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劍聖

卻說江湖和張秋儀飛離佐敦後,便沿著彌敦道經 “油麻地”往北前進,這裡整個地區已是空無一物,舉目之下只有被翻掉地皮的黃土,兩人也不禁對“推土機”這項異能感到心寒。

毁滅狀態一直伸延至旺角地區的外圍才結束,一座以雜亂人工物構成的旦卷狀山丘把九龍南北分隔起來,這小山足有百米多高,當中埋葬了大量油麻地區市民及解放軍主力部隊的屍骸,這座大型墳墓便成為了旺角的新地標。大量塵埃、碎石和垃圾散落到山腳,使那一帶的建築物就像泡過泥水浴般灰濛濛一片,有些大厦更是被掩埋了一半,裡面的住客看來是難逃一劫。

秋儀一馬當先飛至山頂,只見北面的旺角中心地帶尚未遭受破壞,仍有少量解放軍正在活動,看來似乎是軍中的後勤部隊和臨時指揮中心。她也不敢冒進,觀察一會後便回頭參扶已是力氣耗盡的江湖,並一起降落在南面山下的一座高樓平台。

秋儀在確定江湖平安著陸後,便命令背上的八把寶劍飛往旺角打掃戰場,只留下“日光”守在身邊。雖然這八把劍速度極快,是相當有效率的殺人機器,但要殺光旺角的解放軍,估計也得花上十分鐘。



她對這點等待時間並不介意,一來江湖的體力已是支撐不住,二來她也想討論明美等人的事情,便當作是做個小休,只見江湖坐在地上猛抽大氣,似乎剛才的異能花掉他很多氣力。

秋儀的表情依舊冰冷,她以帶點嘲笑的語氣對江湖說:「哼,你是活該,誰叫你硬要耍帥?」

江湖無奈地看了秋儀一眼,深呼吸過數下後,才有氣無力地向秋儀回話。

「沒想到這招的破壞力非常強大,都怪那傢伙對我們隱藏了實力,害我剛才還出盡全力發動異能;現在看來,那人平常只發揮了“推土機”的兩成威力。」

「是你自己沒去做好測試,這是懶人應得的報應。」秋儀話雖如此,但想到招式威力比原先估計的還要強,這總算是件好事,便也不再計較。「話說回來,剛才半人馬那招是啥?」



「嗯,我們都撿回一命,那招叫“無堅不摧之箭”,原理是以異能把能量儲存於箭矢,這股能量可以瞬間被轉化為動能。由於箭的動力不是來自弓弦,因此它的性質近似彈藥而算不上是兵器,自然是無法被“劍聖”支配。果然,“劍聖”對構造非常複雜或是過於簡單的兵器都行不通。」

秋儀嘆息一聲,但覺心有不甘。

她的異能“劍聖”能支配一切兵器,被支配的兵器就如同項愛的彈珠般,能執行主體所下達的各種命令,並在理論上有無限射程。

可惜這異能的限制很多,首先是取得“支配權”的有效範圍很短,本體只能對10米範圍內的兵器進行支配。被支配後的兵器會產生性質上的變化,像刀劍一類兵器便能作出高速飛行,而槍炮類型的兵器則是得到火力上的強化,不同型式的性質變化似乎是基於秋儀對該項兵器的印象。

其次是對複雜構造兵器的限制,兵器的構造越是複雜,“劍聖”所能附加的威力也越小,而該兵器亦無法作出精密動作,這缺點在運用現代化武器時更為明顯,特別是涉及到需要運用計算能力的自動化武器,其功效便更是強差人意。



秋儀的第二項異能“超距糾纏”用途廣泛,這異能的其中一個厲害之處是能使她現身於世上任何地方,她除了利用這異能偷得八把寶劍,還“拜訪”過多處軍事基地,順道也對“劍聖”進行過多次測試。

