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Ada在入境大堂看見Elven的身影後,直奔進對方的懷內並送上一個足以溶化世上所有男人的擁抱。
 
「好似瘦左喎你,係果邊太忙無食飯?」良久,Elven把頭移後對Ada說。
 
「你淨係識氹我啦! 我知我係越黎越肥...」Ada拎轉面裝作生氣。
 
「肥d好呀,唔好餓親呀~」Elven帶著憐愛說道。
 
「你唔好講野住,我要錫錫~」感受到Elven的關心,Ada撒嬌。
 




「Yes Madam!」
 
懷內動人的身軀,唇上柔軟的觸感,髮絲傳來淡淡的香味,全讓Elven感覺到一種久違了的熟悉感,這一吻足足維持了數分鐘才停止。
 
 
「明天諗住帶我去邊呀?」在車上Ada問道。
 
Elven:「明晚帶你去做一樣你之前講過話想試下嘅野呀~」
 
Ada:「係咩?」




 
Elven:「上年平安夜你見到係街有人報佳音好似好開心咁咪話想試下嘅,今年可以帶你去試下喇~」
 
Ada:「咁好!點解嘅?」Ada既期待亦為Elven記得自己講過嘅野而高興。
 
Elven:「你唔記得我同你講過近排有跟Susan返下教會?聽晚佢地會去旺東報佳音呀,知你想試下咪諗住同你一齊去試下囉~」
 
Ada:「係喎...都未問你,做咩無啦啦返教會?近排同Susan行得好埋喎你!」Ada又故作生氣。
 
Elven:「如果我同你講突然蒙主寵召叫我返教會你信唔信?平時Susan問我我都實拒絕,但果日唔知做咩突然有個感覺要應承...」




 
Ada:「一定係你做衰野太多神都要出手感化你喇...」
 
「衰野?你唔係度我邊有得做啫~」Elven的聲音突然帶著點淫邪。
 
「...」
 
見Ada沒反應Elven又把頭湊近Ada耳邊細聲說道:「所以我聽晚book左酒店,報陣佳音我地就走~」
 
「鹹濕佬!」Ada立刻面紅,半打半罵Elven道。
 
 
第二天,Elven和Ada閒逛完一會提早吃過晚餐便去到報佳音的地點匯合。遠處便看見Susan、 Daniel、 Rachel、Peter和一眾教友。Rachel經過兩個多星期休養已經能如常行走。
 
「各位好呀~ 同你地介紹,衣位係我女朋友Ada,佢之前有講過想試下報佳音所以今日就帶左佢黎喇。 」




 
「Hi,Ada好耐無見喇~」Susan當然認識Ada,不過又不算是很close的朋友。
 
「Hi, 我係Daniel。」
 
「Hi,我係Peter呀。」
 
「Hi,我係Rachel。」
 
聽到Rachel這名字,Ada的心不知為何猛烈跳動了一下,亦因而讓自己的眼睛多停留在對方面上片刻。
 
「大家好~ 冒昧黎打擾你地喇。」Ada有禮貌地和大家打招呼。
 
「唔打擾,報佳音不嬲越多人越好~」Rachel回應。
 




Ada:「之前成日睇成班人係街唱歌報佳音好開心咁,又好有節日氣氛喎,今日終於有機會親身體驗一下喇!」
 
Daniel:「係好開心架~鍾意嘅可以以後每年都黎玩架。」
 
Ada: 「好呀~」
 
Peter: 「聽Elven講你係英國讀書架喎,岩岩返黎?」
 
六人就這樣閒聊著。
 
 
沒多久,Rachel便走到去電子琴那邊預備,今天也是她負責伴奏,Susan同一時間亦跟了她過去。
 
「做咩跟住我過黎呀?眼冤呀?」看見Susan沒精打彩跟住自己,Rachel說笑道。
 




Susan:「唉...其實之前明明慣左無咩野,近排可能同Elven close左有左錯覺攪到衣家真係有D唔開心..」
 
Rachel:「一早同左你講叫你小心唔好沉船架啦... 不過佢地真係好襯呀。」
 
Susan:「Ada以前唔係咁顯眼架,唔知係咪同Elven一齊得耐吸收到d靈氣,衣家又無左個眼鏡,加上去埋外國真係成個人唔同左...」
 
Rachel:「咁証明Elven眼光真係好囉~不過...」
 
「不過咩?」見Rachel很久沒再出聲Susan問道。
 
Rachel:「無野無野...」
 
(總係有種感覺好似佢地唔會去到最後...)
 
