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居住後,Elven開始全力找尋工作。不久他便找到了一份sales的工並開始了上班一族的生活。回家生活後的Elven,和Rachel自然少了很多機會見面,不過他們還是保持著差不多每天都會MSN 或者SMS溝通。當然基於對Rachel的掛念,Elven不時也嘗試約Racehl吃飯,只是一來Rachel比較忙碌,二來他自己又不敢約得太頻密因而讓Rachel反感和誤會,所以之後一直他們也是差不多兩個月時間才能有機會見一次面。
 
Rachel: 「喂~ 返工返成點呀?」
 
Elven:「還好啦,一個字- 累…」
 
Rachel: 「其實份工係做咩架?」
 
Elven:「有無睇過The Pursuit of Happyness? 同主角差唔多啦~」
 




Rachel: 「咁咪同醫生好多交流?」
 
Elven:「都會架,有時仲要睇住佢地做手術。」
 
Rachel: 「嘩,有時我都好想睇,但又驚好恐怖… 你會唔會騷擾到佢地跟住出醫療事故架?」
 
Elven:「會架,之後比人拉左去坐監,咁就可以政府養一世lu~」
 
Rachel: 「咁就睇唔到我打champfight 了…」
 




Elven:「到時逃獄都出黎睇啦~」
 
Rachel: 「低能仔~ 約左男朋友呀,遲D再講啦,bye~」
 
沒有人想看見自己喜歡的女仔和別人在一起,更勿論自己和她很久才有機會見一次面。隨著Elven越陷越深,他對此的感覺亦越來越難受,有時他會覺得自己很像回到Ada和Sam在一起時的感覺,甚至質疑當日任由自己喜歡上Rahcel的決定,因為他一直忽略了一個可能性,就是若果有一天他對Rachel的感情超越了Ada,那麼他就更難抽身,而所受的痛苦亦可能會更大。當然,這對於當日的他來說,根本是不存在發生的可能。
 
人始終是自私的動物,隨著負面感覺的累積,Elven開始壓抑不住自己的心魔,他渴望有一天自己能和Rachel在一起,成為那個有資格和合適身份可以照顧她一輩子的那個男人。只是他亦知道除非有一天他們分手了,不然他的機會是微乎其微,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等待著那不知會不會出現的一天。有時他又會想,若果自己能在他們一起前認識Rachel,結果會否能改變? 若能時光倒流,他一定從少也去那間教會,那麼他便有機會能來個逆轉全壘打了。
 
不過當這想法慢慢萌生,Elven發覺自己已不再像以前那麼痛恨Sam了。他突然明白所有事情說穿了其實都只是選擇問題。Sam覺得Ada比自己重要,所以他選擇了Ada而放棄自己這段友誼,這是不是能用對與錯去衡量? 他沒有答案。始終感情是難以控制,而且若果Ada覺得Sam是比自己更適合她,因而最後選擇了Sam,自己又能否說她錯了? 追求幸福並不是罪,自己和她亦只是男女朋友關係而不是有山盟海誓的夫妻。Elven嘗試問自己,若果換轉自己是Sam,Ada是Rachel,自己又是不是一定不會像Sam那樣? 他不知道…  那麼,他又何來有資格去嬲或者憎恨Sam? 當然這不代表他能把他再當作朋友,因為傷害確實造成,而自己亦根本不可能對他再有信任,只是他開始能理解他當日的決定,不再憎恨他罷了。
 




理性上是這樣分析,但感性上或許其實亦只是單純地因為Elven真的慢慢放下了Ada,所以也順帶放下了這段恨。既已不再在乎,何需再要介懷?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轉眼間又踏入了新一年。這天下午Elven正在上班,電話突然響起,是Rachel打來。Rachel找Elven通常都是MSN或者SMS,很少會主動打電話給他,所以這電話讓Elven有點意外,不過更多是開心。
 
Rachel:「喂? 你得唔得閒呀? 阻唔阻你返工?」
 
Elven:「ok呀, 做咩?」
 
Rachel:「我好緊張呀… 一陣第一次開pre-match meeting,好驚講錯野又或者D隊員唔服… 又驚自己諗唔夠多喎… 點算呀! 我未試過咁緊張架…」
 
(賽都比過唔緊張反而開個pre-match meeting 咁緊張? 果然好可愛呀下…) 聽完後Elven都覺得有點突然,不過嘴裏還是要給Rachel信心。
 
Elven:「傻瓜,咁都好緊張? Pre-match meeting的重點其實都係講解下明天對手的特性同埋自已隊的戰術,無咩好緊張喎,都係照功課UP~ D 隊員日日練波你都熟晒又唔係陌生人,有咩好驚呢? 比賽你都打過咁多場啦,講幾句野濕濕碎啦~ 比D信心自己!」
 
Rachel:「我其實唔知自己緊張D咩…可能係第一次掛…同埋有時佢地都唔聽話…」




 
Elven:「你當只係同條team普通傾下計啦,或者真正令你緊張嘅其實係明天個比賽… 好啦,為左令你無咁緊張,我講樣我今日發生嘅低B野你聽呀。話說我今日傷風係咁流鼻水,諗住晏晝食D辣野等個人熱D應該會好D,叫左個地獄拉麵,點知一食真係辣到爆炸,結果D鼻水無停不突止,連眼淚都一齊流埋仲辛苦… 所以你要記住食辣野醫傷風感冒係唔得架…」
 
Rachel:「哈哈哈! 你真係好白痴呀! 點解可以咁白痴架? 笑死我喇~」
 
Elven:「咩喎… 食辣野暖身我以為真係會work…」
 
Rachel:「低能仔! 不過聽完我真係唔緊張喇,多謝你~ 我去開會喇,今晚有機會再搵你啦,拜拜~」
 
這通電話後,Elven整天餘下的時間都在愉快心情下渡過。不過可惜的是Rachel在第二天的比賽卻意外落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