她發現若是支配坦克或戰機此類現代武器,“劍聖”只能勉強指示它們作出移動和攻擊,可是在性能上沒有得到提升,武器動作甚至比不上一名專業駕駛員的操作;她也曾現身於一枚航行中的導彈旁進行支配,那被支配的導彈最後因飛行方向錯亂而墮毁。

總括來說,不管是基於武器的原理過於複雜或是涉及運算,“劍聖”對自動化武器的運用都是相當不在行,最後她只能認命地放棄支配此類武器,改而支配她最熟悉的簡單兵器:刀劍。秋儀從小學習武術,不僅精通太極拳法,對刀槍劍的運用也是大帥級人馬,甚至已到達“劍人合一”的境界,“劍聖”就似是一項為她度身訂造的異能,一旦她對刀劍下達命令,這些兵器便會自動執行各種任務,她甚至不需花上精神和時間進行監察。

“劍聖”的最後一大限制是無法支配過於簡單的兵器,比如說她能夠支配一把手搶,卻是無法支配子彈,她能使10米內的敵人無法以槍械向自己射擊,可是當子彈從槍械中分離出來後,她卻無法像Matrix中的Neo那樣把已經擊出的子彈停頓下來。

因此,之前她是靠著“日光”的保護才能成功穿越解放軍防空炮火網,而“無堅不摧之箭”的弓弦只屬象徵性,那異能的威力完全來自存上大量動能的箭矢,“劍聖”自然是支配不到“子彈”。

“劍聖”所作用的仍是物理世界,這項異能可算是十分普通,也許阿樹的紅線只會把秋儀歸類作C級,她能成為A級物種的主要原因,是與同卵雙胞胎姐姐所共享的第二項異能“超距糾纏”。秋儀自然是對新物種的等級一無所知,她看了一眼“日光”,這是一把構造極其複雜的日本刀,她的姐姐張春儀能賦與物件生命和變化,在創造了“日光”和“卡奧斯”後,便讓“日光”一直追隨在妹妹身邊。

「那兩名能製造濃霧和作出雷擊的新物種真是絕配!那團隊透過合作使作戰能力高上十倍有多,所以哩…」

秋儀回過神,只聽見江湖仍在興奮地談論著明美等人的異能,這男人對各種異能都是充滿好奇和敬意,即使是敵人的異能也會由心欣賞。



「那箭的威力比大炮還要強,若是發射出來根本無法閃避,即使是“日光”也很可能被打碎,所以我常說不要輕視這類演化物種。」江湖滿意地頻頻點頭。

秋儀不怎麼喜歡江湖的個性,她認為這是一種病態。

「還好說?是你自己要來看那個林明美,害我剛才陷入險境!」

「沒辦法,若不是以“百獸王”近距離確認,也無法評估他們的異能和實力。」

他們的一名同伴擁有名為“God is watching you”的異能,使他們能順利地偷取了大量軍方資料,亦因此而發現了在處女星號集合了眾多“恐怖分子”,以及部分恐怖分子的異能,這些資料非常錯亂,江湖透過“God is watching you”追踪明美等人,並從各種線索中推斷出林明美的價值,已算是一件非常不簡單的事情,秋儀也不好意思怪他錯估了其餘物種的實力。

「話說回來,剛才那些人的素質看來都不錯,雖然那女孩的能力沒到手,應該有偷到不少異能吧?」

「嗯,有偷到一項。」



「啥!?只拿到這麼少?」

「身體出現物理變化的物種就是麻煩,妳也知道我無法改變自己的身體素質,“百獸王”對於變化明顯的物種都是無能為力。」江湖連連嘆息,他對沒能從寶庫中拿出太多東西也是感到可惜。「林明美的精神力太強,至於那個會雷擊的傢伙,他必須手握鐵材作為中介物質,就是那個鐵錘子,那物種的身軀已演化至不受導電傷害,但我會電到自己啊!」

