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稍為倒帶回到原本的世界。
 
---------------------------------------------------------------------------------------
 
Ada再三思量最後還是決定回到香港,去到Elven的灰龕位前讀完最後的回信。
 
(Elven你安息啦,我會永遠記得你架…)  默想著,Ada終於把信燒成了灰燼。
 
收拾完心情,她開始四周閒逛想去懷緬一下這個孕育著自己成長的城市。和Elven分手後,她其實每一年還是會回香港一次探望父母和弟弟,不過不知為甚麼,這一次每到一個地方,她都會特別容易想起和Elven在那裏發生過的點滴。七年的時光造就了很多有回憶的地方,雖然隨著年紀越大經歷越多,這佔人生的比重變得越來越少,但那還是一段不能被忽視的歲月,特別還是在人生成長最重要的年青時期。原來經過了這麼長時間,自己都還會因環境而想起一幕又一幕的回憶,Ada突然更加明白Elven當年為何在信中說道自己不願意出街。那感覺有多痛苦,自己現在或多或少都能有點體會。
 




又來到尖沙咀海旁,這裏是Elven自殺的地方,其實亦是Elven和Ada最後一次相見的地方。
 
那一晚,Ada和Elven在海港城晚飯後走到這裏閒逛,突然間一個不留神Elven手裏不知用甚麼方法突然多了一束花,然後遞到了Ada面前。
 
「送比你架~」Elven笑著對Ada說。
 
「多謝…」Ada接過花,心裏是感動的。
 
「衣家我先知自己有幾失敗… 一齊左咁耐,原來今次先係我第一次送花比你,仲要已經唔係用男朋友嘅身份…」溫柔的笑容慢慢變成了自嘲的苦笑。
 




「唔緊要啦… 最後你都有送呀~」至少最後有送過讓這件事變得圓滿。
 
「Ada,你可唔可以比多次機會我? 我真係會改架…」
 
那一刻的感動是Ada最後一次有過衝動答應Elven復合,只是最後還是理性戰勝感性。
 
「你再比D時間我啦…」
 
「好…」
 




 
 
(若果當日應承左你,結局會唔會有唔同? 大概都唔會吧…)
 
(不過其實我一直諗唔明,以你游水咁叻,自殺點會揀跳海?)
 
從回憶畫面回現實,望著海面的浪花,這問題又再浮現在Ada腦海。
 
 
這時老年Rachel剛從異空間回到外面,又看見一個女孩在望著海邊發呆。
 
(衣個年代做咩咁多人成日對住個海好似諗唔開咁架…) Rachel忍不住吐糟。
 
「小妹妹,做咩咁愁呀?」出於好心,老年Rachel關心問道。
 




 
Ada:「婆婆你好。無,諗起D往事啫…」
 
「掛住男朋友仔呀?」Rachel隨意八掛一問。
 
Ada:「男朋友仔? 哈… 曾經都算係嘅,不過我已經無機會再見到佢了…」
 
「點解?」老年Rachel心裏突然開始有不好的預感。
 
Ada:「因為幾個星期前佢係衣度跳左海,連屍都搵唔返…」
 
(Elven? 前男朋友? 唔通佢係…) 這時老年Rachel已大概估到這女人的身份。
 
「哦… 我都有睇新聞呀, 節哀順變…」Rachel不動聲色。
 




Ada:「最可笑係等佢死左… 我先有機會知佢之前為我做過D乜… 而你知唔知呀? 係差唔多10年前,就係衣個地方,佢曾經送過束花比我求我同佢復合而我拒絕左…」
 
(原來Elven死左之後Ada有返過黎香港仲要咁傷心… 不過可能一直都無人知…) Rachel驚訝於這段自己一直不知道的事實。
 
「咁你有無後悔?」好奇心軀使下,Rachel問了這一個問題。
 
「後悔? 我都唔知…不過如果時間真係可以重頭黎過,我會選擇比多次機會大家同佢再努力試多次…」
 
這時Rachel陷入了天人交戰… 讓Ada也去另一時空? 那必定讓Elven和Rachel的發展產生很多支節。但若不理Ada,Rachel良心又受到責備,而且覺得最後的答案會不完全。
 
(罷喇罷喇… 每個人都值得有第二次嘅機會,而且決定權應該要交返比Elven自己,就等我睇下多左Ada衣個變數後,你嘅初衷會唔會改變…如果你仲係堅持選擇Rachel,就代表Rachel嘅決定無錯,但如果你最後選擇左Ada,咁…至少我相信Rachel最後都叫搵到答案啦。)
 
「Ada,你仲想唔想見Elven?」有了決定,Rachel主動問Ada。
 
「點解你會知我地個名?」Rachel一臉驚訝望著這個老婆婆。




 
「你唔需要知,你只需要答我你頭先講重新比你揀多次你會有另一個選擇係咪真架?」
 
「係…」
 
「咁你跟我黎啦。」
 
----------------------------------------------------------------------------------
前事完, 故事回到另一時空。
 
整個聖誔以至新年除夕Elven都盡量抽空和Ada渡過。在除夕那晚碰巧父親不在香港,阿媽又自己有節目開party,於是Elven決定這晚邀請Ada到自己家中並親自下廚。要知道Elven之前除了煮公仔麵外基本上是從不入廚房整野食,所以這次為Ada處女下廚可謂誠意十足。
 
