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考試以及FYP的落幕,Elven的大學生涯基本上可以說是已經完結,只不過還沒到hall要退還房間的日期,所以Elven還是天天留在hall裏享受著最後的自由。這幾星期基本上每天就只是打機,睇戲,和yr2 yr1的hallmates練波,盡最後努力指導下他們和玩樂。要搬離宿舍的日子進入最後倒數,Elven除了不捨得宿舍生活外,當然亦不捨得Rachel,因為搬回家後,他亦要開始踏入社會工作,他們不會再能像現在這樣容易談天見面,所以就在Elven要搬離宿舍的前夕,他發了個訊息給Rachel。
 
Elven : 「我明天就要搬返屋企喇,有無興趣今晚出黎見下面傾下計? 之後可能再無機會架喇~」
 
Rachel : 「好呀! 不過我要夜少少先得。唉… 我實會好唔捨得你架…」
 
Elven : 「係呀 ,之後你就會發覺我有幾重要!」
 
Rachel : 「衣家都已經知好重要架喇…」
 




Elven : 「好啦,你今晚ok果陣話我聽啦」
 
 
當晚晚上十一時多左右。
 
Rachel : 「我ok喇! 五分鐘後樓下等?」
 
Elven : 「好」
 
這是ball那晚後,他們第一次相見。那晚那個青蜓點水般的一吻,縱使Elven心裏有無限個疑問,但大家事後都沒再提起,彷彿這吻並沒有發生過一樣,一切如常。沒有化妝的Rachel變回平時一樣,秀麗又帶點稚氣,今天的她紥了條馬尾,顯得更有青春活力。




 
Elven : 「其實我都無諗過話要去邊,不如行去沙灣徑運動場果邊再行去西環? 我想試下行落去好耐,不過真係有排行,預左天光先放你走架喇~」
 
Rachel : 「好呀,你唔驚累我有咩所謂~ 反正我明天一早要練波,最多唔訓直落啫~」
 
Elven : 「咁又唔好,太累好易整親,點都要恰一恰好D。」
 
於是他們開始了長征,一邊走一邊談天,大家分享了很多小時候的趣事,又互相出賣了朋友部份的秘密,兩小時多的路程轉眼就走到了西環,Elven故意走到一個籃球場裏。
 
Elven : 「其實有野樣我想同你一齊做好耐架喇 ,襯住今晚最後機會你陪下我啦。」說完便在袋裏拿了一個籃球出來泵氣。




 
Rachel : 「嘩,咁有興致呀! 哈哈」
 
Elven : 「黑MAMA又無其他人,我地黎場1ON1啦,我讓你唔可以跳喇~」
 
Rachel : 「咁睇少我? 哼!」說完便突然搶了Elven身上的籃球衝去籃底快速上了一球籃。
 
接著他們上演了一場互有攻守的玩樂比賽,不過由於已經是零晨時間球場環境光線嚴重不足,所以他們玩得十分謹慎。雖然Elven不能跳,不過在速度,身高和技術上始終存在著優勢,所以Rachel在進攻和防守上也十分吃力,當然Elven適時還是會故意放水讓Rachel能夠得分。不過就在最後的決勝分,Elven一個假動作騙到Rachel打算偷位射球的時候,Rachel因心急想封截結果不小心絆到失去平衡結果整個撲到在Elven身上,Elven害怕Rachel落地受傷所以沒有避開整個跌倒在地上讓自己墊在了Rachel和地下中間。雖然有點痛,不過Rachel沒起來Elven亦不太敢動,感受到Rachel某個敏感部位傳來的柔軟感覺,Elven難免有點尷尬起了生理反應。他盡了很大的努力才能控制著自己雙手沒有襯機橫抱著Rachel。不知是好彩還是不好彩,也許Rache亦意識到甚麼,舒緩了一會很快便急急站回起來。
 
「你有無事呀? 不如行返去上次海邊長櫈果度休息下?」為了化解尷尬Elven提議道。
 
「好呀,有少少痛,不過抖一抖應該就無事架喇,你呢? 無壓親你嘛?」Rachel略帶尷尬應道。
 
「好彩你夠輕,我無事呀~」Elven說完便會Rachel慢慢走到海旁處。
 




「好舒服呀D海風。上次同你黎衣度都好似差唔多半年前了, 時間真係過得好快…」Elven面向海伸了個懶腰說道。
 
Rachel:「係啦,記得果陣仲驚你輸波好唔開心…」
 
Elven: 「係好唔開心架… 到衣家間中我都仲會諗起自己射失左果兩球罰球,覺得好對住隊友,衣個遺憾可能又係一世…」
 
Rachel:「好彩你足球嬴得返!」
 
Elven: 「對我自己可能係會好少少,但對籃球隊D隊員就無衣個compensation啦… 不過人越大,可能就整定係會有越黎越多遺憾,這就是人生嘛~ 所以先要努力,唔比自己留有遺憾…」
 
Rachel:「咁好彩我暫時好似都未有咩遺憾… 希望下年我地籃球隊都champ到唔好成為第一個!」
 
Elven: 「係呀,唔好好似我咁,加油!」
 
接著Elven從袋裏拿出了一個獎牌給Rachel。




 
「衣個獎牌係我今年Aquatics Meet接力果個銅牌黎架,代表住唔認命,對我好有意義架,衣家送比你希望佢可以保佑到你啦!」
 
「咁貴重我點可以收呀,咁有價值你留返佢啦…」Rachel略帶感動說道。
 
Elven: 「咁你係我徒弟仔嘛,我將佢託付比你都好合理呀~ 同埋重要極都唔會及你重要啦,衷心希望你下年可以成功!」
 
Rachel:「咁好啦… 我幫你保管住先,等下年嬴左我就比返你!」
 
Elven: 「好呀~」
 
(希望你唔會有日都會成為我嘅遺憾啦…) Elven望著Rachel心裏暗地在想…
 
由於Rachel第二朝要早起練波,再談了一會他們便一起慢慢行回hall然後分別。
 




第二朝Elven剛睡著不久電話便響起來,是Rachel打來。
 
「喂…」Elven仍在半睡夢狀態下喃嚰著。
 
「唔知點解好想打黎嘈醒你同你講我去練波喇~ 哈哈」Rachel很精神地說著。
 
Elven:「咁好呀…加油唔好受傷呀,知唔知?」
 
Rachel:「知道~ 好啦咁你繼續訓啦。今晚等你返到屋企再搵你啦 ,拜拜~」
 
正常情況下,熟睡中被吵醒心情應該不會好,但這一次Elven卻是帶著甜甜的微笑再次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