「好哩,我沒興趣聽你的自辯,你到底是偷了啥異能啊?」

「是那個美女,她的能力叫做“戰爭女神”,能夠為大範圍內的同伴增強作戰能力。」

「喔?聽上來不錯,快試試看?」

「妳看我現在那還有力氣?」

「靠!」

 “百獸王”是一種模仿能力,江湖的第三隻眼除了能洞悉新物種所擁有的異能內容和名稱,這眼睛更是一個記億庫,可透過“模仿”把各種異能學習並儲存起來。江湖能透過轉換眼睛顏色使出一項過往學習到的異能,並且發揮出原來主人的一半威力,這亦是他能運用“劍聖”和“超距糾纏”這兩項能力的原因。



雖然這次只取得亠項異能,但江湖對於能學會“戰爭女神”還是感到相當滿意,只要組織的成員變得更多,這招在戰略運用上甚有價值。

「反正妳和春儀總是單獨行動,這異能也幫不上妳們,我會回去跟大伙試試看。」

「哼,人家可是美女,大概在演化前已有不少男人爭相為她當“兵”,所以才配得上是“戰爭女神”,我看你這個大叔要是能發揮出1/4效果便該偷笑了。」

「呃?現在又不是古代戰爭,上戰場的可不是只有男人。」

「重點是你並非帥哥。」

「…」

兩人聽見旺角那邊的槍炮聲漸漸疏落,似乎寶劍已把軍隊殺得七七八八,便整理一下身上行裝準備動身,只是秋儀仍在抱怨。



「賠本哩,沒拿到多少異能,卻引起了軍方對我們的注意。」

「此行還是相當值得,就是因為偷不到林明美的異能,才正好說明我沒有看錯人吧?中國政府那群白痴,有這麼好的報告在手卻竟然沒人察覺她所擁有的異能是何等寶貴!“形而上”的異能相當罕有,而且她的異能居然是強行殖入第二複製因子!」

「你自個兒在興奮有甚麼用,偷不到的話,再寶貴也沒用啊。」

「她這種人會加入我們的,我看人的眼光從沒出錯。」

「喂喂,今天已經出錯了吧?不過要是她肯加入倒是好,就算讓你把她的異能偷到手也只能發揮一半威力,說不定會在某天被部下背叛刺上一刀呢。」秋儀話雖如此,其實也頗信任江湖的識人眼光,她與春儀正是被江湖發掘的人才。「反正我還要留下,不用我帶明美回紫禁城嗎?」

「不用,明美的能力可以順利去到北京,來不了也沒有資格加入。」江湖稍為精神便站起身來。「妳負責監視塊魂,它若毁滅了世界,我們的計劃也沒意思。」

「那麼,還有兩個地點的目標看來不錯,西貢和尖沙嘴…要去那邊?」

「這兩個地點都比較危險,先去西貢吧,那邊有個會預言的小孩,似乎也是不錯的異能。」

「原來你看上的是預言能力?一半威力…不就只有一半機會準確?那又有何用?」

「沒學過還不知道,說不定只是預言時效縮短一半,即使只能預知一分鐘後的事情也很好用了,絕對有一試的價值。」




嘭破!────

嘭破!────





突如其來的兩道巨大衝擊力震憾了整座大厦,秋儀和江湖都是毫無心理準備地被殺個措手不及,兩人像個皮球般不由自住地翻滾,已是分不清上下四方,想要踏劍逃去也不可能,只能以手抱頭避免嚴重受傷。

秋儀幸運地滾落至頂樓的梯間,她受驚地靠在較安全的牆角位置,雖然感到渾身痛楚,卻已沒有空閒去查看身上的各種擦傷,她對受到何種襲擊仍是沒有半分概念,只能小心翼翼地保護著身體,提防正在四處飛墮的各種雜物。

