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的離開, 對Elven的打擊是毀滅性。未經歷過失戀的Elven,從沒想過心原來是真的會痛,而且還是這樣的痛。 明知不應該想起, 但偏偏會想起, 甚至是略帶自虐傾向的故意回味著從前的一切切。 而每次想起, 那種錐心之痛, 那種不能呼吸的窒息感覺, 未經歷過的人是不可能會明白。  他很自責自己過往曾經嘲笑過身邊因為失戀而哭得死去活來的朋友。因果循環,報應不爽,確實如此。
 
過了個多月, Elven從其他的渠道知道了Ada和Sam正式宣布在一起。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 但成為了事實後這致命的一擊還是讓Elven覺得自己被擊至完全粉碎成為了一片片的碎片, 他自信全失, 價值觀被顛倒, 由以前自信樂天的陽光男, 變成了現在自卑陰沉的悲觀男。 每天放負, 瘋狂聽著失戀的歌, 躲在房中痛哭成為了Elven的日常。 過了段日子, 當Elven開始想走回出外面的世界, 想逃避不再去想的時候, 他又發現只是途經某過地方, 或者生活上一些無關痛癢的鎖事, 都會令他想起Ada。  8年的感情, 經歷了太多, 身在香港, 每個地方彷彿也有他們的回憶, 他根本逃避不了。 這時, 他又開始想,如果Ada 在香港, 應該也會跟他一樣 很容易想起大家吧? 可惜她在英國, 而在那裏,他們的共同經歷實在太少了。他不期然羨慕起Ada, 甚至萌生了想離開香港的念頭。
 
我們像一首最美麗的歌曲
變成兩部悲傷的電影
為什麼你 帶我走過最難忘的旅行
然後留下 最痛的紀念品

 
慢慢他又發覺, 自己失去的, 不只是一個女朋友, 還是一個陪著自己成長, 很了解自己的紅顏知己, 當然還有另一個曾經的好朋友Sam。 而把Elven推入絕路的, 是Elven 發覺即使發生了這樣的事, 身邊的好朋友好像也沒甚麼反應。 他希望其他中學同學會Support自己, 不滿意Sam的行為而杯葛他, 但他發現除了兩三個較好的朋友會為他抱不平外, 其他更多的是無動於衷。 這讓Elven更加感到被傷害和孤立。 漸漸地, 他不再出席中同的活動, 把自己封閉起來。




 
三個主角,另外兩個不用傷心, 雖然失去了他但多了彼此。而自己呢? 不但失去了他們,而且得到的就只有傷心。
 
“為什麼失去了 還要被懲罰呢…”
 
這兩句歌詞不停在Elven 腦中盤旋…
 
不過, 再深的傷口總會慢慢癒合, 肢離破碎的Elven在經歷了一段行屍酒肉的時間, 慢慢他也開始了自我修復的機制。 隨著時間流逝, 他漸漸找到了兩個能讓他撐下去的動力。
 
第一個其實還是Ada, 縱使分手了, 但Elven並不想就這樣放棄。 他仍然希望有一日Ada會認清Sam的真正面目, 和他分手然後會回到自己身邊。 不過他知道若果之前的問題不解決, 就算他們分手了, Ada也不會願意再接受自己。 之前Ada不是怨他少和自己溝通, 經常不知道自己的近況? 於是Elven決定每天也會親手寫一封信給Ada, 把自己每天發生的事情告訴她。 另外他每天也會摺一朵花, 代表著自己對她的思念。 當然, 他知道不能這樣每天寄一封信給Ada, 所以他偷偷找了Ada在英國的朋友Judy幫手。 Judy是Elven在英國時Ada介紹他認識的, 是Ada大學同學, 因為都是香港人, 所以和Ada十分熟絡。 Judy以前也有近似Elven的經歷, 被自己好朋友撓長腳, 所以出於同情心她答應了Elven幫她每天代收這些信和花,等適當時候才一次過把它們交回給Ada。




 
其實Elven不知他們會不會有分手的一天, 也不知道這些信到時能不能真的感動到Ada, 但他需要的,是一個能讓他撐下去的寄託和盼望。
 
(到時佢一定會好感動, 然後返黎我身邊!)
 
他必需要這樣告訴自己。
 
  另外, 受啟發於程亮在溏心風暴中的 ”沒有常在心的日子”, Elven每天也在xanga打了一篇 ”沒有Ada 的日子 第XXX日” 的private post, 記錄低自己那天的心情和對Ada的思念。 信和xanga的內容難免是有重疊, 不過前者偏向於日記, 記錄低每日發生的事, 後者則偏向於情感上的抒發。
 
直到今天Elven仍不知在分手後Ada 有沒有再login過自己的xanga, 不過因為這個原因, 他從沒改過自己xanga的密碼。 聽落可能有人會覺得Elven很蠢, 但那時的Elven真的覺得自己付出越多, 心裏難受的感覺就越能得到舒緩。 也許是因為覺得自己彌補了對Ada以前的虧欠, 又或是覺得自己付出越多, 將來Ada回頭的機會就會越大,這是一種心理上的補償。




 
想到這裏,Elven心血來潮嘗試login自己的xanga,然後發現Xanga原來己經升級去到2.0,以前的文章已經不能再預灠,只能經一大輪手續申請下載回以前的xml file…  這是不是也像他對Ada的回憶一樣,表面上好像消失了,但實質還是存在於自己的心底裏只是需要解鎖?
 
沒保護好你的我
有什麼資格奢求
再聽一次你愛我
你有沒有聽說?
我已經面帶笑容
成為約定好的我
等著你重頭再來過

 
 
第二個活下去的動力是宿舍生活。 在Year1的時候, Elven不算真的完全投入自己的宿舍生活。 不過在和Ada分手後, Elven很需要一個精神寄託和目標去讓自己從傷痛中抽身出來。 失戀最忌無所事事, 當你太多空閒時間, 自自然然就常常會胡思亂想, 然後越來越走不出來。 反之, 若果你忙得根本沒多餘時間去想其他事情, 痛的時間自然也會減少, 從而讓傷口加快癒合。 另外, 對於脫離了中學群組的Elven, 日見夜見的宿友, 亦湊巧填補了Elven心入面的空洞。 就是這個契機, 讓最後兩年的hall life 成為了Elven另一個人生難忘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