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你肯答應我,我果刻真係有開心到彈起的感覺。之後,我地經歷左好開心的個半月,行街,睇戲,去海灘等等,亦因為太開心太唔捨得,最後我地都決定就算幾困難都好,我地都唔會放棄,要努力繼續一齊行落去,而同時,我最後都係令你破左你第二個嘅誓言… 我無法表達果陣我有幾感激你對我嘅信任,果刻我同自己講過,我衣一世都唔可以再負你鄧詠欣…
 
可能是知道時間無多,復合後的我們比之前任何一刻都甜蜜。不過越開心甜蜜,越令我擔心之後自己怎接受要失去你…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進入了最後倒數時,為了爭取和你有更多時間相處,我再次向父母撒了一個謊,說一大班同學邀請我去宿營,而父母亦可能因為知我離別在即,所以同意了,當然這個宿營實質上只有你和我兩個人。
 
那天,下午我們去了海灘,晚上我們像兩夫妻般共同準備晚餐,然後就互相倚傍著看電影,睡覺時我們談了很久很久的天,因為我們都不捨得把時間浪費在睡覺上…
 
Elven:「後日你就要走… 點解時間過得咁快架…」
 
我: 「開心嘅時間永遠都過得好快… 好多謝你衣個半月帶比我嘅快樂令我無後悔我之前嘅決定…」
 




你:「我先要多謝你肯原諒我比衣個機會我… 點算呀… 我真係好唔捨得你,好後悔當日傷害左你攪到你要離開香港…」
 
我: 「但如果唔係我走,可能我地連衣個半月都無呢…我都好唔捨得你…」
 
枕在你廣闊的肩膀上抱著你,我又開始流下淚來…
 
你看見我哭,很溫柔地慢慢靠近用嘴巴幫我抹掉我的眼淚,然後沿著我的淚痕慢慢往下移動,很快我感受到嘴裏有陣淡淡的鹹味,我們四唇交接,互相很珍惜地細細吸啜著對方的嘴唇,想要慢慢品嚐著對方唇上每一寸的地方,而隨著時間流逝,溫柔的吸啜慢慢變成了狂暴的吞噬,我們彷彿都想把對方吞進自己的嘴裏。突然間,我感覺你溫暖的手心伸進了我的衣服內不停撫摸著我的背部,然後又慢慢向前移伸並不斷隔著胸圍擠壓著我的胸部,而我亦不自覺地把自己的手伸進你衣服內同樣不斷撫摸著你光滑的背脊再到你厚實的胸肌… 過了不久,你把自己的衣服脫掉又立刻把我的也脫掉,很快你的手又移動到我背部想除掉我的胸圍… 不過明顯你對胸圍的了解不足以支持你這個行為,再努力了一會仍不得要領後,你突然暫停了吻我,然後以一個尷尬而不失霸氣的笑容看著我,看見你這腼腆的表情,我心裏充滿了甜蜜的感覺,然後主動把它脫了下來,我的雙胸,第一次完全無遮掩下呈現在你面前,我永遠忘記不了你當時呆呆地望著它們的樣子…
 
不過因為怕醜,我很快用手抱著你並把你拉了下來不讓你繼續看,然後我們的嘴唇又再碰上。因為沒了胸圍,當你的手觸碰並擠弄著我的胸脯和乳頭時,我整個人變得異想敏感,然後不知甚麼時候,你已經把自己和我的褲子脫掉…大腿皮膚間直接磨擦傳來的感覺讓我加速了迷失,但當我感到你伸手想把我的內褲也脫掉時,你卻突然停止了所有動作… 我緩緩把眼睛打開,看見你正一臉深情地凝望著我,那一刻我既開心又感動,那次不需要我主動的制止你已懂得尊重我並停在那條界線上… 望著你,突然有個念頭在我腦海浮現
 




(就算我地之後唔可以一齊,我的第一個男人都只可以係你,我唔要比第二個…)
 
我以微笑回應你的凝望,然後捉著你的手一起把我最後一層的防護脫掉…
 
「你確定?」你略帶緊張地再問了我一次。
 
「嗯…」我主動抬起頭吻你。
 
「但我無帶套…」你再一次清醒。
 




「或者係天意… 我琴日岩岩M完衣家係安全期…」
 
你聽完後沒再說甚麼,然後很快撲吻到我的嘴、臉、頸上,而我們最後一絲的清醒亦伴隨著這句說話煙消雲散…
 
 
直至過了一會我的一聲尖叫把我們拉回了現實
 
「啊!」感受到下半身突然傳來一下的劇痛,我控制不了大叫了一聲…
 
「好痛?」
 
「嗯…慢慢黎…」
 
「對唔住呀,辛苦你喇… 多謝你嘅信任…」你很溫柔一邊撫摸著我的頭髮一邊說道。
 




「傻瓜,我覺得自己好幸福…」
 
「可以擁有你,我先係最幸福…」
 
真心的甜言蜜語,是最佳的麻醉藥水,足以中和世界上所有的痛楚…
 
 
 
過了一段時間,感受到下半身傳來一股快速的暖流,我覺得自己被一種滿滿的幸福感包圍著,我緊緊的抱著你,很想可以永遠被這溫暖的感覺包圍著。 感受到我的力度,你用一個更厚實的擁抱回應著我。
 
 
「Ada,我決定左喇…」過了一會,你突然說道。
 
「咩?」
 




「就算你去邊都好,我都要繼續同你一齊,我唔會就咁放棄你…」
 
「你肯定?」縱使這也是我的心願,我還是希望你能三思再確定一次。
 
「我肯定!」
 
「咁你要應承我,無論幾艱難都好,我地都唔可以放棄大家…」
 
「好,一言為定! 勾手指尾~」
 
這比世上任何催情藥更催情,很快我們又再忘情地結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