黃昏時間,他們一起到樓下超市選購食材。作為首次煮野食,Elven也很有自知之明所以只是選擇比較容易的菜色- 煎牛扒、肉碎炒飯和沙律菜。其實對於Elven的廚藝,Ada也是十分擔心,她擔心的並不是食物的味道,而是整個廚房的善後工作,她得清楚作為首次下廚,廚房可以被弄得有幾”喱hea”。若伯母回來後看見整個廚房被弄至烏煙瘴氣,Elven的下場絕對可以是悲壯級。不過在Elven再三堅持下,她還是被趕離廚房,只能在客廳等待。
 
幸好過程雖然不算十分順利,但食物還是順利完成,至於廚房,有足夠時間整理應該還是能救得回吧… 當Elven把食物放好,他發覺Ada已在梳化上睡著了。望著Ada這樣子,他突然有一種大家是老公老婆的感覺。




 
「食得喇,涷左唔好食,食完先再訓啦~」他憐惜地輕輕拍醒Ada,並輕輕吻了她的額頭一下。
 
Ada申了一個懶腰,走到枱前看見Elven的製成品,心裏有點感動。
 
「似樣喎! 試下好唔好食先~」
 
牛扒有點燶,炒飯有點鹹,沙律菜發現未洗幹淨有蟲…不過那份心意足以讓Ada忘記這些不足並吃得津津有味。幸福有時就係咁簡單,對方一個優點,一份心意,已經足已蓋過其他所有的缺點。吃飯時她望向Elven的眼神充滿了柔情和濃濃的愛意。
 
飲飽吃醉後,Elven讓Ada先到自己的床上小睡一會,然後自己開始清理自己在廚房留下的戰績。經過大半小時的努力,當他清理完畢回到房中已看見Ada正處於熟睡的狀態,於是他亦躺上床上攬著Ada然後合上眼睛,睡意吹襲下很快亦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Elven突然感覺得有一隻柔軟的小手正溫柔地搓弄著自己的小Elven,舒服得引不住發出了呻吟的聲音,打開眼發現自己的褲子不知甚麼時候已經被旁邊的女子脫下,而對方正笑吟吟地望著自己。
 
「醒嗱?」看見Elven打看眼,Ada柔和地問道。
 
「你咁樣我好難唔醒架喎…」
 
「咁你鍾唔鍾意?」Ada語氣開始帶點挑逗性,一邊問一邊繼續搓弄著小Elven。
 
「嘶… 鍾意~」
 
「公子整左餐咁好味嘅晚餐比我食,小女子無以為報,唯有衣家盡力服侍公子以報答這一飯之恩啦…」說完便加快了手心移動的速度。
 
「咁就算報答? 咁無誠意?」不過Elven裝作一臉失望。
 
Ada把頭湊緊Elven耳邊,一邊吹著Elven耳朵一邊說道:「咁公子想點?」
 
Elven那還忍得住,一個翻身把Ada壓在身下…
 
 
過了良久
 
「啊…老公…好舒服呀…」
 
「老婆…我都好舒服… I love you…」
 
“咔嚓”
 
當Ada還像八爪魚般纏繞著Elven承受著對方的恩寵時,大門被打開的聲音把他們硬生生由仙境帶回現實。
 
「大鑊! 阿媽咁早返嘅…」Elven下意式說道。
 
「咁你仲唔快D出返黎! 快D著返衫出去啦…」Ada焦急地說道。
 
「阿媽真係掃興呀…」嘴是這樣說,不過心虛的Elven還是趕急退了出來作簡單清理後和Rachel穿回衣服。 只是出到去客廳發現屋裏並沒有其他人。
 
「咦,莫非阿媽又走左? 早知繼續埋先啦…」Elven一臉可惜的樣子。
 
「黃天佑,你想死呀! 比你媽見到我咁以後都唔知點面對佢呀…」Ada聽到後一掌拍落Elven心口。
 
「男歡女愛,天經地義~」Elven繼續笑淫淫咁嘅樣。
 
「你去死啦! 襯佢未返快D走啦…」說完便扯著Elven離開了屋。不過當Elven看見門口放著Ada的鞋子再望望房門位置便大概明白了是甚麼一回事。
 
送Rachel上車後再回到屋企,Elven看見母親有點面黑坐在梳化上。
 
「阿媽… 咁早返嘅?」Elven心虛又尷尬地同母親打招呼,他知道母親剛剛回來又立即出去,是因為她估到了房內正發生甚麼事。
 
「衰仔,你梗係想阿媽最好唔好返添啦!」
 
「點會呢…」
 
「你大個仔喇,有D野阿媽都管唔到你… 總知作為一個男人就要做返負責任的行為啦。 唔好對Ada玩玩下,同埋每次唔該做足安全措施,唔係有左BB 你同佢嘅人生都係咁先,仲害左個新生命添呀!」
 
聽見母親的訓話,Elven鬆了一口氣,而且突然發覺自己的媽媽原來也算開明。 而自此,Elven亦緊遵母親教誨,就算對方是安全期也好,他都會做好安全措施,直至多年後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