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上帝的搜神記

2012年12月21日,這天是瑪雅預言中第五太陽紀的終結之日。

夕陽西下,為大嶼山塘福染上一遍迷人的金黃色,悠和而規律的海浪聲,附上海水味道的涼風,合奏出生命的旋律,此情感無需透過五感傳送,宇宙的樂章直達心靈。

仿如隔世的沙灘上有三道長長身影,男生輕聲哼著即興而出的小音調,女孩時而低頭專心工作,時而鬧著玩互相追逐,她們的歡笑聲為大自然生命樂章添上色彩。

這年林明仁18歲,林明美、黃小燕14歲。



「呵呵,妳說我們是不是太搞笑了?竟然在世界末日的時候跑來當神秘義工,一整天在沙灘上撿垃圾!」明美說罷便順道發出一聲呵欠,還伸了個大懶腰。

「哼,又沒誰強逼妳來,是妳自己也贊成的啊,現在怎麼又抱怨呢?」

「嘿嘿,妳當然是不想我來當電燈泡吧?我這當妹妹的要為大哥著想哩,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可是犯法,要是妳引誘哥哥做出H的事情便不好了。」

「臭明美!別亂說啊,我…我呃…」

兩人又是一陣追逐打玩,年輕的身軀活力充沛,散發出這年紀獨有的朝氣,只是經過一天的勞累,跑過數圈後她們也是上氣不接下氣,便一起臥倒沙上觀看夕陽。



「明天太陽或許便不再出來,這可是我們看它的最後一眼呢。」小燕把頭靠到雙臂上,身體懶洋洋地臥在沙丘,一雙腳掌漫無目的地輕輕踢著細沙。

明美換了個側臥姿勢,對這位密友笑道:「嘻,想來世界末日也不錯,沒有測驗考試,沒有功課作業,要幹甚麼都可以。」

「嗯,想幹甚麼都可以。」小燕以期盼卻又迷網的口吻重復明美的話。「話說回來,妳將來想幹甚麼呢?我是指職業哩。」

「說出來妳會笑我的。」

「耶…妳就讓我恥笑一下吧,想要當甚麼呢?」



明美沉默了一會,才換上認真的表情說:「我嘛,我想要當個導演…其實也不一定的,總之是和製作電影相關的就可以吧。」

「喔!?果然如此,難怪妳這傢伙那麼喜歡微電影。」

「嗯,那妳呢?」

「還不知道,或許去念哲學吧,我想了解存在的意義。」

「唔…」

這學科對明美來說自然是不切實際,但想到小燕在單親家庭長大,也許正是這原因讓小燕變得比較特別吧。

「念這個將來可找不到工作啊,不過也不要緊,反正妳會當哥哥的老婆。嘿,賺錢那點小事讓哥哥來忙好了。」

「這建議很好,可是他不一定想娶我吧?」小燕散發出甜蜜的笑容,內心卻是七上八落。



明美古惑地笑道:「大哥的責任感很重,妳只要在兩年後找機會懷上他的孩子便萬事OK。」

「好狡滑啊!妳竟然想到這種手段!?我看妳還是比較適合念政治吧。」小燕愉快地打了明美數下,便又向這位她最信任的參謀請教。「但我只是個很普通的女孩,會有機會嗎?」

「嘿嘿,放心交給我吧,別忘了我是個未來的大導演!劇本就叫做“和妹妹同學獨處一室的意外”好嗎?」

「哈哈,好嘔心啊!我看妳其實比較適合當AV電影的導演才對吧。」

「殊!大哥過來哩。」

明仁獨自把收集到的垃圾搬到收集站,替兩人把“手尾”都處理好後,才慢慢走來跟兩位妹妹滙合。

「呵,妳們的感情真好,今天小燕非常勤力,有讓妳太累嗎?」



「雖然很累,但還是過了有意義的一天,這樣一來地球便變得更好吧?」小燕的笑容如陽光般活力燦爛,這是數年過後她再也無法展現的笑容。

明美以老氣的口吻取笑道:「傻瓜,再富意義的行為也不會對實質有改變,人類依舊在不停製造垃圾並亂扔進海洋中,還會取笑我們都是白痴呢。」

「怎麼會?人們會說我們兩個就像小天使,他們在看見這美麗的沙灘後肯定深受感動。」

明美想教訓小燕,便從後抓住她猛騷,無法逃掉的小燕不停左右扭動著身體,笑得淚水都快要出來。

這兩人從小學至中學都是同學,明美是個精明的孩子,總是受不了天真傻氣的小燕,卻正是這份單純和正義感吸引了她,使性格完全不同的兩人最後成為密友,她相信這份情誼永遠不變。

