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好氣餒呀,輸左一場啫,嬴晒之後果兩場一樣出到線,最緊要知道輸嘅原因。」知道結果後Elven立即安慰Rachel。
 
Rachel:「大家太遲入局,一開始我地射極都唔入,幾次失誤又比人打左幾球快攻,結果士氣越黎越差… 下半場好返D但都追唔返了…」
 
Elven:「第一場,有時都係會咁,未習慣返比賽感覺,同埋打波有時真係好講勢,勢好就乜都順,唔好就真係乜都唔順,不過你作為隊長,一定唔可以泄氣,就算當時士氣幾差,你都要keep住自己士氣高昂,再感染同motivate返其他人,如果你都頹埋,咁就真係玩完架喇… 衣D時間,作為隊長或者皇牌球員,就係要打D士氣波刺激返成隊士氣,所以心理質素好重要架。」
 
Rachel:「我都明… 不過有時真係好難…」
 
Elven:「難都要做架,無時間比你再頹喇,下場一定要嬴。有D人受壓力下會逼出潛能,超越自己,但有D就完全唔受得壓力,一有壓力就連平時五成實力都無,你覺得你係邊類人?」
 




Rachel:「唔係覺唔覺得呀… 而係一定要做第一類人!」
 
Elven:「態度正確! 知道問題就對症下藥,調整好心態啦!」
 
Rachel:「Yes Sir!」
 
 
就在Rachel回復生氣數天後的一個晚上,Elven突然又收到Rachel的電話。
 
「我岩岩同男朋友吵大鑊…」Rachel略帶聲沙說道。




 
「咩事呀?」自從錯誤表白事實後,Rachel甚少再向Elven提起關於自己男朋友的事,不過有時從Rachel說話時的心情起伏,Elven大概還是能感受到他們甚麼時候可能有過爭執。Rachel這次竟然主動向他提起,Elven猜想這次問題可能比較大了。
 
Rachel: 「佢想約我星期六晚食飯但我要練波,之後佢就開始爆,怨我成日咁忙無時間理佢, 又成日淨係同佢講hall d野… 我知我有唔岩,近排又成日睇波練波,有時又要煩hall其他野係少左理佢… 但我真係好緊張個比賽,亦都真係有自己責任要負架嘛… 我其實好大壓力…有時抽左時間約佢佢自己都約左friend或者有活動唔得閒啦… 」
 
Elven:「咁你近排係咪真係reject過佢好多次? 近排見嘅頻密程度係?」
 
Rachel: 「之前都盡量一星期見一兩次,不過近衣個零月係一星期都未必有一次嘅…」
 
Elven:「咁咪係囉… 咁你有無解釋下佢聽點解你咁忙? 希望佢體諒你? 」




 
Rachel: 「梗係有啦…我成日講hall嘅野,就係想表達衣樣野對我真係好重要,同埋都希望佢可以理解多D,同我生活圈子唔好差咁遠, 但點之反而仲令佢越黎越無耐性… 好似上次輸波咁,佢淨係講左句唔好唔開心,之後就無再點理我安慰我,你氹返我嘅時間仲多過佢呀…」
 
Elven:「外人其實係好難理解我地hall d文化,所以有時佢地真係未必好明點解我地點解成日咁忙咁投入…亦可能因為咁而產生左一D誤會,佢地唔係唔體諒,而係可能真係唔明… 所以我地都要體諒佢地真係唔明呀。同埋調返轉諗,佢嬲你少陪佢某程度上咪即係佢著緊你囉! 佢係唔鍾意你唔緊你嘅,你唔搵佢佢仲開心啦! 所以其實佢咁,都唔一定係壞事黎架…  至於我,你唔好搵佢同我比啦,你係我徒弟仔嘛,衣方面我梗係緊張多過佢啦,你輸左我無面架!」
 
 
Rachel: 「哈! 人地好認真呻緊你又引我笑… 不過聽完你咁講我係舒服D… 多謝你呀… 點我都唔諗住喇,專心應付埋後日場比賽先,一定唔可以輸掉師傅嘅架架嘛!」
 
Elven:「係呀,有咩都唔好諗住專心比賽先啦。我相信好似上次咁隔幾日佢冷靜返會搵返你架喇。我明天請定假你最後果場pool賽黎睇你,所以你後日果場唔好輸提早出局呀,唔係就逐你出師門!」
 
Rachel: 「知道!」
 
雖然能理解,但心底裏Elven其實仍很不滿Rachel男朋友在這段時間不單不給Rachel支持,還要為Rachel製造了負面情緒。只不過為了讓這對Rachel的影響減至最低以免影響她球場上的表現因而輸掉比賽出局,Elven只能盡力為他講說話去安撫Rachel的情緒。
 
(其實我深信我著緊你的程度,一定遠遠超越你男朋友對你的著緊,只是你永遠都不會知道和明白…)




 
幸好Rachel不負眾望,在第二場比賽中表現出色獲得勝利,只要最後場pool賽再獲勝仍能晉級四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