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Ada已回英國差不多一個月,而這天Rachel正在房裏苦惱著,因為下星期便是Daniel的生日,她正沉思該送他一份怎樣的生日禮物。
 
「Susan,救我呀!」
 
Susan:「仲未諗到送咩?」
 
Rachel:「係呀,無咩頭緒... 」
 
Susan:「你識左佢咁耐都唔知佢咩喜好架咩?」
 




Rachel:「大概都知嘅...你覺得送D實用野好定奢侈野好?」
 
Susan:「我覺得...可能搵返個男仔比意見會好D...」
 
Rachel:「你唔係又打Elven主意呀?」
 
Susan:「所以我不嬲話你最醒目~」
 
Rachel:「你記唔記得上次自己講過D咩?」
 




Susan:「記得呀... 放心啦,今次我純粹為你好,唔係為自己架,男仔始終了解男仔想收D咩禮物多D嘛~」
 
Rachel:「咁都係嘅...」
 
Susan:「交比我約佢啦~」
 

三天後
 
「Susan咁耐都未到嘅?」Elven和Rachel已在相約的地點一段時間。




 
Rachel:「係囉,都過左十五分鐘,佢好少遲咁多架喎...咦,佢打黎喇... 喂 你去到邊呀?下?哦...咁好啦。」
 
Elven:「佢做咩?」
 
「佢話佢大學突然有野攪黎唔到叫我地行住先喎...」憑自己對Susan的了解加上上次的對話,Rachel對這原因的真實性抱有懷疑,但當然不能對Elven坦白。
 
Elven:「哦...咁我地照行啦,你初步有無咩諗法?」
 
Rachel:「都係諗緊佢鍾意嘅玩具定係實用性比較高嘅野咋。例如遊戲game模型類或者係手錶銀包類,因為見佢衣兩樣好似都舊舊地喇。」
 
「唔好遊戲摸型果d喇,唔夠touching,錶同銀包幾好呀,又貼身可以日日見諗起你~你諗下每次佢拎銀包出黎比錢都諗起你,或者每次睇錶都諗起你唔可以遲到,你暗地裏控制晒佢嘅財政同時間,幾好~」
 
Rachel:「哈哈哈,咁都比你諗到,仲幾有道理喎!」
 




Elven:「有目標就出發lu~」
 
接著Elven和Rachel便在油尖旺區不同的鋪頭穿梳,而逛街途中,Rachel發現Elven好像有個習慣永遠都會故意企在較近馬路那邊。
 
可惜行了很久,Rachel還是沒有看中的,望著天色已開始轉黑,便對Elven說
 
「睇黎今日都未必搵到了...你夜晚有無野做?食唔食埋飯?」
 
「可以呀~」Ada之前的說話讓Elven理性上覺得應該拒絕,只是感性輕易戰勝了理性。
 
Rachel:「咁你陪左我成個晏晝,我請你食飯啦~」
 
Elven:「又你請?唔得~我好大男人架,點可以要你連請我兩次架,今次我請啦。」
 
Rachel:「睇唔出你係大男人喎~但咁到我唔好意思...」




 
Elven:「覺得唔好意思你就當差我一個人情或者一陣講個大秘密我聽啦~」
 
Rachel:「咁都得?又好~」
 
這次他們到了一間日式串燒店晚餐。
 
Elven:「得返一星期你份禮物點算好呀...」
 
Rachel:「唔知呀...睇唔岩都無計...」
 
Elven:「嗯...有計!唔岩不如自己造個呀?我見衣家有d 班可以教人自己整銀包,咁咪又岩你心水又有心意囉!」
 
Rachel:「聽落幾好喎...係唔知趕唔趕得切。」
 




Elven:「等等,我有朋友可能幫到手。」
 
接著Elven撥了個電話後面向Rachel
 
「你明天得唔得閒?我個fd話明天咁岩有班,快嘅應該一兩日攪得掂架喇~」
 
Rachel:「好呀,返完教會後我ok呀。」
 
Elven:「好,攪掂~我send左時間同地址比你喇。」
 
Rachel:「收到,唔該晒~」
 

第二天,完了教會後Rachel便趕到那裏開始製作銀包,不過在到達時卻看見Elven已經在那裏。
 




「點解你係度嘅?今朝又唔返教會!」
 
Elven:「為左晏晝黎衣度所以朝早有D野要做呀... 諗諗下我都想整個銀包送比Ada當禮物所以咪索性同你一齊整囉。」
 
Rachel:「廿四孝男朋友呀~ 不過有人陪都幾好~」
 
接著兩人都很專心製作自己的銀包並順利在晚上完成。
 
Rachel:「攪掂~」
 
Elven:「我都攪掂lu~ 睇下你果個先... 嘩,好靚喎!」
 
Rachel:「你果個都好靚呀!」
 
(Daniel/ Ada真係幸福呀...)
 
看完對方的的製成品,雙方好像都更喜歡對方的銀包多於自己的。
 
由於已經到晚上較夜的時間,Rachel和Elven很快吃完個M 記後Elven便送Rachel到巴士站。
 
Rachel:「係喎,你幾時講你同Ada嘅故仔我聽呀?」
 
Elven:「你無聽Susan講過咩?」
 
Rachel:「肯定無你親身講好聽嘛!」
 
Elven:「有機會先啦,而且你唔好唔記得你仲差我一個秘密喎~」
 
Rachel:「你唔講我都真係唔記得添...」
 
Elven:「所以衣家咪提....」
 
Elven說不下去因為他看見旁邊馬路上有架私家車不知是司機睡著了還是甚麼正向行人路上的他們高速衝過來。霎眼間他判斷出自己若拉著Rachel必定閃避不及,沒經思考他立刻把Rachel抱在懷內然後用背部擋著私家車希望自己的身體能盡量給對方作出保護,而當Rachel被抱在懷內時亦看見了私家車正高速駛向他們,腦袋已經不能思考她只能認命般閉上眼睛。這刻她終於明白為何Elven總是企在近馬路的一邊,這就是Elven的細心...
 
就在臨觸碰一刻,幸好司機好像及時清醒回來並立刻轉彎走回上馬路然後繼續向前行。
 
從鬼門關走回出來,Elven和Rachel能清晰聽見對方和自己的心跳聲。過了數秒鐘還是Elven首先從驚嚇中清醒過來把Rachel從懷中放回出來緊張問道
 
「你無事嘛?」
 
「無...」不過Rachel卻不願出來並反抱著Elven回應道。
 
「無事喇,架車走左我地安全喇… 哈,我地岩岩係咪都算叫一齊經歷過生死?」Elven以為Rachel還在驚嚇中未回神過來便繼續抱著她並輕輕拍打著她的背部安慰道。
 
「你仲笑得出!你係咪傻架,頭先做咩自己唔走仲用個身保護我呀!」
 
聽到Rachel的問題,Elven才突然醒悟。
 
「我無諗咁多呀...頭先下意識淨係諗唔可以比你受傷...」
 
世上沒有多少女人能對願意捨身保護自己的男人無動於衷,Rachel亦不例外,這刻心臟強烈的跳動讓她知道自己對眼前的男人心動了。
 
「傻佬!」她把Elven抱得更緊,因為她知道這次後可能這一世也不會再有機會能抱著Elven。
 
「最緊要衣家大家都無事~」
 
被Rachel抱著,Elven腦海突然又有一種好滿足和感動的情緒,他很想用力反抱Rachel但理智卻極力控制著自己... 他只能繼續輕輕拍打她的背部安撫著她。