由於明美經常帶小燕回家,明仁有空時便會為她們補習,漸漸亦把小燕看作妹妹。他見這對總愛鬥嘴的好友又再打玩起來便忍不住偷笑,看得小燕不禁臉色泛紅。

「哼,大哥在取笑甚麼?別想歪啊,這遊戲是我和小燕的專利。」

「嗯,我在想著剛才的對話,妳們知道嗎?“利他基因”是非常稀有的。」



小燕奇怪問道:「甚麼是利他基因?基因還有“利他”和“利己”之分?」

「嗯,這世上有人傾向利他、有人傾向利己。簡單一點的利他,就比如送禮給朋友、捐錢給有需要的人,甚至是到偏遠山區行醫和教學,不只是人類,我們能發現所有物種的族群內都或多或少地存在利他行為。」

小燕笑說:「人性本善,動物也有善良的一面,這不是很好嗎?」

「這正是奇怪和有趣的地方,總做著“利他”行為的人為何沒有滅絕?假如這世上只有十個人,其中5個總是利他,5個總是利己,那麼可以想像有利他行為的5人會因此受到剝削,他們所獲得的資源較少,甚至連生育後代的條件和機會亦大減,在此消彼長的情況下,總是做利己行為的人口便增多,利他行為則難免滅絕消失。」

明美說道:「理由不是很簡單嗎?利他和利己都是透過後天教育得來的,這是權貴和富人對窮人洗腦,使得弱勢社群永遠心甘情願當個好孩子。」

「妹妹的想法相當合乎邏輯,於是科學家想要知道利他行為到底是出於先天還是後天。環保仍不算偉大,因為這種活動可以強化人類的生存條件,世上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便是超越自身物種的利他行為,比如說維護動物權益的一類組織,他們為其他物種爭取利益卻對自身物種沒有絲毫好處。科學家便接觸這些NGO成員並檢驗他們的基因,竟發現在他們的DNA內有些常人沒有的獨特基因,這便是“利他基因”的發現。」

「利他行為竟然是先天遺傳…那為甚麼像小燕這類人沒有滅絕呢?」



「哼!」

「說法很多,這在科學界還沒定論。總而言之,若以數量作統計,利他基因在族群中只屬少數存在,因此是相當稀有和寶貴。」

「現在想來,大部份人都是自私自利,既然是先天性質,那些惡徒便真的沒有救,他們才是應當滅絕的一群。」明美臥在沙上,她對這種現實感到不滿。

明仁笑道:「妹妹的想法有點危險,一旦我們把人類以先天因素分成等級,不論是基於種族、智力、外形或體能也好,便有了與生俱來的優劣之分,這危害到平等和公義的價值觀,甚至還會把人導向法西斯主義呢。」