待到大厦的搖晃停止,震動和聲音都已靜下,她才想到應該盡快了解情況,便開始四處呼喚。

「江湖!?日光!?」

「我還好!妳別亂跑!」

秋儀聽見江湖的聲音竟從下層發出,推想外面的屋頂平台恐怕已被震出大洞,才會使他掉落到下層。只見“日光”從瓦礫中飛了出來,這劍雖然被沾滿灰塵,卻仍是絲毫無損,便命令“日光”到屋外偵察,日本刀在外面飛了不久後便回來報告。

「外面甚麼情況?是新物種的攻擊嗎? 」

【無法肯定,但四周已是安全。】

一股女性聲音竟從日本刀發出。

「難道是軍隊?剛才我們受到了甚麼攻擊?」

【兩枚導彈。】

「導彈…是軍方對我們的復仇嗎?但他們昨天已關掉所有軍用網絡,沒有衛星導航的導彈要怎麼飛來?若那是野戰炮的攻擊還說得通。」

【妳要看看彈頭嗎?】

「甚麼意思?它沒有爆炸?」

【沒有,若是發生爆炸的話我們早就死了。】

秋儀心想日光的話倒是正確,導彈的爆炸威力絕對能把這一帶都移為平地。只見日光已開始帶路,她隨日本刀往下層樓梯走去,沒多久便碰上江湖,這男人沒有受傷,大概是在危急之際發動了某項異能保護自己。

兩人到了大厦中層,便看見一枚長達十多米的巡戈導彈被卡在大厦正中,碩大的導彈仍在冒煙,兩人不禁打了個寒。

【喔噢!】

「有微信!?不可能的,這是儲值咭啊,我早便刪除了所有程式!」秋儀半信半疑地從衣服內取出手機,發信人的名字是草薙素子。

【警告:禁止接近西貢或尖沙嘴地區,否則下次的導彈將附上彈頭。】

「這人甚麼來頭!?她是用甚麼方法找到我的手機?還跑來威脅!」

「巨浪2型…這東西是從核潛艇射出的。」江湖仔細查看導彈上刻有的“JL-2”字樣,他的臉色蒼白,與之前討論明美等人時的態度不同,他此刻只感到恐懼。「這種異能…是那個迫得軍方要關掉軍用網絡的新物種。」

「既然軍方已關掉網絡,她又怎麼還能射出導彈?」

「如果這物種能夠操控所有網絡,她便能夠預先為所有系統種下遙距操控程式,強行重啓電腦並非不可能的事,而且並非所有國家都關閉了網絡,她或許能借用別國的系統。」

兩人無言相望,他們真正感受到世界末日的含意。

「總之,此女的異能非常強大,昨天各國不是陸續發生了核潛消失的事件嗎?應該也是這個女人幹的好事,報告說那些潛艇在消失前都曾經急速爬升或下降,她利用水壓的急劇變化把船員殺害後控制了潛艇,而且還得到啓動核武的密碼。」

