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完Xanga, Elven又login了Ada的email account, 然後發現了Ada和她父母往來的email, 來容大概是Ada告訴父母自己的感受, 決定了要和Elven分手, 但因Elven買了機票過來又沒有地方住, 所以仍會住在她那裏。 Ada父母收到後很擔心, 害怕Elven接受不了 會對Ada做一些傷害性行為, 還說要來英國保護她, 而且他們覺得既然了決定分手, 就不應該再糾纏不清等等。 Ada很有耐性勸父母不用擔心, 相信Elven為人不會傷害她, 而且她也很想和Elven認真談談, 然後留個美好回憶給大家。
 
看到這裏, Elven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淚, 終於傾倒而下。 知道了Ada一直的感受, 而且原來早在兩星期前她己經下定了決心要分手, 而自己卻仍一直懵然不知, Elven覺得自己真的很失敗。
 
聽到了Elven的哭泣聲, Ada也醒來了。 當她看見Elven在哭, 她很愕然。 7年來, 她從沒看見過Elven哭。 那個樂天堅強, 永遠自信滿滿的Elven, 竟然因為她哭了。 Ada走到Elven背後, 輕輕抱著他說, 「唔好喊啦, 唔係全部係你嘅錯, 我都有問題。 同埋我無諗過原來我咁做會傷得你咁深… 對唔住…」
 
「對唔住, 真係好對唔住, 我真係一個仆街, 一個好失敗的男朋友, 你一個咁難受, 我竟然乜都唔知唔理, 我到底係到做緊乜呀… 抵我死, 真係抵我死!」聽著Elven聲嘶力竭的哭泣聲, Ada突然意識到, 也許自己錯了, 也許她真的輕視了自己在Elven心目中的地位。
 
Ada很感動, 也很內疚。 她把Elven的臉轉了過來, 然後吻了上去。 那晚, Elven和Ada以大家有史以來最自然的情況下結合了, 一切都很自然, 自然到事後Elven自己也不太記得整過過程是怎樣發生, 只記得沒有前戲, 沒有後續, 自己很自然便進入了Ada的身體。那種 感覺很奇妙但卻沒有太多記憶留下。 或許是因為主導著他們的, 只是大家內心深處最率性的感情,又或許是那一刻, 他的腦袋根本己經裝不下其他的東西。
 




第二天, 當Elven看見Ada 醒了, 便立刻張開手臂抱住了她。 「好對唔住, 我真係知錯喇。 可唔可以比多次機會我,比多次機會大家呀? 求下你呀 ,我真係唔可以無左你…」
 
「我知自己其實仲好鍾意你, 但我真係無乜信心大家可以繼續落去, 你比D時間我考慮下啦…」Ada想了一會答道。
 
「好呀 ,你要幾多時間都沒問題, 最緊要唔好判我死刑就得喇!」Elven說笑道。 雖然有點失望, 但至少Ada改變了想法, 沒有立刻拒絕, 這讓Elven的心情放鬆了一點。 他告訴自己一定要努力比Ada信心讓她能回心轉意。其實他還想問Ada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不過這一刻, 他不想再破壞這個氣氛,不想再破壞大家的關係, 所以最終他都沒有問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