明美看著大哥的臉,即使這張已是大哥在數年前的臉,形象卻是如此深刻,她思考這番話並感到困惑,周遭的景色也漸漸消退。

遭雜的交談聲把明美從回億中喚醒,她與天鴿及部下們正在前往處女星號的路上,這裡已是九龍公園,大概還剩下十分鐘的路程。

「大哥,我已傾向到法西斯主義嗎…」明美輕聲默念。

部下們都沒有注意到明美的變化,他們仍在研究著手機上的資料,彼此議論紛紛。

「我們都失算了,那男人的目的是偷取異能,無法估計被他偷了多少。」初平似乎正在為眾人作總結。

「素子能查出那人偷了甚麼嗎?」蚩尤抓了抓腦袋,江湖和秋儀的資料對他來說實在太過複雜,便索性把分析任務都交給初平。

初平說道:「應該沒這麼快便知道吧,除非那男人已經在使用我們的異能,或是在談話時被素子發現。」

蚩尤交叉起他的強壯手臂,似乎是緩緩地思考了一會,才又說道:「反正猜也沒用,我們等阿樹和小燕轉發新訊息便好了。」

玄女回說:「忘了我們的迷霧嗎?處女星號大概在1000米範圍了,素子聯絡不到她們哩。」

蚩尤不好意思地放聲大笑:「對啊!那麼我們再看看資料上有甚麼線索吧…喂喂,Thor這傢伙怎麼一直佔住手機,看這麼久還沒讀完啊?」

「好煩!正在看非常重要的部份,別吵我啊!」

【江湖,經“眾神之絆”確認為A級物種,異能名稱“百獸王”,能力內容是模仿其他物種的異能,並發揮出原來物種異能的約半威力。個人資料:年輕的中國維權律師,曾多次義務為平民向權貴打官司,涉及數十宗因上訪被囚黑獄和非法暴力收地的案件。工作期間多次受到死亡威脅,住所曾三次被人縱火,女朋友於1年前遭人強暴並殺害,上月地方政府以收藏未成年兒童色情電影的虛構罪名後將他拘捕,經審判後被取消律師專業資格和政治權利,自此無業並流落各地,於2星期前發現異能。】

【張秋儀,經“眾神之絆”確認為A級物種,異能(一)“劍聖”,內容為支配各類兵器;異能(二)“超距糾纏”,是與其雙胞胎姐姐張春儀共享的異能,內容為產生無距離限制的因果關係。個人資料:中國武術隊主將,曾奪下多項中國重要賽事冠軍,1年前因拒絕與高官作出性愛交易而被取消國家隊代表資格,離隊後於武當山獨自修行武藝,於2星期前發現異能。】

【張春儀,經“眾神之絆”確認為A級物種,異能(一)“萬物皆可萌”,在發動能力時亦稱作“萌化”,內容為賦與物件生命和變化,在醒覺後創造了包括“日光”和“卡奧斯”等近百名“萌物”;異能(二)“超距糾纏”,是與其雙胞胎妹妹張秋儀共享的異能,內容為產生無距離限制的因果關係。個人資料:別名“萌主”,身兼多個角色扮演及同人漫畫組織的名譽會長,個人網站粉絲人數超過十萬,自創了“呆電娃”品牌,並於“淘寶”經營名為“萌娘”的電子商店,多年來在經濟上照顧其妹妹,於2星期前發現異能。】

Thor專注地看著手機,一邊卻是不由自主地說:「實在太不可思議,在這世上竟然…」

「的確,A級物種的異能都相當可怕。」玄女附和點頭。

「…世上竟然有這麼可愛的女孩!天啊!連我也當上“萌主”的粉絲了!這兩姊妹一個長得可愛,一個威風英武,若我們能加入那個組織絕對是一件樂事!可惜現在都分道而揚了…對哩!大家來想想有甚麼方法使她們加入“白之月”?」

「我有方法可以解決你的煩惱。」玄女一手搶過手機,裡面正顯示著一張春儀裝作魚嘴並做出橫向V型手勢的圖片。

「怎樣?妳有想到合適她們的神話人物?」

「不,把你閹割就可以了。」

兩人舉起中指互駡,眾人也是見怪不怪,便繼續聽取初平的分析。

「Thor的話不無道理,那雙胞胎的能力非常厲害,若她們也受到“封神”的話我們便可以橫行無忌。」

蚩尤點頭問道:「老兄,那無距離限制的因果關係到底是指甚麼?這聽起來真費解,即是剛才的瞬間轉移嗎?」

「你們可知道甚麼是“量子糾纏”?」

「那是甚麼?」Athena見初平忽然提出科學名詞,不禁感到好奇。

「若我們任意選取兩顆粒子,比如說電子,並使它們處於糾纏狀態,便會發生非常有趣的事。即使把這兩顆粒子分別送至距離非常遙遠的地方,並以物料封閉起來以保證兩顆粒子之間無法通訊,然後在任意時間對其中一個粒子觀測並得到結果,比如說它的自旋是“上旋”,則另外一個粒子在任意時間做的觀測結果必然是“下旋”,反之亦然。」

Athena聽得半懂不懂便問:「是說粒子在糾纏後,其中一個便會向上旋轉,而另一個則會向下旋轉嗎?」

「不是,兩個粒子在被觀測前都是處於“沌態”,一種既是“上旋”亦是“下旋”的狀態,直至被觀測後才出現有關聯性的結果,這正是量子力學神奇的地方,愛因斯坦稱這種現象為“鬼魅般的超距作用”。」

