國的反人類罪行!」

「不是要滅絕人類,而是“武裝移民”,中國一直便是靠長期性的武裝移民進行擴張,再優秀的蒙古民族也因此被徹底馴服,新物種也能對人類採取這項政策。」

「錢穆說的我當然知道,這還不算是種族滅絕!」

「不,這跟屠殺行為是兩回事,中國政府也一直有對香港實施這項政策。」

「政府只會用屁股思考,這種政策根本不會對香港或中國有好處!」

「政策為甚麼要對一個國家或一個地區有好處?上位者只會關心自己口袋內的好處,一個地方變糟了又如何?所以人類沒有資格成為統治者,我所建立的組織,是要建立一個由新物種統治的世界,人類只合資格被勞役,反正他們從心底裡也是喜歡被勞役。」

「…」明美提防起來,這個江湖是一名瘋子。

「我們需要同志,我很期望妳能加入進來。」

「屁!難道讓你當上統治者的話世界便會變好?我不會再聽你的廢話,小燕跟你完全不同!想要來挖人?別想壞腦了!」

「呵,這個小燕是你們那條船上的領導者?我倒想看看像甘地那種精神是否還能行得通,可惜印度的道德標準沒有因他改變。」

「請你離去!」

「硬拉妳過來也沒有意思,我想給你們傳話,只要有實力的都沒有問題,來北京找我們吧,我會沿路指引。還有,這是我送給妳的禮物。」

江湖取出一份國家檔案,明美本想轉身便走,卻看見檔案上寫上林明仁,那是她大哥的名字,她遲疑了片刻,還是命令部下收取了檔案。

「“劍聖”!」

「“日光”!」

江湖的第三隻眼一下子轉成白光,一把桃木劍從秋儀身旁飛到他的腳下,這人倒是干脆,轉交了檔案後便往北飛去。秋儀略帶遲疑,在多看明美等人數眼後,才踏上名為“日光”的日本刀,接著手指頭輕輕一點,也是往北揚翔飛去。

眾人一陣沉默,才轉身往尖沙嘴方向走去,各神話人物也開始議論紛紛。

「這兩個人的態度真讓人討厭。」

「不,那個秋儀妹的人品似乎不錯!」

「你還是閉嘴吧,色狼!」

「嗯,我們還是得承認他們有高強實力。」

「你們說,那個男人怎會有這麼多種異能?」

明美一直在看著檔案,只有Chiron感到她的身體因激動而在微微抖震,卻是不敢打擾到主公。這時手機又再傳來小燕的通訊,明美細看裡面的訊息,只覺百感交集,終於禁不住發出長嘆。

Chiron輕聲問道:「主公,有事嗎?」

「嗯,我沒事,素子查證好那兩人的資料,不愧是A級物種的異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