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ven入住的宿舍是一間剛剛建立名為C-HALL的新男宿舍。 那時Elven很天真覺得男宿舍可以減少很多誘惑, 新hall又不會太Chur, 所以選擇了這間新的男宿舍。 事實上, 這推論並沒有錯, 不過當一天你變回單身後, 這反而就變成是束縛自己的緊箍咒了。 加上Elven主修Engine, 課堂上亦較難接觸其他女性,所以Elven當天的決定 ,可以說完全是一念天堂, 一念地獄。
 
Elven本身是一個熱愛運動的陽光男孩。 從小一開始, 他就跟泳會練水, 直至中四那年, 因為自覺天份不高, 亦不想再每星期要花數天去練習, 所以毅然放棄了自己的泳手生涯。 當然, 這已足夠他在自己游泳水平一般的中學橫掃水運會所有獎項。 另一方面, 因為同學關係, 上到中學他亦開始接觸籃球和足球。 雖然比較遲起步, 但憑著自己的天資和毅力, 到後期他竟也慢慢成為了這兩項運動的校隊主力。
 
Elven覺得作為男宿舍, 應該很多宿生也是波牛, 但由於這是新hall,很多東西仍是建立階段, 所以C-Hall還沒有sport teams。 於是Elven便決定一口氣成立了3隊teams, 分別是Aquatics, Basketball和Soccer,希望能吸引志同道合的宿友加入, 參加Inter-hall比賽, 創造一個又一個的神話。當然, 最重要的是他需要一份精神寄託, 一個能刺激他生存的目標。
(補充: Elven的大學有十多間hall,而且文化上宿舍是很著重互相之間的比賽,所以inter-hall比賽是宿舍間的盛事)
 
就這樣, 一年慢慢過去。 Elven即將踏入大學生涯的最後一年。 這一年, Elven覺得很辛苦, 也很充實。 新球隊在他努力下, 順利成立, 開始了正式的訓練。 不過由於是新隊伍, 加上本身打波游泳叻的人基本上都不會選擇入男hall, 所以和其他hall比賽的成績固然是很一般。 但Elven還是很慶幸找到一班真心喜歡運動, 又肯捱苦的宿舍隊友。 看著球隊每天進步, 讓他悲痛的心靈上仍能尋找到一絲的欣慰和滿足。
 
另一方面, 這一年Elven每天仍會寫信, 打日記, 摺花。可惜一年過去,  每當一靜下來Elven覺得自己還是那個肢離破碎的自己。 有人說, 放低一個人, 要用相處時間的一半, 所以他應該要用4年時間去放低Ada。 四份一過去了, 他放低了的又有沒有四分之一? 命運很快告訴了他沒有。 在踏入開Sem前一星期, Elven無意間在Ada的xanga看見了幾隻字。




 
「1st Anniversary」
 
一年前的今天, 她還在香港, 而那時,她們己經在一起 —  原來一切也是謊言。
 
(她騙我! 甚麼不想傷害我, 沒有和他在一起, 全是大話! 點解要呃我… )
 
心仍然會痛, 呼吸仍然會困難, 眼淚仍然會流, 一切一切都在告訴Elven, 這一年他完全沒有進步過…
 
分開簡單 抹去往事極難




幾多溫馨 燭光晚餐
難以用 斧頭一劈 叫畫面飛散
伴侶沒了 記憶會為患
倚星細語 抱月夜談
歷歷在目 錄下年鑑
來年樹倒 身影孤 煙花散
年輪未可推翻 化不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