「你的意思是那對雙胞胎的異能跟“量子糾纏”是相同原理?」天鴿漸漸想通初平的意思。

「以物理學上來說,那異能的確跟“量子糾纏”現象很類似。素子的報告裡發現她們會一起進行某個動作,比如說透過剛才的舞劍動作來達成“同步”,使兩人處於“糾纏狀態”。完成“糾纏”後,她們任意一人都可以透過“布偶手套”發表“觀測結果”,只要其中一人對布偶說出自己的某種狀態,則另一人會馬上得出相反結果。」

蚩尤又是一陣煩惱便說:「我還是不明白啊,那要怎麼做到瞬間轉移的效果?」

「比如剛才那個踏在劍上的秋儀,她可以對“紅渣古布偶”說“我沒有踏在這大厦天台上”,那麼另一人便會馬上出現“我正踏在這座大厦天台上”的相反結果,估計那個江湖學了這招,他代替春儀進行舞劍糾纏,因此才會忽然現身。」

Athena說道:「那樣看來,發動這項異能的步驟和條件算是有點繁複。」

「嗯,但只要懂得運用,基本上能完成任何形式的任務,而且威力可以相當強大,要是她們打算刺殺主公,只須其中一人對布偶說“我沒有斬下林明美的人頭”,另一人便會馬上發生斬下主公人頭的結果。還好素子發現她們無法做出毫無邏輯性的關聯事件,比如是以繩子斬斷鋼鐡、或以刀斬開一座山這類事情,因此受到妖符保謢的主公大致安全。」

天鴿同意了這種想法,不禁又好奇問道:「初平從前不是替人算命的嗎?沒想到你會對物理學有認識。」

「易經八卦也是一門科學,以道家思想來說,無極生太極,太極是一種“有”的狀態,這狀態混沌而不可言喻,正好用來比喻處於糾纏狀態的雙胞胎;然後太極生兩儀,兩儀便是“陰”和“陽”,萬物都有其相互對立的特性,比如剛柔、雌雄、寒熱、單偶、光暗、強弱、生死、春秋,並且物極必反,兩者既是統一又能相互轉化,太極生兩儀的一刻正好用來比喻她們利用布偶觀測後所產生的相反結果。」

蚩尤完全聽不明白,卻做出眾人都同意的總結:「總而言之,就是A級物種的異能都好可怕,我們必須多加提防。」

「嗯,因此主公的安全便要靠玄女了,我們必須讓主公的“妖符”24小時都持續生效。」

「嗯,這點事沒有問題。」玄女從爭吵中回頭向初平答話,手機又被Thor一手搶去。

Thor得意地繼續翻看手機,卻忽然嚴肅起來。「等等,原來我看漏了最後的新訊息!」

【10:20分訊息:確認四架舊式轟炸機從廣州軍用機場升空,敵機全程切斷導航通訊,攻擊目標為處女星號,炸彈將以傳統自由落體方式投擲。預料敵機於10:40分到達,由於敵軍關閉所有防空導彈系統,無法控制導彈進行擊落,所有成員需於20分鐘內歸還處女星號。】

玄女吼道:「那是甚麼時候的訊息!」

「大概10分鐘前吧…」Thor顯得有點手足無措。

「臭小子!都是你掛著看女孩誤事!現在怎辦?」

「別擔心,我們動作快點的話仍趕得及,大家走快些吧…明美!?」天鴿回頭召呼眾人,卻見明美和Chiron落在後方一動不動。

明美不理會各人的出奇表情,便直接向初平問道:「你還可以變出多少個羊頭怪物?」

「呃?可以變兩個吧…主公的意思是?」

「那麼現在變兩頭出來吧。」

初平心中有不祥預感,但還是按主公命令馬上變出兩個羊頭怪物。

「已經完成了,請問主公要對它們下甚麼命令?」

明美把手機和明仁的檔案交給其中一頭怪物後才說:「命令它們抱起天鴿,護送他安全到達處女星號,其間不准許他使用手機。」

「等等,妳這是甚麼意思?」天鴿還沒把話說完,已被其中一頭怪物緊緊抱在身上。

「這段路上沒有軍隊,羊頭怪物應該不用花3分鐘便能跑到船上,請代我把大哥的檔案交給小燕。」

「妳想要去那裡?別跟我說妳要背叛“白之月”!」

「天鴿,你還記得第一天的糧食事件嗎?」明美的語氣出奇地冰冷。

「我們現在沒有時間談論這個!」

「那個被救回來的中年人類,他自己跑去找上小燕,激動地訴說著如何欣賞我們的義行,說自己有餐廳主管經驗,要幫忙我們分配食物。」

「…」

「我們新人類都得到很豐富的食物,那時我就奇怪,初期的物資明明很短缺,主管怎麼沒有省著用。後來人類的居住區大鬧起來,原來那個主管對人類分配得極少,又聚集了幾個同謀把實情隱瞞起來,這夥人藏起了大部份糧食。」