「笨!軍隊高層早就應該把那些武器收起,可惜那批蠢貨的官位都是買來的,又怎懂得行軍作戰?說不定還躲在俱樂部喝人奶。」

「也不能完全怪他們,這是一項意想不到的異能,軍隊高層也無法在短時間內通知潛艇指揮官,不過軍隊還是太輕敵了,應該先以手動方式把燃料全部放走。」

「真討厭,敵人又是日本人,我們真的就這樣屈服?」

「我看比較像中國人,日本女性通常不會在名字上使用漢字。反正我是認命了,跟這個人作對恐怕多少條命都不夠死,小心處理妳的手機,那電話已被駭入。」

秋儀自然知道這手機留不得,她似乎想起甚麼似地閉上眼睛,還自個兒喃喃細語起來,在“交談”了約1分鐘後,才又再度張開雙眼。

「呃…這手機等送你回去後再斬掉,春儀說要送你回去,現在準備“糾纏”吧。」

江湖臉有難色,似乎對她剛提及的“春儀”和“糾纏”都感到相當厭惡。「不!妳先說這次她又要怎麼“糾纏”?」

「她說這次用騎馬舞。」

「那是甚麼東西?」

「果然,沒弄壞手機是對的。我還真懷疑你這傢伙是不是地球人…等我一下。」

秋儀打開智能電話,開啟了Youtube網站,點選了一個音樂視頻播放起來,江湖越看越是汗顏,還沒到一半便把手機交回秋儀。

「像跟妳舞劍來糾纏不就很好?為甚麼要我跟她跳這種奇怪的舞!?我真想知道春儀的腦袋到底是甚麼構造!」

「嘿,要怪的也是你只發揮到“超距糾纏”的一半威力,你不跟她“糾纏”的話要如何回去?」

「不用傳送!我繼續用妳的“劍聖”好了,借我桃木劍。」

「“劍聖”!」江湖怕秋儀硬來,便急忙踏上了劍,竟是頭也不回便自個兒飛去。

秋儀呆呆目送這個遠去的男人好一會,才不禁失聲大笑起來,便跟日光說道:「有需要走得這麼急嗎?等到明天不就可以跟我舞劍“糾纏”了?看來他真的很怕姐姐啊!」

【這男人不是打算騎劍回紫禁城吧?計較這些幹嘛,連小事也豁不出去。】

(日光醬說得對!他這個大白痴,難得我都願意跟他伴舞,卻一點都不懂得欣賞!)

「說實話,我也不懂得欣賞甚麼騎馬舞。」秋儀跟腦內的一股聲音交談起來。

(嗯,別說這個。秋儀醬,現在是自由時間了吧?我們快去找人!)

「找甚麼人?」

(就是“絲絲”在數天前看到的那個會變出“彈珠”的“彈珠哥”啊!)

「嗯,那異能不是甚麼“See See”,它的名稱是“God is watching you”,或是“白塔之眼”。可惜最近幾天已無法觀察到那“彈珠人”,因此我們仍不確定他有多少作戰能力,如果特意去找,而他又沒甚麼特別的話…」

(誰要理會甚麼作戰能力,他的樣子很“萌”啊,只要萌便好了!)

「我不是來玩!我是來監視“塊魂”的!」

(我不會覺得那種東西萌啊。)

「要是妳不覺得那東西萌的話,地球便很可能完了,這種結局才更不萌吧!總之先等我親眼看過那東西,要是妳覺得能用上“萬物皆可萌”,我才會答應把妳從紫禁城傳送過來。」

(嗚,那算了吧。不過妳要給我手信!妳在旺角吧,這兒有很多扭旦、布偶滴說,有好多我都想要。)

「我怎知道要在那裡找?」

(剛才我有在山上看到啊!)

秋儀無奈地踏上日光,聽從春儀的指示飛到山頂。

(把頭轉右邊哩,再上一點,嗯!看到那邊寫著“兆萬”的商場嗎?)

「唔…看到了。姐姐若有時間留意這些,倒不如幫我提防敵人。」

(敵人又不萌滴說。)

秋儀考慮了一下,自然不是手信問題,她從增強實力的角度去想,春儀的“萬物皆可萌”需要透過“萌物”發揮,若是碰巧能多做一把“日光”或“卡奧斯”這類神器便值回票價,而且合適的布偶手套對兩人間的“超距糾纏”在使用上能有很大幫助,花少許時間逛商場也不會誤到她的行動。

「嗯,這倒是沒問題!我會帶一點的,那麼妳別再吵我了。」

(Yeah!我最喜歡秋儀醬了!還有,“卡奧斯”請妳代他向“日光”問好。)

「嗯,日光,卡奧斯要我代他向妳問好。」秋儀以機械性的口吻轉頭向日光說道。

【叫他吃糞去吧!】

「有聽到哩?」

(聽到了!卡奧斯說要是日光肯拉給他吃倒是無所謂。)

「…」

秋儀不禁心想姐姐怎麼會覺得像“卡奧斯”這樣變態的一把劍“萌”,她也懶得把話傳給日光,便一刀把手機斬斷,然後往那個名為兆萬商場的地方飛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