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又過了一年多,Elven亦開始越來越緊張,到底自己改變了的歷史會不會也對Rachel和她男朋友做成影響? 若預定的分手沒有發生,那他該怎麼辦?
 
有天,他發現Rachel whatsapp 的profile上寫了一句 “All I wanna do” 。
 
(這是甚麼意思?)
 
Elven第一反應就是一句歌詞 – All I wanna do is find a way back into love,不過他不確定。
 
「All I wanna do?」Elven send了一句message給Rachel。
 




Rachel以一條link回覆了Elven,正正是那首歌的MV。
 
(果然…)
 
Elven: 「發生咩事呀?」
 
Rachel: 「我同男朋友都覺得大家好似好難再行落去… 我唔想分手,但我都唔知可以做D咩…」
 
Elven: 「衣個問題都纏擾左你地一段時間,我都再比唔到咩意見你… 只可以靠你地自己去解決喇。」
 




Rachel: 「嗯… 我地琴晚都傾左好耐,不過未有定論,或者大家都需要D時間冷靜下。」
 
Elven: 「有咩需要隨時搵我啦,always support you!」
 
Rachel: 「Thanks = )」
 
(睇黎終於等到衣日,不過我應該點做呢? 歷史入面佢地分左手好短時間就一齊返,之後就好難再有機會… 但佢一分手就做野又好似好乘虛而入咁,Rachel都應該唔會一分手就想同第二個一齊… 仲有一點係我唔知佢心入面對我嘅感覺係點,一不小心可能又重蹈覆轍… 不過唔重蹈,之後佢地復合結婚咪又係一樣…)
 
隔了數天,由於見Rachel這幾天也沒找自己,Elven主動whatsapp Rachel。
 




Elven: 「喂,做咩衣幾日咁靜呀? 無野嘛?」
 
Rachel: 「我地前晚傾完分左手了…」
 
儘管早有預備,但當看見Rachel的訊息,雖然覺得自己好賤, Elven還是難掩自己內心的激動,等了這麼久,甚至神奇地不知怎樣穿越了回來,他真的等到了這一天。
 
「are you ok?」雙手還在顫抖,Elven艱難地打完了這個message。
 
Rachel: 「not really…」
 
Elven: 「want a talk?」
 
Rachel: 「not at this moment la… sorry」
 
Elven: 「No problem… Call me anytime when need」




 
Rachel: 「thx ar」
 
讓Rachel冷靜了兩天,Elven知道自己時間有限,於是再主動message Rachel。
 
Elven: 「後日假期,明晚陪我去睇日出呀,你都當散下心唔好成日亂諗野啦。」
 
Rachel: 「Sorry… 真係無心情呀」
 
「無得傾! 如果你仲當我係朋友就出黎陪我啦。」Elven知道只有威逼才能讓Rachel出來。
 
Rachel: 「咁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