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擔心這幾天會是大家一齊最後的日子, 接下來的行程Elven和Ada都過得很甜蜜, 彷彿回到大家剛剛一起的時間。 Elven很害怕失去Ada, 所以他盡最大努力去呵護Ada, 希望能感動她讓她回心轉意。 他相信只要Ada還喜歡自己, 他便還有機會。這幾天他對Ada 無微不至的照顧, 把她捧在掌心般疼錫,讓大家很多以前的感覺都回來了。他自信Ada對分手這決定是越來越動搖.
 
 一切看似向著好的方向走,但二人的旅程最終亦來到回港前的最後一晚。 這一晚, 他們分外纏綿, Elven近乎瘋狂地在Ada身上耕作起來, 彷彿要把自己對Ada所有的愛透過動作全貫注到Ada身上。 Ada亦十分配合, 緊抱著Elven的同時亦不停扭動著腰肢去迎合這身上的男人, 一邊熱烈地接受著這男人對自己恩寵, 一邊也想用自己的愛去包容著他的一切… 不知結合了多少次, 在少歇了一會後 Ada拖著仍在輕微發軟的雙腿到洗手間裏沖洗,而Elven則拿起手機一臉滿足地挨坐在床頭。  這時, Ada在床頭櫃面的手機震了一震。
 
Sam: 「I miss you…」
 
下意識望到這訊息, Elven完全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聯想起之前Ada的private posts,  突然間他明白了自己和Ada中間真的出現了第三者, 而且這第三者竟然還是自己一直的好兄弟! 當腦裏正不斷產生了一個又一個的疑問, Ada亦從洗手間走回出來。
 
「可唔可以解釋下?」Elven把電話遞到Ada身前,冷靜地詢問著。
 




「我地無野架…」Ada呆了一呆, 心略帶點慌地回答著。
 
「幾時開始架?」Elven問了另一條問題。
 
「我地真係無野架!」Ada焦急地澄清。
 
「上次佢黎搵你果陣?」Elven再問。
 
「你信我啦, 我地真係無野… 我無做過對你唔住嘅野…」Ada慢慢己經轉變成近乎哀求的語氣。
 




Elven:「你行為上無對我唔住, 咁心有無?」
 
沉寂了近乎半分鐘, 「我…唔知」Ada終於答道。
 
「佢主動定你主動?」Elven開始不能再保持冷靜地問道。
 
Ada: 「…佢」
 
「好! 我真係好天真! 鄧詠欣, 我真係從無諗過你地會咁對我。 一個係我女朋友, 一個係我好朋友, 果陣你同我講佢黎搵你, 就算會住係你度, 我都從無擔心過, 因為我信佢唔會做傷害我嘅野, 更加信就算有其他人追你, 你都一定唔會背叛我… 結果呢? 我真係覺得自己好可笑, 我到底那來的自信呀…哈哈…」Elven開始陷入崩潰狀態。
 




「所以甚實衣個先係真正想分手的原因?」Elven又再問。
 
「唔係, 唔關其他人事, 係我地自己的問題…」Ada立即回答。
 
「上次佢過黎果陣, 我仲為緊我地的問題唔開心, 我好辛苦, 好想見你, 好想同你傾計, 我好累好想你可以陪住我, 但我唔知我地仲可以點行落去。 我同佢講左我地的問題, 甚至講左我有諗過分手。 但我果陣對佢完全無野架, 純粹因為佢識我地兩個識左咁耐, 了解我地所以好放心咁同佢呻下。佢果陣都係安慰我, 叫我搵機會同你好好傾下。 不過之後佢好似對我越黎越好, 就算返返去Birmingham都不時會關心我同我傾計。 我當時完全無諗過我地會有野發生, 所以都好放心咁同佢繼續傾, 無諗過要避忌。 直到有日,佢突然過左黎搵我, 我地食完飯後佢突然攬住我同我表白,話其實由中學果陣己經鍾意左我… 果一刻我潛意式想推開佢, 但推唔開下慢慢我發覺我自己對佢都有D感覺… 不過之後我都同佢講我唔會背住你同佢一齊,而且因為大家的關係,就算最後我地分左手, 我同佢都唔適合一齊。 佢表示明白,於是我地就繼續做返朋友…」然後她又再補充。
 
Elven聽完後, 總算明白了真相,然後他又陷入深深的自責。對Ada, 他沒有半點責怪, 反而覺得是自己咎由自取。 如果自己著緊多點Ada, 關心多點Ada, 早點發現問題, 這件事根本不會發生。 Ada的變心, 完全是自己造成。
 
Elven再次抱實Ada, 然後說「對唔住, 我知係我唔好讓你受苦, 我真係會改唔會再比你難受架, 你比多次機會我, 唔好分手啦…」
 
「唔好咩都攬晒上身, 件事我都要負上好大責任。 其實我都好難受好憎自己咁樣, 你再比D時間我啦。 我地返到香港先再算,好無? 好夜喇, 明天就要返去, 我地早D訓先啦。」Ada也擁抱著Elven回應道。
 
「好啦…」
 
不過這晚大家都沒有睡著。 冷靜過後, Elven雖然對Ada沒半點怨恨, 但 Sam的行為, 卻深深刺痛了他。 「霍振東你個仆街, 我當你係兄弟, 你就背住我撓我長腳! 我信錯你! 明知Ada同我一齊緊仲send個msg過黎, 你的意圖其實都好明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