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Here?」
 
Elven: 「yes ar」
 
Rachel: 「我好想喊… 原本我以為大家今晚見完會好D,我相信佢都係咁諗,但點知turn out係仲worse… 佢最後話近排大家冷靜下先唔好見住…我好驚呀…」
 
Elven: 「冷靜d先唔駛驚 …想大家冷靜下先衣樣野其實好多情侶都會發生,好common架咋,最後好多時都無事。 果陣我前女朋友話要分手的其中一個原因都係覺得我成日唔理佢…覺得我唔care佢, 但其實唔係, 我係好鍾意佢,而佢最後其實都明白,只係己經太遲… 我唔敢講你男朋友同我一樣, 但男仔其實有時係比較懶懶閒, 唔似女仔咁鍾意講野比人聽。 女仔會覺得談話係情感表達的一種, 但男仔有時會比較實事求事, 以為你同佢講係想佢提供個解決辦法, 但其實你可能只係想單純講佢聽。 衣個係男女好大的分別。
 
當然, 可能佢都真係需要D時間去認清對你的感情。 其實身邊D朋友一耐左成日都會問自己仲係咪仲鍾意個女仔, 有時係會咁架,最後都無事, 所以唔駛太驚呀。」
 




Rachel: 「但我第一次見佢咁嬲, 咁唔冷靜…」
 
Elven: 「咁佢其實嬲D咩先?」
 
Rachel: 「嬲我成日唔開心, 縱使佢己經pay 左effort… 佢應該好灰心覺得自己已經努力改緊去修補我地的關係, 但我就仲為少少野而黑佢面…」
 
Elven: 「咁你feel唔feel到佢努力改變緊先?」
 
Rachel: 「都睇得到嘅。 我知今次我係有唔岩,我都唔知自己點解會咁… 同埋我知佢近排其實有其他野煩緊…」
 




Elven: 「咁正常女仔都會想男朋友錫自己多d 嘅。 不過既然你知佢有努力改緊,有時都忍下啦。 兩個人一齊大家係要互相遷就, 唔係好易成日鬧交。 改變係要時間, 最緊要佢有心改。 所以比D時間佢啦。 同埋佢有野煩緊就更加要比多D時間佢啦。  」
 
 
Rachel: 「明白… 但我驚之後已經無咁嘅機會…」
 
Elven: 「放心啦, 男仔係鍾意自己解決問題架。   衣家比幾日佢自己係樹窿冷靜下, 之後佢出黎會搵返你架喇。」
 
Rachel: 「唉…都唔知要幾耐…」
 
Elven: 「信我, 最多五日佢一定會主動搵返你。」




 
Rachel: 「真係? 希望啦…」
 
Elven: 「你對佢咁無信心架! 如果佢真係為D咁普通嘅野就放棄你, 佢鍾意極你都有限啦, 咁就唔值得你成日為佢唔開心。 同埋咁擔心做咩啫, 你上面仲有個大佬睇住你架嘛, 佢會為你地安排好一齊架嘛, 唔係架咩?」
 
Rachel: 「呀…多謝你呀… 我睇睇下笑左出黎!」
 
Elven: 「笑返咪好囉!」
 
Rachel: 「真係架, 同你傾完心情真係好返好多了。 其實諗返同你咁熟, 都真係好神奇。 唔知幾時開始, 我有咩唔開心或者覺得辛苦都會主動同你呻, 然後同你傾完偈後就會無事。 你D正能量真係好勁! 如果自己係練習上或者其他事需要意見, 又會好想問你喎, 而且你講咩我都好自然會信咁。」
 
Elven: 「哈哈, 其實我都無諗過會同你咁熟。 但唔知點解同你傾計好似永遠都有講唔盡的話題。 同埋我地諗野都好接近, 好似成日都會同一時間有同一個反應咁。 所以我都好慶幸衣段時間識到你架。 你令我好似似返個人…」
 
Rachel: 「真係? 聽到你咁講好開心! 唔駛成日係你面前好似個細路女咁,原來都幫到你! 係喎, 我都仲未知你之前其實發生過咩事…」
 




Elven: 「好啦…記唔記得之前應承過你如果你嬴到第一場就講個秘密你知? 如果你唔驚眼訓就衣家講你聽啦。 不過唔想打咁多字…電話?」
 
Rachel: 「好野, 有故仔聽! 衣家打比你?」
 
Elven: 「好呀。」
 
這晚Elven把自己和Ada的故事講了給Rachel知道。 初時Rachel不時都會問下問題。 不過慢慢地她就只是靜靜地聽著,因為她感受到Elven縱使沒有哭出來, 但他的心卻仍在滴血。這晚過後,她好像認識了另一個的Elven,又或者應該說是她發現自己之前原來從未真正的認識過El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