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靜過後, 第二天Elven一早醒來己經很後悔, 立即message Ada 講sorry, 解釋自己一時火遮眼不是有心, 自己亦不是真的想分手。
 
「你知唔知我琴晚喊左幾耐? 不過我無資格怪你。 我知係我唔好 ,傷害左你, 對唔住 。但我真係好大壓力好似抖唔到氣咁 。你比D時間我,衣段時間我地都係做返朋友先啦。」Ada回覆。
 
Elven很不開心, 但自己衝口而出闖的禍自己只能接受。 自此, Elven 雖然和Ada間中還會傾計出街, 但感覺己經慢慢變得不同。 Elven一方面不敢再找Ada找得太密, 害怕自己給她太多壓力, 但另一方面又很焦急害怕這段時間Sam和Ada的感情會更進萬步。
 
我明白 你給的愛 是真實地存在
只是我 不懂得如何去愛 才會讓你想離開
 
因為我不知道 下一輩子 還是否能遇見你




所以我今生才會 那麼努力 把最好的給你
愛你都變成傷害你 我們的愛快要窒息
不是故意 只是太愛你

 
如是者過了個多月, 到了Ada要回英國的前幾天, 飽受煎熬的Elven終於忍不住, message Ada提出了疑問。
 
Elven:「我衣段時間好乖無再成日chur住你, 你感覺有無好D?」
 
Ada:「都有, 對唔住呀,委屈左你。」
 




Elven:「唔委屈 ,最緊要你開心, 同埋唔好判我死刑。」
 
Ada:「對唔住, 我諗清楚喇 ,我地都係算啦… 我發覺面對你, 我好有壓力同內疚 。有時見到你我會變得好討厭自己, 而且我地的問題 根本都解決唔到。 我畢業後其實都唔諗住返香港, 你都唔會可以放棄香港跟我到外國生活。所以我地個問題,就算捱得過今次,遲早都係會出現返。 對唔住呀,我知你對我好好,好多謝你衣個幾月對我的溺愛,我從未試過咁比人寵愛法。 但有D感覺唔同左就係唔同左… 你明唔明? 希望我地仲可以做好朋友,更希望你將來可以搵到個更值得你去愛的人, 我想你得到幸福。」
 
「所以你決定左同Sam一齊?」晴天霹靂,Elven還是要問。
 
Ada:「唔係, 現階段我亦無打算。 不過同佢相處好舒服, 佢從來無逼過我決定D咩, 淨係會關心我感受同體諒我。 當一個係咁比壓力我, 一個就可以做我樹窿, 你明唔明白兩者分別? 不過我唔想再傷害你 ,所以我無同佢一齊。」
 
Elven:「我唔再逼你呀, 你想暫時分開都無問題架, 但可唔可以再比D時間大家唔好咁快決定唔要我住呀…」
 




Ada:「對唔住, 我今次真係決定左喇… 唔會改變。」
 
直至今日, 每次Elven回想起這片段,心還會癮癮作痛, 彷彿自己的生命永遠失去了重要的一部份。 不能和Ada長相廝守, 一定是他人生其中一個大遺憾。 不過命運 有時又很難捉摸。 上天拿走了你一樣東西, 很多時都會給回你另一東西,然後再次拿走…
 
最心痛是 愛得太遲 有些心意 不可等某個日子
盲目地發奮 忙忙忙其實自私 夢中也習慣 有壓力要我得志
 
最可怕是 愛需要及時 只差一秒 心聲都已變歷史
忙極亦放肆 見我愛見的相知
要抱要吻要怎麼也好 偏要推說等下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