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一天一天過去,經過數天的酷刑和醫治,Elven的腳總算能開始走路,但腳腕感覺還是麻痺,乏力和”怨”痛。不過時間己經無多,休息了幾天Elven開始嘗試慢跑並參與回球隊的練習。
 
首先迎戰決賽的是Rachel的L-Hall。經過觀察了數課練習和商議,她們最後還是決定用year3 打正選,主要是因為實力上她還是稍強,而且她特登由外國回來打決賽,又很可能是最後一場代表Hall的比賽,在情在理都應該讓她出場打正選。
 
「唔緊要啦, 後備唔代表無得出場, 而且你仲有下年嘛。 不過自己都要調整心態,因為隨時可能要你出場架。」收到消息後Elven只好這樣安慰Rachel。
 
Rachel: 「唔緊要,我無事呀。 最緊要係球隊嬴波, 個人利益都係次要。而且本身佢就係正選, 我之前有得出咁多場己經賺多左好多經驗架喇!」
 
「真係識諗喎! 做隊長最開心有衣D team member。點都好,比心機,希望你地CHAMP到啦!」Elven 由衷讚賞道。
 




Rachel: 「承你貴言!」
 
到了比賽當天,Elven遵守承諾去了現場觀看比賽。不過比賽並不如想像中激烈。取代了Rachel打正選的PG在外國應該沒有偷懶,甚至因和外國學生交流得多球技和視野比以前還要進步,而幾個月的離開亦明顯沒有影響她和其他隊友的默契。在她控制了節奏下,比數慢慢拋離了對手。到了第四節,L-Hall 有10分的領先優勢,這時Rachel終於有機會下場比賽,不過她的心理狀態調整不足,上了場四分多鐘並沒有甚麼表現便並換走了,由year3的正選親手了結比賽,最後她們順利嬴得冠軍。
 
「恭喜恭喜!」當晚Elven MSN Rachel。
 
Rachel: 「多謝!不過感覺好似都唔係好關自己事咁,同埋今日場上表現我同正選差太遠喇….」
 
Elven: 「點會唔關你事呀? 雖然決賽係出得少,但由Pool賽開始,都係靠你努力先一直殺到入決賽。至於今日表現,好多時球員都要D時間入局嘅,知自己心態上不足就努力改善,你仲有下年嘛~」
 




Rachel: 「下年…佢地話可能搵我做隊長接捧,問我有咩意見…」
 
Elven: 「咁就更加係對你的肯定啦。覺得今年有遺憾咪下年帶領條team 衛冕冠軍!」
 
Rachel: 「好大壓力…今年仲要係Champion,擔心自己做唔黎….」
 
Elven: 「又唔駛太擔心嘅,而且今年year2出得最多好似係你,唔搵你搵邊個呢?」
 
Rachel: 「都係嘅…不過都未駛咁快決定,唔理住lu~ 後日到你喇,隻腳點呀?」
 




Elven: 「唔太好…都勉強跑到,但明顯好硬唔太靈活,耐左又會痺同痛,好似D痙絡仲係塞住左咁,不過都要頂硬上架喇,希望過埋明天會好D啦…」
 
Rachel: 「加油呀! 不過唔得就唔好勉強,一陣加劇傷勢可大可少架…」
 
Elven: 「我會紥到佢實一實架喇,最後一步,點都要嬴!」
 
比賽當日,Elven醒來時發覺有份三文治和咖啡放在枱上,紙袋上貼有張”加油!” 的label,署名是”徒弟仔” 。原來是Rachel託Annie託Jacky放到Elven房裏。
 
「多謝你份窩心早餐呀,我一定會嬴!」Elven發了個感謝SMS給Rachel。
 
Rachel: 「你話架,輸左你就知死!」
 
吃了粒止痛藥,Elven氣定神閒地踏上了球場,不過自己知自己事,他知自己可能只有不足7成的狀態,但他不能讓對手知道。比賽開始,Jacky利用身高成功在跳球上爭取到控球權,然後Elven在對手未入局的情況下冷戰來了一記3分球,就是故意要告訴對手,他的狀態完全沒受傷患半點影響。事實上Elven的戰略很成功,他一開始數球主動的進攻成功吸引了對方的重點防範,然後他開始慢慢退居二線充當吸火助攻的角色。隊友們亦沒辜負Elven的信任,穩定的進攻命中率加上多走兩步的防守減輕了Elven的負擔,讓他們能一直以領先姿態完成第三節。不過隨著體能消耗,加上對方亦開始察覺Elven的不對勁慢慢把防守重點放回其他球員身上,在第四節中段C-hall終於被對手反超前,望著差不多已到極限正在發抖的雙腿,Elven逼不得已叫了個暫停。
 
「大家都打得好好,差少少架咋,黎緊最後衣四分鐘等我做返得分主力,你地嘗試吸引對方球員夾擊然後傳比我空位射,若引唔到最後都傳比我等我剷入去,Jacky同Chirs,籃板就靠你地喇,捱埋落去我地一定可以嬴! C-Hall 加油!」Elven把握暫停時間講解戰術和鼓勵著隊友。




 
吃多了粒止痛藥後,比賽再次展開,Elven再次神勇的表現讓雙方一直咬緊比數,互換領先位置。比賽轉眼到到最後10秒,C-Hall正以1分落後但有控球權,球傳到Elven手上,看見其他隊友都被緊貼防守,Elven只能自己突破爭取得分,兩個假動作讓Elven成功突破防守自己的球員並準備跳射,但這時另一個防守球員趕到情急下以犯規阻止了Elven投籃,伴隨著球證的哨子聲,Elven應聲倒地並抱著自己早前受傷的腳一臉痛苦的樣子。經過一輪擾攘和治理,Elven勉強能再次站起來並走到罰球線上。時間只剩下2秒,只要Elven把兩球罰球全數射入,C-Hall就能奪冠,可惜當Elven屈膝借力投籃時由腳腕傳來的劇痛,讓Elven把兩球關鍵罰球都射失了,最後C-Hall只能飲恨屈居亞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