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地今日嬴左! 唔駛浪費你果日請假黎睇場悶波喇~」比賽完後Elven收到Rachel的SMS。
 
Elven:「算你啦! 要keep住呀~」
 
Rachel: 「同埋我男朋友比賽前都打黎氹返我無事lu~」
 
Elven:「原來衣個先係原因~ 所以我講幾多野甚實都係廢,你男朋友一句就攪掂~」
 
Rachel: 「唔係架… 其實我今日帶埋你個獎牌去比賽,見到佢就好似見到你咁安心好多,可能真係有神靈保佑!」
 




Elven:「神咩靈…我未死喎…」
 
Rachel: 「哈哈! 唔知呢~下場都要繼續帶先得!」
 
在聽到Rachel男友氹回Rachel,Elven心裏其實一邊說了句「算你似返個男朋友啦…」,一邊又難免有點失落。不過在聽到她把自己的獎牌帶在身邊去比賽,Elven又覺得心裏有一種甜絲絲的感覺。所謂愛情,就是這樣輕易影響一個人的情緒,而Elven其實並不喜歡這種感覺,他不喜歡自己的情緒那樣容易被他人左右。
 
在Rachel最後一場pool賽前兩晚,Elven再三努力下終於約到Rachel 晚餐,除了是為她打氣,他還為她預備了兩份禮物。一個是Elven找Annie幫手拿了一張她們的team相,再印在一隻陶瓷杯上,而另一份則是Elven花了個多星期用卡紙製成的一個微型籃球場,上面企有Rachel和她的隊員。
 
「有兩份禮物送比你呀! 一份係你就快生日的生日禮物,一份係為你比賽打氣架。」在晚飯末段Elven把兩份禮物送給Rachel。
 




Rachel: 「嘩咁厚禮? 多謝! 咩黎架?」
 
「你返到hall先拆啦~」看見Rachel打算即場拆禮物,Elven阻止了她。
 
Rachel: 「哦好啦…懶神秘!」
 
Elven其實內心很掙扎,一方面他想看到Rachel在看到兩份禮物後的即時反應,但另一方面他又害怕若Rachel沒特別喜歡自己會失望,當然他還有點害怕Rachel看見自己的手製禮物時自己會難為情不好意思,倒不如等她回到hall後拆禮物再主動告訴自己的感覺。
 
「多謝你呀! 個杯真係好靚我好鍾意呀! 幅相你邊度搵架? 個籃球場都好有心機呀!多謝~」在回到家後不久,Elven便收到Rachel的SMS。
 




(幸好她喜歡…)
 
不過這時Elven開始後悔沒有讓她即時拆禮物,那麼自己便能看見她拆禮物時即時的開心表情,因為他自己也覺得這兩份禮物是十分有心思的禮物…
 
Elven: 「鍾意就好! 後天要比心機呀!」
 
比賽當天,Elven來到球場時,兩隊都已經熱身完畢正在後備席進行最後預備。出場時,Rachel看見了Elven,對他露出了一個淺淺的微笑。而Elven則對她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然後比賽正式開始。
 
比賽早段Rachel便已入局,在她控制節奏下,L-Hall表現出應有水準,慢慢取得領先,並以24-14 完結上半場。正當大家也認為L-Hall獲勝機會很大時,卻發生了兩個轉變。首先是在下半場一開始,對方突然換入了一個好像剛剛才趕到球場但之前從沒出過場而且十分高大的外國交換生,第二是不知是不是命運關連,Rachel在第三節剛開始不久在一次爭波過程中被撞傷需要暫時退下火線治理傷勢。外國留學生近乎犯規的身型對比賽展開了關鍵性的影響,對方開始集中內線進攻,而籃板亦被對方壟斷,失去了隊長的L-Hall只能苦苦支撐,盡量拖慢節奏保持領先優勢和利用犯規戰術阻止交換生得分。幸好交換生真的就像奧尼爾一樣並不擅長射罰球,比賽還不至於一面倒倒向對手,只是雙方分數上的差距正無可避免地慢慢縮窄。而在第四節還剩下五分鐘左右比賽時間,Rachel在穩定傷勢下重回球場,而L-Hall此時的領先優勢只剩下2分。貴為隊長,Rachel的回歸明顯令L-Hall士氣提升了不少,比賽一直僵持去到最後兩分鐘,這時L-hall犯規戰術的隱患開始浮現,因為隊中4位球員都已經全是4犯,這讓她們防守時開始投鼠忌器,自此交換生更是魚魚得水,終於在賽最後10秒反超前L-Hall。 L-Hall利用最後一個暫停組織最後一個攻勢,作為隊長,Rachel主動承擔這最後一擊的攻擊手,一個突破擺對手突入中路,看見對面中峰出來封位後再作勢一個假傳真投,Rachel成功騙過對手失位把球投出,Elven看見後面部出現了一個微不可察的笑容,因為這正是他其中一招常用的招數。這一刻全世界都像靜止了,所有人都望著球在空中畫出一條美妙的拋物線…
 
「Pop! 」球撞中籃框尾部 “dup釘”彈高,
 
然後慢慢落下再「Pop!」一聲撞中側框彈高,
 
可惜這彈高的方向並不是偏向籃框中間而是微微偏向外邊,籃球在籃框外擦邊而落,這時無情的哨子聲亦響起,L-Hall以一分之微飲恨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