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Rachel由一臉呆滯的表情到到痛哭,Elven想起了一年前的自己… 這相同的經歷難道真的是命運的作弄? Elven為Rachel感到心痛… 他很想衝出去抱著Rachel安慰她,讓她盡情哭在自己的肩膊上,分擔她的痛苦,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夠這樣做,他能做的就只是默默企在附近,等Rachel需要他時才出現…
 
「我今晚會全晚係hall附近架,你有需要隨時搵我啦,我通宵standby…」比賽雖然完結,但波還是要醫,而且Elven不知道Rachel這刻想不想見自己,所以他send了一個message給Rachel後便先行離開回C-hall 休息,他已預先找定一間房這晚在hall屈蛇。
 
「對唔住,令你失望… 我無事呀,唔駛擔心,今晚應該仲有排忙,唔駛等我呀…」過了兩個鐘後Elven收到Rachel回覆。
 
Elven:「唔緊要呀,我今晚點都會係hall訓,你有需要就搵我啦,唔想嘅都無所謂架。」
 
因為擔心會miss掉 Rachel信息,Elven一直不敢睡覺。時間慢慢過去… 正當Elven就快支撐不住的時候,電話終於震動。
 




Rachel:「訓左未?」
 
Elven:「未呀,你點呀?」
 
Rachel:「咁衣家出黎?」
 
Elven:「好呀,我隨時ok」
 
Rachel:「樓下見。」
 




這是Elven第一次看見Rachel帶眼鏡,應該是剛沖完涼除了con,身穿普通T-shirt短運動褲再配上人字拖,Rachel的眼略帶浮腫和紅筋,明顯是剛哭過的樣子,這讓Elven心裏感到一陣難過…
 
Rachel:「本身諗住訓,不過訓唔著諗起你都係hall,所以就睇下你訓左未…」
 
Elven:「我本身都差唔多,見你無覆我估你都唔會搵我,不過我真係好擔心你,所以都應該訓唔著…」
 
Rachel:「傻佬…駛咩擔心,係好唔開心,但唔通因為咁做傻事咩…」
 
Elven:「咁我唔想你唔開心嘛…」
 




Rachel:「邊有可能會無唔開心呀… 我係咪好無用? 成功咁由冠軍隊變out pool隊… 」
 
Elven:「我知你唔想… 不過人生就係咁… 唔好講你呀,職業球隊有時都會啦,車仔拎完歐冠下一年咪又係分組賽出局,比賽有時真係好難講…」
 
Rachel:「我衣家腦入面仲係不斷浮現最後果球嘅畫面…本身我諗住效法你,自己主動要擔當最後一擊,點知… 我覺得好對唔住大家…」
 
Elven:「果個時間邊有人可以肯定自己射得入… 你主動負責係有擔當的表現,我肯定無人會怪你,而且你最後果兩個假動作已經做得好好,唔係波都射唔到,至於入唔入,衣D時間都真係睇個天點決定…」
 
Rachel:「你做咩讚自己…我果招明顯係係你身上學架喎…」
 
Elven:「最弊你學埋我最後都係射唔入呢… 真係唔認你做徒弟都唔得啦…」
 
「係喎! 原來罪魁禍首都係你! 最衰都係你呀!」Rachel說完便轉向Elven並用拳頭不斷搥他心口。
 
Elven感受到Rachel需要一個發泄口,所以任由她一搥一搥打在自己身上,然後當她看見Rachel又開始忍不住流眼淚的時候,他忍不住伸出雙手把Rachel抱在懷內…




 
Elven:「係我衰係我唔好比左個錯誤示範你… 明知輸果種感覺有幾難受,我竟然仲會比你受衣種感覺… 對唔住…」
 
Rachel:「Elven 點解我咁努力都係得衣個結果呀…我真係好唔甘心…嗚…」
 
Elven:「人生就係咁… 有時付出同收成可以好唔成正比… 喊啦,盡情喊晒出黎,喊完就會舒服D架喇…」
 
就這樣,Rachel在Elven擁抱下伏在Elven肩上再一次痛哭起來…而Elven則只能用手慢慢拍打著Rachel背部安撫著她…
 
過了一會,也許注意到自己失態,Rachel一個閃身從Elven懷內走了出來,略帶羞澀說道: 「我好返好多喇… 多謝你呀。」
 
「傻瓜,我同你之間唔駛講衣D啦…」Elven回應道。
 
Rachel: 「咁我地行多陣?」
 




Elven:「好呀」
 
Elven把話題帶離了籃球,他們慢慢走著又走到了海傍附近坐下。也許是因為哭得太累,也許是心情終於得到放鬆,坐下不久Rachel又不自覺挨著Elven睡著了,而Elven則不敢再動,一直讓Rachel這樣睡著。
 
過了很久,淡淡的金黃色開始由本身漆黑一片的夜空中努力滲透出來,Elven望向Rachel,望著這個帶給自己很多歡笑,讓自己人生重拾盼望,但同時間有時候亦會讓自己萬分痛苦難受的女孩,他肯定自己這刻已經深深喜歡上她,而喜歡的程度甚至比當年的Ada更過之而無不及。無限的愛意湧現,他忍不住又把嘴唇慢慢貼近了Rachel的臉龐,然後輕輕印了一印。這時他並沒發現遠處原來有一個鏡頭正對著他們,而這亦讓Elven付出了沉痛一生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