Susan:「古古怪怪咁...咦,要開始喇,再傾,你加油呀!」




 
音樂響起,報佳音亦正式開始。Ada和Elven唱得很投入,只是後者間中總是不受控制般不期然偷偷望向Rachel的方向,而Rachel有空閒時,側會偷望向Daniel的方向,但停留一會之後眼光又總會偏側睄一睄旁邊的Elven和Ada。
 
轉眼間,一小時過去,Elven望一望錶,拍了拍Ada,然後便細聲和Daniel Susan他們說
 
「唔好意思呀,我同Ada有野做走先喇要。」
 
Daniel:「唔緊要,多謝你地參與呀,遲d見啦~ Elven下次可以帶埋Ada黎返教會架~」
 
Elven: 「好呀,拜拜~」
 
Elven下意識望向正在彈琴的Rachel見Rachel亦正望向這邊便跟她做了個再見的手勢。見Rachel笑了笑表示收到便轉身和Ada一起離開。
 

「你同Rachel好熟?」離開一會後,Ada突然問道。 不知為甚麼,直覺讓Ada對Rachel有點在意和戒心。
 
「間中有傾下計咁啦。佢係Susan best friend。你睇唔睇得出佢鍾意Daniel? 但同一時間Peter又鍾意Rachel喎。」
 
「睇黎你地真係好熟喎,識左無耐就連衣d野都知...」Rachel喜歡Daniel這消息沒讓Ada安心反而是不安感更加強烈。
 
「因為你男朋友我有一對看透世事的眼睛,無野暪得過我雙眼,包括你今日著左幾多件衫~」Elven又把頭湊緊Ada用帶點淫邪的語氣說道。
 
「變態佬!」
 
打打鬧鬧間他們已check in來到酒店房裏。
 
Elven:「春宵一刻值千金… 你屋企唔比你係出面過夜所以我地要把握時間呀!」
 
「無賴~」
 
看見Ada面紅害羞的樣子,Elven忍不住把她抱入懷中
 
「老婆仔,衣段時間我真係好掛住你...」
 
「老公仔我都好掛住你...」
 
說完兩人便擁吻起來,而壓抑已久的情火亦完全失控爆發出來淹沒了兩人。隨著雙方衣服越來越少,飢渴以久的Elven直接進入了Ada的身體。
 
只是本應極度亢奮的Elven,隨著下半身傳來那種嘅陌生又熟悉的觸覺,他腦海突然被一種極度哀傷的感覺入侵,眼淚亦不自覺急速流下。那種感覺包含著悲傷,懊悔,懷念,欣喜與疼惜。他把Ada抱得更緊,彷彿深怕對方會隨時再次離開自己,同時亦加快了進攻步伐,渴求著與對方有更深入親密的靈欲交流…
 
同一時間,Ada被Elven進入的一刻,下半身同樣有一種陌生卻又懷念的感覺,同時間一種內疚,後悔,懷念和憐惜的感覺亦在她腦海深處湧現,淚水流下,她亦把身上的男人捉得更緊,渴望著被他無休止地衝擊著,彷彿每承受一下衝擊都在補償著自己對對方的虧欠和遺憾。
 
Elven和Ada並不清楚這些感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這卻絕對讓他們更加投入激烈的親密行為,對雙方的依戀就像沙漠裏植物對水份的渴求,彷彿害怕下一秒對方就會再次消失離開自己。
 
過了不知多久,隨著Elven的釋放,所有剛剛負面的情緒亦隨即消失。Elven近乎虛脫躺在Ada身上,雙方雖然高潮已過但仍緊緊抱著對方。
 
「傻瓜,做咩喊得咁犀利呀...」Ada憐惜地撫摸著Elven的後腦問道。
 
「你咪一樣... 唔知點解我有個感覺好似搵返d失去左但好重要嘅野...Ada你可唔可以應承我衣世都唔會再離開我?」
 
留意到Elven用了個”再”字,Ada卻沒覺得有違和感並很快答道:「傻瓜...我一直都係度呀,除非你唔要我先啦~」說完便用嘴在Elven臉上輕輕印了一印。
 
「應承我先啦~」不知為甚麼Elven突然有種很害怕失去Ada的感覺。
 
「應承你~」Ada二話不說答應。
 
聽到後Elven尋著Ada的嘴吻了下去,然後很快又觸發了第二輪的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