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有得選擇, Elven不會想再這刻回香港, 因為在英國, 只有他和Ada, 他相信只要多點時間, 他一定可以令Ada回心轉意。 但一回到香港, 就不能再像現在般雙方都只有大家,能夠無時無刻在一起, 這讓整件事情增添了很多變數。 直覺告訴他, 回到香港後再要改變Ada的決定, 難度將會以幾何級數上升。 可惜在這方面, 他無能為力, 縱使萬般不願, 二人世界的旅程還是走到盡頭, 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 在渡過最後甜蜜的十多小時的機程後, Elven 和Ada終於回到了香港。
 
在回港後頭一星期, Elven和Ada 還能常常見面, Elven每天的噓寒問暖, 亦讓Ada有數次差點答應了Elven繼續和他一齊。 不過隨著一星期後當Sam亦回到香港, 這挽求感情行動隨即遇上更大的挑戰。
 
名義上, Ada還是Elven的女朋友, 所以Elven並不希望Ada和Sam還有繼續接觸和見面。 但Ada不願意。 自從Sam 回港後, Elven 和Ada雖然亦會照樣拍拖, 但頻密程度明顯下降了。 而在一次Ada拒絕了Elven約她吃飯後, Elven 終於忍不住爆發。
 
Elven:「點解明晚唔得閒食飯呀?」
 
Ada:「約左人呀」
 




Elven:「約左邊個?」
 
Ada:「…Sam」
 
Elven:「…你話你唔會同佢一齊, 但點解你仲要成日同佢聯絡, 同佢見面?」
 
Ada:「咁我地仲係朋友嘛…」
 
Elven:「為左我唔見佢得唔得?」
 




Ada:「你唔好逼我啦…」
 
Elven:「你明知佢鍾意你,但你仲同佢繼續來往,你咁叫我點信你呀…」
 
Ada:「調返轉講,即係你都唔信我囉…」
 
Elven:「我真係唔明… 你好清楚我同佢的關係, 我地以前咁好朋友, 但佢竟然暗地裏撓我長腳, 佢唔係好人黎架… 點解你會鍾意D咁嘅人架!」
 
Ada:「我都唔知… 你唔好逼我啦! 我知你衣家對我好好, 我真係feel到你對我的溺愛,但同一時間我覺得好大壓力呀, 我回應唔到你的感情。 你成日問我可唔可以唔分手,我覺得好chur好唔舒服…」
 




自己付出的真心得到這樣的回應, 再加上日積月累的壓力、 不滿和憤怒, Elven終於衝口而出講了一句讓他後悔終生的說話。
 
「我明喇… 咁我地分手啦。 你唔駛再辛苦 ,可以同佢一齊喇。」
 
「你確定?」Ada問道:
 
「係!」Elven再一次衝口而出。
 
「記住你今日講過的說話。」說完Ada便cut了Elven線。
 
人一憤怒, 很容易變得不理智, 亦很容易講出一些違心的說話, 可惜這些說話縱使並不是出自真心, 但造成的傷害卻往往不能逆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