「現在不是追究這件事的時候,我們已得到阿光的加入,她的異能“五餅二魚”已經解決了問題。」

「不是糧食多寡問題!是人格!」明美發覺自己動起怒火,便微微吸了一口氣才繼續。「後來,我查看素子提供的船員個人資料,了解他是個怎麼樣的人。素子對那名主管的評價很簡單,就只有自私自利四個字,那年大哥、小燕和我走上街頭,他形容我們是過街老鼠、暴徒。很好,他可以有自己的立場,然後呢?才幾天的時移勢逆,他對我們的評價竟然發生180度轉變,很好笑吧?」

「明美,我也很討厭那主管,但那只是他的個別行為。」

「阿樹有告訴你吧?昨天只有15名新增的新人類,是整個香港只有15人!之前每天都有數百人!」

「我知道,但這又怎樣!」寶貴的時間不停流逝,天鴿已是萬分焦急。

「你還不明白我的意思嗎?江湖是對的,演化已經結束!會醒覺的人早已醒覺,不醒覺的人永遠都不會醒來!」

「他們能否成為新人類並不是小燕關心的事,我們的原意本來便是拯救所有物種!」

「含混過活、無恥之徒、失去獨立思考能力的人,這類人都不曾演化!我不會反對去救一條狗或一條貓,但拯救這種人值得嗎?完全不值!」

「我們回去再討論這個問題!現在沒時間了!」

「你走吧,我要離隊。」明美向部下輕輕召手,看得發呆的各人終於有了反應。

天鴿見羊怪準備動身,慌忙大聲說道:「妳不能這樣一走了之!小燕她肯定受不了!」

「直到現在,我還是很尊敬她,她的情操比我高尚得多,即使我不同意她的理念。」

「等等!妳先回去!妳親口向她說!」

「請代我向她說對不起,我會永遠把她當成最好的朋友。再見了,天鴿。」

「嘖!」天鴿仍打算說話,羊頭怪卻已在飛快地跑動,明美等人沒多久便從他的眼前消失。

眾部下無人作聲,他們跟隨明美往西走去,彌敦道的部份已是全毁,明美打算沿廣東道北上。

「哥哥如果在天上看著,一定不願意看見這結局吧。」

初平說道:「主公若不希望有這種結局,現在還是來得及,我們要回去處女星號?」

「我們去中國。」

「妳真的打算加入那個江湖的組織?」

「不是,我要走自己的路。世界在改變,人類的時代已經結束,我們需要集合有實力的新物種。」

「那為甚麼選擇去中國?」

「我對中國的神話人物比較有感覺,這份資料被夾在大哥的檔案中,你可以看看。」

初平接過資料,只見裡面整列了所有已被政府發現的新物種,算得上是江湖的第二份禮物,便明白到明美的意思。「素子完全沒有提過這些資料,廣西一帶的確有很多符合“封神”條件的物種!」

「嗯,素子對我們隱瞞了不少事情。」

「不過在得到這些力量後,主公又有何打算?」

明美有了重大決定,便停下對眾人述說她的打算。

「“Meme”這名稱是小燕給我改的,不但和我的名字同音,也跟我的異能相當吻合,“封神”是一種注入信念的能力,即是在傳播著文化基因。」

「認識祖國是重要的,只有當你深入和正確了解歷史,才會明白為何值得去痛恨一個民族,我是文化基因的主人,自然要去滅絕這種文化基因污染物的産生源。」

「在將來的新國度裡,平等和公義只適用於新物種。」

「“Meme”的使命我配不起,我把它留給小燕和天上的大哥。從今起明美亦要成為歷史,你們往後不准再提及這個隱密的名字,你們可以稱我作上帝,我的異能以後就叫“搜神記”。」

眾人齊聲高呼答允,便隨明美向屯門出發,開展一段新的旅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