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Peter後,五人接著又來到一間鬼屋前。Susan二話不說又直接拉著Elven走了進去,其餘三人只好跟著。整間鬼屋對三個男仔來說並不恐怖,但對兩個女仔來說還是能有點效果,不過就在尾聲一個突如其來的驚嚇嚇了Rachel一跳的時候,同一時間一個小孩突然從後拔足狂奔衝前撞向了Rachel,一不留神下Rachel想閃避時卻意外拗柴扭傷了足踝。
 
「哎吔…」
 
三位男仕聽到Rachel的叫聲便走到Rachel旁看看發生甚麼事,接著一起把她扶離了鬼屋並找了個地方坐下。解開鞋子後發現Rachel的腳踠已腫得很厲害。
 
「睇黎暫時未必適宜再行住…」Elven觀察完後說道。
 
「衣度距離出口都唔算太遠,一係搵人揹住Rachel去出口再搵人幫手?」Susan提議。
 


「我可以呀!」Peter立刻自告奮勇想展示自己可靠的一面。
 
不過Rachel明顯不想與Peter有身體接觸並立刻向Daniel投以一個求助的眼神。Daniel看見後出現了掙扎的表情,可惜最後還是選擇裝作看不見。這讓Rachel感到絕望,眼淚亦開始在眼框積聚。
 
把一切看在眼內的Elven終於忍唔住主動走到Rachel面前蹲了下來
 
「我做開運動體能好D呀,Rachel你唔介意就等我揹你啦…」
 
「咁…麻煩你喇」說完Rachel便把身體靠在Elven的背上讓Elven揹起自己。
 


「岩岩多謝你救左我呀…」Elven慢慢走著的時候,Rachel在他耳邊用一個僅有他二人聽到的聲線說道。
 
「唔好咁講啦, 我講對唔住就真… 唔係我做左咁多多餘野你今日都唔駛受左咁多委屈…」
 
(在場可能得你一個留意到發生左咩事,你真係好細心…)
 
Rachel沒有把所想的說出口,只是輕輕把頭枕在Elven的膊頭上,這一刻她覺得自己真的受傷了。不過突然她發覺Elven的背部很廣闊很舒服,挨在上面讓她覺得很安心很溫暖,甚至讓她有種不捨得下來的感覺… 而同一時間他們身後的三人卻各自充斥著不同的情緒。
 
Susan用羨慕的眼光望著Rachel。
Peter用幽怨的眼光望著Elven。


Daniel則只是低著頭望著地面不敢向前看。
 
走到出口和工作人員溝通完後,Elven幫Rachel作了簡單的冰敷,然後便抓了Daniel陪他去截的士打算先把Rachel送回家再看看附近有沒有跌打看。
 
「Daniel,你知唔知係鍾意嘅人面前,自尊其實係幾咁唔值錢?」
 
「我唔明你講咩...」Daniel呆了一呆回應道。
 
「我知你明。信我啦,放低你果D無謂嘅自尊同面子,唔係最終受傷害嘅只會係對方同你自己。」
 
沉寂了一會,Daniel突然像想明了甚麼。其實頭先他跟在後面已一直在後悔,再加上Elven的說話終於讓他想通了。
 
「我…明白了」
 
「咁之後我地將Rachel交返比你,你唔好再傷害佢,ok?」看見Daniel眼神的轉變,Elven知道他應該已經想通了。


 
「無問題。」Daniel肯定答道。
 
「有的士喇,咁你扶佢過黎啦。」Elven笑了笑看見有的士便和Daniel說。
 
於是Daniel過去和Susan一起把Rachel接過來,Peter繼續跟在後面。
 
「Rachel, Daniel會送你返去,你地睇下如果屋企附近仲有醫生或者跌打就睇左先,無就明天再去啦。記住今晚訓覺墊高隻腳呀,明天會無咁腫。」Elven打開的士門對Rachel說。
 
「你唔陪埋我地?」Rachel問道。
 
「我一陣仲有其他野做陪唔到喇,Daniel應承左我地會睇住你架喇~」Elven一邊對Rachel眨眼一邊答道。
 
「哦…」
 


Daniel:「放心交比我啦,唔駛擔心。咁我地行先喇,拜拜~」
 
的士開走,Rachel拎轉頭從後窗望去越變越細的Elven,心裏不知為何多了一種莫明的失落。
 
當晚,Elven主動關心Rachel
 
「你隻腳點呀? 睇唔睇到跌打?」
 
Rachel:「最後搵到仲有間未關門,衣家敷左藥紥住左,好似無咁痛了」
 
Elven:「明天起身一落床你就知喇… 衣幾日係屋企抖下盡量行少D啦,仲要戒口鴨鵝蛋牛海鮮鼓油都唔好食喇。」
 
Rachel:「知道… 你好似好有經驗咁喎?」
 
Elven:「咁我打開波,拗柴衣D都成日發生架喇,已經拗到隻腳都好似變變地形咁…」


 
Rachel:「有無咁誇張呀!」
 
Elven:「有呀… 變晒慣性喇… 算啦,唔講衣D,Daniel之後有無好好照顧你?」
 
Rachel:「佢好似係有D唔同… 主動聊多返我講野,仲話我受左傷衣段時間要同返我一齊返教會同返屋企。」
 
Elven:「咁咪好囉~」
 
Rachel:「你係咪同佢講過D咩黎?」
 
Elven:「我只係叫佢諗下到底你重要定面子同其他人點諗重要咋嘛。」
 
「!!!」
 


Elven:「咁明顯佢個答案無令大家失望呀~」
 
Rachel:「哼!我先無咁快嬲完佢呀!」
 
Elven:「睇下點~ 我睇死你口硬心軟」
 
Rachel:「咁其實我都知…」
 
Elven:「總知記住唔好為左面子而違背自己嘅真心啦,好好把握衣段時間!」
 
Rachel:「知道喇情聖!」
 

不久,Rachel又收到Susan的電話
 
「點呀你,有無事呀?」
 
Rachel:「睇左跌打敷左藥喇…」
 
Susan:「咁同Daniel有無後續?」
 
Rachel:「佢咪陪我睇跌打同埋送我返屋企囉…」
 
Susan:「咁有無成功破冰呀?」
 
Rachel:「係見佢好似著緊我多左嘅…」
 
Susan:「咁都算因禍得福喎~  不過你最好彩係有得比Elven揹你! 我識左佢咁耐都無同佢咁close過呀!」
 
Rachel:「你咁羨慕下次咪專登係佢面前拗柴囉~」
 
Susan:「好喎! 係咪真係好痛?」
 
Rachel:「你真係無得救…」
 
Susan:「講笑啫~話時話,點解佢會知你同Daniel D野?」
 
Rachel:「上次去港大佢有問過我我咪講左佢聽囉…」
 
Susan:「証明係人都睇得出你鍾意Daniel呀~」
 
Rachel:「我覺得衣家係係人都睇得出你霖佢囉…」
 
Susan:「真係? 咁睇黎我都要收斂下先得… 其實佢女朋友成日唔係香港好易有錯覺覺得佢無女朋友…」
 
Rachel:「你知就最好啦,我以為你真係完全唔記得左囉…」
 
Susan:「不過轉眼都就快到聖誕,可能之後都有段時間見唔到佢架喇…」
 
Rachel:「點解?」
 
Susan:「因為聖誕節佢女朋友會返黎香港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